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讓我們汗顏的日本前首相的退休生活

村山富市老先生(圖片來源:網絡)

有人曾說過,卸任後的國家領導人過的越清貧,證明這個國家的腐敗程度越低,反之則越高。

和大多數國家領導人卸任後養尊處優的幸福晚年比起來,日本前首相過的,可真算得上清貧了——一起來看看徐靜波先生博客的一篇文章。

2年多沒有見到村山富市老先生,這次趁著去福岡市講演的機會,決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應該有88歲了,1924年3月生。

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後不久,又放棄了國會議員,正兒八經告老,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大分縣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區一個濱海的城市。

電話打過去,是村山先生親自接的,一聽說我去看他,很是高興,約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見面。

騎單車給妻子買葯的前首相

第二天一早,開車從九重町出發,沿着山間高速公路直奔1個半小時,就到了大分市。車開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門口,沒有想到,剛好遇到老先生騎了單車從家裡出來。

樸素的日本前首相(圖片來源:網絡)

老先生見我們到來,忙下車。我問他騎車去哪裡?他說:“家內(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買點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況且已經那麼大歲數了,不致於還親自騎着單車跑超市吧?

幸運的房子

老先生請我們進屋。屋子與2年前我第一次來看望他時的情景沒有什麼變化。門口依然整潔,屋內依然狹小。

村山先生說,這房子是明治時代的建築,已經有130年了。1945年時,美軍轟炸大分市,這一帶的房子都被毀了,就剩下這一棟房子還在,“這是一棟幸運的房子,於是就把它買下來了”,村山先生說。

進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經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個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餡餅,躬著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淚。

我給村山前首相帶去了一盒茶葉,是我的中國老家——浙江舟山市出產的“普陀山佛茶”。

這茶是舟山市長周國輝先生訪日時給我帶來的禮品,我是借茶獻佛。老倆口特別高興,忙打開盒子看,說“佛茶就是仙茶”。

關於他的人生故事

村山先生有11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六。“小時候家裡窮,父親是打魚的,這麼多的孩子沒法管,我是老六,所以父母親對我很放任,也沒有什麼期望,有飯吃,不餓死就行了。”村山先生說。

(圖片來源:網絡)

差點上了戰場的村山先生

小學畢業後,村山先生被親戚帶到東京,在印刷廠打工。白天工作,晚上就去讀夜間中學勤奮讀書,後來還考上了明治大學政治經濟學部。

村山先生說:“剛進學校,就被征了兵,是陸軍二等兵,後來升為軍曹。”幸運的是,村山先生沒被拉去當炮灰,日本就投降了。

東京一片廢墟,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關於“村山談話”

村山前首相遺憾自己沒有當過一天的公司白領。回到老家後,他就當上了大分縣漁村青年同盟的書記長,開始了工農運動的生涯。

後來當選為市議員,又當選為縣議員,1972年當選為國會議員。1992年,成為日本社會黨委員長。

1994年,當選為日本第81代內閣總理大臣(首相),隨後發表了著名的“村山談話”,首次代表政府承認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戰爭。

村山先生當選為日本首相時起身致謝(圖片來源:網絡)

1995年,村山首相訪問中國,參觀了抗日戰爭紀念館

為什麼要發表“村山談話”?

村山先生說:“剛好遇到終戰50周年,我想這個時候不說,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短短的一句話,透著一份正義和信念,融合著對於歷史的一份責任感。

前首相的家,沒有一般人想像的前呼後擁。村山先生的家裡,居然沒有警衛,沒有秘書,也沒有傭人,只有這對年近90的老夫妻,平靜的和一般的城市平民沒有什麼兩樣。

老先生早上5時起床,一個人健步快走到附近的一處公園,和一些市民老夥伴們做體操,聊天。每天堅持2小時,以此成為他健康的源泉。

日本首相退休後,有什麼待遇?

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日本首相退休後,都享受什麼待遇?”

村山先生聽了直搖頭:“什麼都沒有!”

美國總統退休後,政府還撥一筆錢給建個圖書館。

日本首相退休後,政府既沒有特別的補助金,也沒有什麼安家費,連書報費和交通費都沒有。

生病就是一般的國民健康保險,自己承擔30%,當然沒有前國家領導人的“高幹待遇”。所有的生活,就靠幾十萬日元的議員養老金。

臨近中午時分,村山夫人張羅着要做飯,我是一定要請他們去外面吃飯。最後村山先生自己打電話到一家經常去的壽司店,訂好了座位,還叫了計程車。

小鎮里受人愛戴的對象

租車到家門口時,我問司機:“認不認識這位老先生?”那司機說:大分縣的人都認識他,他是大分縣的寶貝,我們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稱)。

走進壽司店,最裏面的一間,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間,坐下我們四個人,就已經很擠。老闆娘說,村山先生從當議員時代開始,就來店裡吃飯。他不用說,我們都知道他想吃什麼。

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鏢,與市民與鄰居之間的魚水之情,就是對他最好的保護。

村山先生雖然已是年近90歲的高齡,但是一年還要到中國訪問幾次,要不作為日本什麼訪問團的名譽團長,要不就是帶九州地區的企業到中國考察交流。

“退休後,海外跑得最多的還是中國。中日兩個鄰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說:“我就是喜歡中國,忍不住。”

(圖片來源:網絡)

分別時,村山先生最後跟我說了一句話:“還讓你付了壽司錢,家內說我了。真是對不住!”說的我眼淚直打滾。

老先生,多保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參卿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