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秘鄧小平楊尚昆的混亂男女關係

自從一九三五年冬江西紅軍流竄到了陝北蘇區之陵,情形就大變了,那表現着蘇維埃式的婚姻制度和基於自由戀愛的男女關係的鬧劇喺陝北蘇區開始重演了。影響所及,原來淳樸的陝北農村家庭生活遭受到嚴重的破壞。

1931年11月中共蘇區中央局合影,右二為毛澤東

一、饒有趣味的一夕談

我們喺“勝利”縣工作時間雖很短促,但“勝利”縣擴紅突擊隊長金維映卻很滿意我們給她的支援。事實上這多半還是得力於楊秀珍喺紅軍家屬中優異的活動。她喺中共“勝利”縣召開的紅軍家屬代表大會上,以“紅屬”的身分現身講法,把她喺瑞金和興國的“先進經驗”,以及有關紅軍家屬切身的問題,用生動活潑的實例和富於熱情的話語感動了所有與會的紅軍家屬,當場就有許多紅屬響應了中共“黨”和蘇維埃的號召,互相寫下了“挑戰書”.保證開小差回家的“老公”回到紅軍中去。“勝利”縣紅軍家屬代表大會獲得完滿成果,擴紅突擊計畫也超額完成了。後來,金維映還獲得了“擴大紅軍模範”的獎旗。

我們喺“勝利”縣的任務已經完成,第二天就要轉到寧都去了,那天,金維映高高興興地殺了一隻雞請我們吃飯,一方面表示“酬勞”,另一方面表示餞行的意思。

喺蘇區“紅白”交界的地區買雞並不困雖,困難的是殺了雞,沒有鹽調味,實喺是大殺風景。原來向蘇區農民買雞,只要表示“以鹽交換”,這個“交易”立即可成;如果是用蘇幣,雞就難買到了。後來我先至知道,金維映是拿出了二兩鹽交給楊秀珍喺紅軍家屬中買到的。喺鹽的問題上顯示了兩點:第一,由於國軍嚴密封鎖,使蘇區農民過着沒有鹽吃的生活達四年之久;第二,蘇區農民普遍地抵制“蘇幣”,這種現象喺“紅白”交界地區特別嚴重。

鄧小平第二任老婆金維映

那天晚上,我們和金維映痛痛快快談了好幾個鐘頭。我們的話題從擴紅突擊開始,隨即轉為大談特談紅軍家屬問題,其中最中心的一點,就是蘇維埃政府對於紅軍家屬要求離婚採取干涉和壓制的態度是不合理的。楊秀珍率真地反映了這種情況,她激動地講,蘇維埃政府幹么要過份干涉紅軍家屬離婚自由,結果引起了紅軍家屬普遍的反感,做出許多“不道德”的行為。現喺許多的紅軍家屬老公長期喺部隊中,家裡的農活自己干,農忙的時候,不免要僱人做活;耕田隊來了,對年輕的紅屬又要勾引,這樣紅軍家屬和“男同志”接觸的機會就多了。講實喺的,“守規矩”的紅軍家屬能有幾個呢?

金維映也感嘆的講:連我也有點莫名其妙,蘇維埃的《離婚條例》明明規定,蘇維埃公民離婚是自由的,不但男女雙方同意就可以離婚;即使男女任何一方堅決要求離婚的,也可以離婚。點解非紅軍家屬離婚可以自由、而紅屬就沒有這種自由呢?但紅軍家屬喺地下亂搞,年輕的紅軍家屬沒有“秘密老公”的實喺太少太少了。這不就是對紅軍家屬過份的壓制所造成的惡果嗎?坐喺旁邊一直沒有開腔的張榮對着楊秀珍講笑的講;“秀珍,你有幾個‘秘密老公’嗎?”講得楊秀珍滿臉通紅,好久不能自適。她只是舉起拳頭作揍人狀,要唔係喺金維映的面前,恐驚就要打起來了。“好了,好了,你們喺一起辦公,天天見面。有無還能瞞過大家嗎?”金維映以老大姐的口氣,解圍的講。

因為聽日我們還要趕路,這一場饒有趣味的漫談至此結束了。

金維映和楊秀珍的對話,喺當時不免引起了我無限的感慨:也許是由於某種神秘感吸引了我,我進入蘇區之後,那奇妙的、混亂的男女關係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

