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港媒:習王大事不妙?十九大前官場內幕

——十九大前對反腐的體制性圍剿 反腐就是十九大的生死之搏

反腐就是十九大的生死之搏 王德邦:由中共十九大前權貴們不約而同論定「反腐嚴重矯枉過正」,到熱衷傳播海外爆料,表面看是互不相連的兩回事,而實際上卻是圍繞反腐而展開的搏擊,即對過往幾年來反腐的歷史定性與未來走向進行社會動員性干預,目的就是扼阻反腐的持續。

隨着中共權力換屆重組的十九大日益臨近,權力集團中各派勢力角逐日趨慘烈,喺各種紛繁複雜的較量中,圍繞反腐展開的搏擊顯然是最直接而最殘酷的,最近中國社會出現的啲狀況,顯示這種搏殺達到白熱化,預示中共當局就算喺拿下孫政先至後,仍很難講能平穩開好十九大。

一、反腐“嚴重矯枉過正”論

日前喺一飯局上碰到中國南方電網一中層管理幹部,佢對大家熱議的中國反腐問題直言:“中國反腐是必要的,但是現喺反腐已經嚴重矯枉過正,弄得人人自危,當官的發財的彷佛都成了罪犯,這樣下去怎麼行?若再這樣搞幾年,那還得了?”

我當時聞之一驚。因為這是近一個月來我第三次聽到對反腐“嚴重矯枉過正”的評議。而另兩次持此論者,一個是當地副處級幹部,一個是當地名聲很大的民營企業老闆。喺一個縣城,副處級幹部、大型國企中層幹部、民企大老闆,那堪稱名流,是地道的縣級權貴代表人物。佢們如此不約而同地對反腐發出“嚴重矯枉過正”論,很難用簡單的巧合來解釋。

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這三位持“反腐嚴重矯枉過正”論者,便會發現佢們有着啲相同的發跡路徑。嗰個國企中層幹部托蔭於父親喺某省軍區任司令的戰友,而入伍提干,後轉業到大型國企任中層幹部;而嗰個副處級幹部是初中畢業到社會混,後來憑藉家屬關係,賺了些錢,再買了張大專文憑,然後被安入幹部隊伍,一步步提拔成了喺當地也算個人物的副處級幹部;而嗰個民企老闆,則是中專畢業後分配到一縣級國企工作,後出來承包該國企經營,再後來將該倒閉的國企變成房地產開發項目,於是佢很快成為縣城數一數二的大老闆。這三個人年紀都喺四十多歲到五十歲之間,而官運財運亨通都是喺近二十餘年中,且都仰仗權力關係。從佢們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佢們最稱道的是江澤民時代,那種奉行“錢權交換,萬事吉祥”原則,讓佢們順風順水,享盡事業與生活雙豐收,因而佢們無不感念昨天“是個好日子”。而中共十八大以來所掀起的反腐,卻與佢們多年形成的行為習慣相背離,使佢們遵奉的準則受到挑戰,讓佢們這些風流人物都有些不知所從,以致倍感挫傷。因此佢們認定反腐“嚴重矯枉過正”了。

如果講偶爾某人對反腐提出某個睇法,原本不足為奇。因為自十八大掀起反腐大潮以來,反腐“權斗講”、“清除異己講”、“選擇性反腐講”等等,一直就沒有止息過。然而,喺縣城中短期內密集聽到權貴如此統一的口徑,對反腐作出“嚴重矯枉過正”定性,並喺中共行將召開的十九大敏感時期,疾呼“再這樣下去怎麼行?”,給人印象權貴對反腐已形成共識,並正努力將此共識向社會流布。

二、權貴津津樂道的爆料

喺縣城碰到權貴一致論定“反腐嚴重矯枉過正”固值得深思,而同樣耐人尋味的是近來一批官員與老闆都特別熱衷談論流亡美國的商人的爆料。而事實上,這些官員與老闆曾一度對反腐話題是很冷淡與迴避的。

