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碰觸活摘器官高壓線?曝武漢32個大學生失蹤記者被轉看守所

因報導武漢大學生失蹤案而遭行政拘留的記者王濤,拘留期滿卻被轉入看守所,恐被刑事拘留。

被王濤報道的在武漢失蹤的大學生林飛陽

因報導武漢大學生失蹤案而遭行政拘留的記者王濤,拘留期滿卻被轉入看守所,恐被刑事拘留。

多位在武漢地區失蹤的孩子家長到拘留所迎接網媒記者王濤(推特圖片)

多名大學生在武漢離奇的失蹤了,孩子的父母卻得不到警方的協助,記者王濤在9月底寫了文章《細思極恐!武漢30多名大學生為何神秘失蹤?》,文章在網絡熱傳後,果然驚動了武漢警方。但警方不是去尋找失蹤的大學生,反而將王濤以發佈虛假信息為由,處行政拘留10天,隨後,當局在眾多網絡平台刪除和封殺相關消息。10月10日拘留到期,又被轉入看守所。

據維權網消息,失蹤孩子的家長們為了在拘留所前迎接王濤,紛紛從各地趕來,甚至有人前一晚就先到附近旅館留宿。他們很早就趕到拘留所門口,等待王濤出來,希望能親手獻上他們精心挑選的鮮花,以表達感激之情,因為王濤是中國唯一敢報道武漢大學生失蹤案的記者。

而王濤的家人也開車趕來,一群人在拘留所前空等半天后,才知道王濤被轉到看守所。其家人向抓捕王濤的姑嫂派出所警察討說法,得到的回應卻是要走法律程序,等法官判決,法官說了算,警方說沒用。目前,正等待律師介入。

失蹤案被漠視的背後

日前王濤遭抓捕後,多名失蹤學生家長向媒體表示,王濤反映的是事實,他們報警求助卻大多數都沒有立案,一直被警方漠視和推諉。

《細思極恐!武漢30多名大學生為何神秘失蹤?》文章中的主要人物──失蹤大學生林飛陽的父親林少卿就對自由亞洲電台稱:“我們家屬自發聯繫起來有20個,到現在沒有任何消息,而且都是有姓名的,真實存在的。都是在武漢丟的。”林飛陽2015年11月失蹤,警方直到今年6月才肯為其子失蹤立案,而王濤在林飛陽前年失蹤後,曾報道過此事。

警方先前“闢謠”通報稱,據警方初步調查,文中所說的32名失聯人員,僅有6人為武漢在讀學生,其中一人已找到,但未解釋其他人的下落。因此武漢警方將王濤行政拘留後,遭痛批是“不解決問題,只解決提問題的人。孩子失蹤,找不到孩子就抓報道的記者。”

中國官媒央視曾介紹“中國天網”工程能做到實時分辨行人的性別年齡程度,全國監控視頻鏡頭超過2000萬個,聲稱這能讓人民很有安全感。然而武漢90多萬個攝像頭也沒有幫助失蹤的學生被找回,有網友以日本人在武漢丟失一輛單車,被警方快速找回為例,質問當局:“難道國人的性命比不上日本人的一輛單車?”

多名大學生離奇失蹤,不少網友與強摘器官聯想在一起,失蹤學生家長也稱並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無法着手調查。

強摘器官牟取暴利,是近年來國際上對中國的指控,在國際專家學者的調查報告之前,中共當局始終無法給出透明的數字作交代。

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在2015年讚揚:“沒有湖北、沒有武漢,就沒有中國的器官移植。”而武漢的同濟醫院和協和醫院,在腎移植總量及心臟移植總數上,在全國也名列前矛。因此質疑學生被強摘器官的觀點認為,摘取器官背後涉及極大的黑勢力,例如政府,因此警方才不予立案調查。

另有觀點認為,這是因為失蹤案對中共警方而言,沒有利益。福建前法官李建峰對媒體表示,在中國,能讓警方真正行動的唯一動因就是利益。例如抓賭博、嫖娼等案件,沒收的賭資、嫖資等巨大利益,最後都會進了他們的口袋。

而尋找失蹤人口,在技術上雖沒太大問題,但因耗費資源,又沒多少“油水”可抽取,使警方破案意願不高。李建峰又稱,為了破案,這些納稅者(家長)不得不耗費自己的積蓄來打通各種關係。

林少卿就是一個例子,孩子失蹤後,他獨自開着一輛改裝成廣播車的黑色現代,踏遍大江南北,哪裡有線索就往哪裡去,但總是失望而歸。為了尋找兒子林飛陽,他辭掉在深圳的工作,靠着積蓄與尋兒的決心,堅持走到現在。但面臨的卻是警方的持續不作為,及唯一為他們發聲的中國記者被以“造謠”為由給抓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