二、性的解放

我又想起了李伯釗、楊尚昆和王觀瀾的三角關係。李伯釗和楊尚昆是喺莫斯科結婚的,她到了江西不久,就和王觀瀾姘居了。喺呢度,冇所谓“結婚”的形式,也不問是否到鄉蘇政府登記(蘇維埃《婚姻條例》規定,男女結婚或離婚,都應到鄉蘇或市蘇登記)。但共產黨是講求事實的。喺蘇區,只要男女有了“同居”事實的存喺。蘇維埃的法律——《婚姻條例》就承認是“夫妻關係”,登記不登記是冇所谓的。李伯釗是“有夫之婦”,她喺蘇區和王觀瀾同居,並沒有受到蘇維埃法律的約束,可是邊個都得承認李伯釗和王觀瀾的夫妻關係。後來楊尚昆來到江西蘇區,李伯釗又棄王而就楊。李、楊、王的三角關係,只是蘇區男女關係的一個典型。從呢度可以看出蘇區男女關係混亂到了何等程度!

喺觀念上講,蘇區的男女關係,只能解釋為“性的解放”的象徵。是的:首先是經濟上的“解放”,蘇區的婦女和男子一樣分得了土地,一個女子出嫁了,她可以把自己分得的土地帶到丈夫那邊去(蘇維埃的《婚姻條例》規定,“男女各自的田地、財產各自處理”),蘇區婦女的經濟獨立了,她們喺經濟上不再依靠丈夫了。隨着經濟上的解放而來的便是“性的解放”.喺這個意義上講,蘇區的婦女確確實實是被“解放”了。離婚、結婚都是自由的、任意的,只要男女的一方堅決要求離婚就隨時可以離婚。結果是一個女子結婚三、四次,甚至五、六次者都是司空見慣。而呢度所講的,還是指公開的婚姻關係而言,至於非正式的“秘密老公”或“秘密老婆”之類的現象,更是非常普遍。

三、另一種方式的典型

喺談到蘇區男女關係的時候,金維映、鄧小平和李維漢的三角關係,又是另一種方式的典型。不過,金維映的遭遇,似乎比李伯釗要“慘”些。一九三三年鄧小平被國際派指為“羅明路線”喺江西的執行者,而遭整肅之後,金維映即與鄧小平分離。此時李維漢(化名羅邁)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金維映與鄧小平分離的同時,也離開了工作崗位——中共江西省委會(設於寧都),調到中共中央組織部工作,嗣被派到“勝利”縣擔任擴紅突擊隊長。由於她喺擴紅突擊運動中立了“功”,因被提拔擔任蘇維埃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武裝總動員部(部長羅榮桓)副部長。由於工作關係,金維映與李維漢接觸的機會多了,不久便和李維漢沒有經過任何手續而結為“夫妻”,而且得到“公認”.一九三四——三五年,金維映隨紅軍西竄到了陝北,仍喺中共中央組織部工作。一九三六年中共喺延安設立“抗日軍政大學”,金維映任該校女生隊隊長:這一段時間她與李維漢的關係是正常的。但好景不常,一九三七年抗戰開始,大批的女學生湧進延安,李維漢另有新歡,金維映成了黃臉婆,她和賀子珍(毛澤東妻)、劉群先(博古妻)同樣的運命:被送到莫斯科,名為“留學”,實為遺棄了。

以上是“公開結婚”的幾個顯着的例子。還有“秘密結婚”的方式,也不乏其例。

首先應該提到的是張聞天與劉伯堅之妻王淑貞的曖昧關係。張秉性浪漫,喺莫斯科時曾與一俄女結婚。入江西蘇區後即鰥居,時張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黨報委員會書記。劉伯堅任紅五軍團政治部主任,長期喺前線。劉伯堅的妻子王淑貞初喺瑞金紅軍學校任教,後調入中共中央黨報委員會任秘書。不久,王淑貞就成了張聞天的“秘密夫人”.此事喺當時中共高級幹部中成了公開的秘密。

紅軍西竄,劉伯堅留江西蘇區被俘後遭槍斃。王淑貞也留喺江西,劉伯堅死後再沒有她的消息。

一九三五年紅軍西竄到四川省松潘之毛兒蓋,張聞天復與劉英同居了。提到劉英,她是中共男女關係中應予大書特書的另一個典型。

劉英,湖南籍,喺中學時即加入共青團,一九二七年喺武漢戀愛結婚不久,被送往莫斯科入中山大學,另與人同居。入江西蘇區後任共青團中央組織部長,經人撮合與伍修權(當時任教瑞金紅軍學校,兼任國際軍事顧問李德的翻譯)結婚,僅同衾兩夜,即宣布離婚,成為中共內部婚姻史中之趣聞,亦為“一杯水主義”之典型。抗戰初期,劉英也被送到莫斯科“留學”去了,張聞天復與劉英之妹李霞(化名)姘居。李懷孕,不得已被送到新疆去“生產”,生一子未取名,中共駐新疆辦事處主任陳潭秋乃為取名曰“鴻聲”,以影射“聞天”.此一趣聞,當時中共高級幹部幾乎無一不知。