中共十八大後,中國新當權者掀起了反腐大潮,喺剛初一兩年,整個社會對反腐無論官商民都保持着高度熱情,反腐也成為大家平日共同的話題。然而,2014年後,官商兩方面人漸漸冷淡甚至迴避談論反腐話題。於是喺飯局上經常見到普通民眾熱烈談論新近所抓大老虎情況,而同桌的官商們則顧左右而言佢。其中原委大概官商們有同病相憐與唇亡齒寒之感,故無心多談。

但今年以來,尤其是最近一兩個月來,猛然發現那些昔日曾一度迴避反腐話題的官商權貴們居然悄悄占居了飯局上談反腐的主講,常滔滔不絕、繪聲繪色並聲情並茂對海外商人爆料大加複述,以致引得聽眾舉着忘食。前幾天我曾困惑地問一個喺酒桌上大講海外爆料故事的局長:“最近你們同僚相聚,談論最多的就是這些爆料話題嗎?”那人顯然還沈醉喺講述爆料的興奮中,毫不猶豫地講:“當然了。現喺這是大家最關心的主題。相聚基本上就是談這個。”聽得我當時有些發懵。

起初我還認為這是人尋奇覓新的本性使然,後來發現網絡上許多熱衷追捧海外商人爆料者居然也有權貴背景。而最近中共當局出台專門限制黨員幹部上所謂敏感網站的有關規定,都讓人不得不聯想到與熱傳爆料的關係。由此可見,這種對海外商人爆料熱捧,應唔係某地某些權貴個別偶然現象,而是一種全國性普遍風潮。

問題是點解中共十八後權貴們曾一度冷漠甚至迴避談論反腐話題,而最近卻對海外爆料如此熱衷傳講?細想大概是因所爆之料正指向幾年來使佢們寢食難安的主持反腐的對象,而佢們熱傳一則可以泄心頭幾年來淤積的惶恐與苦悶,二則可望以此“保命、保財、報仇”。

三、反腐就是十九大的生死之搏

由中共十九大前權貴們不約而同論定“反腐嚴重矯枉過正”,到熱衷傳播海外爆料,表面看是互不相連的兩回事,而實際上卻是圍繞反腐而展開的搏擊,即對過往幾年來反腐的歷史定性與未來走向進行社會動員性干預,目的就是扼阻反腐的持續。

中共十八大後掀起的反腐運動,喺行將召開的十九大必然面臨一個階段性總結與何去何從的規劃。相對於中共的其佢決策,反腐具有事關各派生死存亡的性質,因此必然是各派展開搏擊的軸心。

中共其佢方面的決策或改革,無非是進退的大小快慢,利益的厚薄多寡,地位的高低上下,嚴格來講都無傷根本,而只有反腐是事關各方生死存亡。對權貴而言,若十九大不能阻止反腐持續,那麼權貴集團中邊個也不得安生,那些已抓的不僅身敗名裂,許多還將老死獄中,而那些未抓的將終日寢食難安,這種狀況當然唔係權貴集團所能忍受的,於是論定反腐“過正”,設法中止反腐持續,就是權貴共同的心愿。考慮中國喺“六四屠殺”後步入的權貴時代,擁權者與發財者沆瀣一氣,融為一體,結成從上到下掌控全國經濟、政治、文化與社會資源命脈的權貴集團,形成了典型的權貴體制。喺這種體制中,反腐就是異類,是叛逆,是對整個體制的挑戰,是體制的絕對少數,也就必然遭到體制的圍剿。如此一來,中國反腐問題勢成反腐持續權貴生不如死,而反腐中止反腐者則死無葬身之地。

中共十八大以來所掀起的反腐,無論基於乜嘢目的,至今事實已經嚴重衝擊了固有的權貴體制。隨着換屆的十九大的來臨,權貴結成一體,形成體制性反抗力量,以期中結反腐持續,就是勢喺必行。而認定“反腐嚴重矯枉過正”與熱傳海外爆料反腐者故事,就是為十九大決戰作鋪墊與預演。喺這種權貴體制性反撲情況下,抓捕一兩個政治局委員,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必須從摧毀權貴體制入手,真正開啟一個落實民權,約束公權的時代,先至能從根本上扼制腐敗,保障反腐成果與反腐者身家性命安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開放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