四、柯侖泰女士“自由戀愛”的流毒

以上,我把江西蘇區的男女關係、特別是把中共高級幹部婚姻關係的幾種類型予以簡要介紹。中共喺江西蘇區推行的婚姻自由制度,衝擊了贛、閩、湘、粵等邊境廣大的落後地區,破壞了這些地區固有歷史文化傅統和倫理道德觀念,換言之,中共喺江西蘇區所推行的蘇維埃式的婚姻制度(它的中心內容足以蘇聯的婚姻制度為依據的)和中共高階層內部喺婚姻關係上所表演的醜劇,深刻地影響了那些地區單純簡樸的農民家庭生活的劇烈變化,造成了嚴重的惡果。

喺呢度,我諗再回憶一下中共紅軍於一九三四—三五年西竄到陝北蘇區之後,將流毒於江西蘇區的、標榜婚姻自由的婚姻制度和極端紊亂的男女關係帶到陝北蘇區的情況。

陝北蘇區是由陝北土共劉志丹、高崗、謝子長等開創起來的。佢們雖然執行着列寧主義的暴動政策,但佢們喺倫理道德觀念方面幾多還帶着中國儒家思想所孕育的婚姻觀念,所以佢們所領導控制的陝北蘇區,喺婚姻關係上和男女關係上就沒有發生過劇變。然而自從一九三五年冬江西紅軍流竄到了陝北蘇區之陵,情形就大變了,那表現着蘇維埃式的婚姻制度和基於自由戀愛的男女關係的鬧劇喺陝北蘇區開始重演了。影響所及,原來淳樸的陝北農村家庭生活遭受到嚴重的破壞。一九三六年春,陝北“省蘇維埃政府”內務部科長高朗亭喺一次由蘇維埃中央政府內務部(時筆者任該部部長)召集的紅軍家屬工作會議上激昂感慨地講:自從“中央紅軍”來到陝北之後,掀起了兩個高潮:一為“中央紅軍”老幹部的結婚高潮;二為陝北紅軍家屬的離婚高潮。顯然這兩個高潮嚴重地破壞了陝北蘇區原有的淳樸的家庭生活。高朗亭率真地講:中央紅軍到了陝北蘇區乜嘢都好(筆者按,這是當時陝北幹部對中央紅軍表面恭維的話,實際上並不如此),就是蘇維埃政府的婚姻法最不好。意思是講,中央紅軍帶來的“離婚高潮”最不好。

中共喺江西蘇區以及喺陝北蘇區所推行的“自由婚姻”制度,顯然是根據共產主義的婚姻觀念而來的,而佢們喺江西蘇區所頒佈的《婚姻條例》(一九三一年)和《婚姻法》(一九三四年),不外是蘇聯《新婚姻法》的翻版。那麼,蘇聯《新婚姻法》所依據的是乜嘢呢?所謂共產主義的婚姻觀念的實質又是乜嘢呢?

呢度,我諗用不着詳細敘述蘇聯新婚姻制度或所謂共產主義婚姻理論的具體內容;我們只要指出把“一杯水主義”的婚姻觀念帶進江西蘇區的幾個留俄幹部之間所表演的幾樁富於羅曼蒂克情調的自由戀愛故事就夠了。

依我喺江西蘇區(一九三二—三四年)所看到的啲典型例子(前面已敘述),足以證明當時中共內部“一杯水主義”男女關係的盛行,顯然是柯侖泰女士“自由戀愛”的流毒所使然。柯侖泰女士(Kollontay)是早期俄國左派共產主義者,喺“性關係”與婚姻關係上,主張男女自由戀愛,自由結合之講,她以所謂“波格達諾夫主義”(Bogdanovism)研究男女關係,認為喺社會主義社會中,個人應喺各種目的下,自由與異性結合,並提出所謂“性本能”講。雖然這種“學講”曾受到列寧的批評,惟由於她喺一九二一年至二三年間擔任共產國際婦女部書記,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三○年間先後擔任蘇聯駐挪威大使和瑞典大使,遂使她的“自由戀愛”理論普遍流行於各國共黨團里,嚴重地破壞了舊式家庭。中共喺其統治下的江西蘇區和陝北蘇區盛行“一杯水主義”的自由婚姻關係,同樣嚴重地破壞了中國固有歷史文化傳統和倫理道德觀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