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一個好人 從咩時候開始變壞的?

平庸之惡

先來看幾個問題:

為咩賣假貨的能淘汰掉賣真貨的?

為咩炒房的比做實業的賺的多?

為什幺小鮮肉身價費能超過科學家?

還有如下兩個現象:我們平時乘公交或地鐵,規矩排隊者總係被擠得東倒西歪,而不守秩序的人倒常常能夠捷足先登,能搶到一個座位;而當我們在一群人里打車,站在路邊規規矩矩等車的人,總係被強行站到馬路中間的人搶去機會。

經濟學裏有一個著名定律:“劣幣驅逐良幣”在鑄幣時代,當嗰啲低於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鑄幣——“劣幣”進入流通領域之後,人們就傾向於將嗰啲足值貨幣——“良幣”收藏起來。最後良幣將被驅逐,市場上流通的就只剩下劣幣了。

經濟學上的“劣幣驅逐良幣”在社會上的表現就係:“惡人”不斷驅趕“善人”。具體來講就係:在一個社會裡,當有一小撮人因為投機取巧而先獲得利益,此時如果社會的懲罰和價值體系不能使他們付出代價,那麼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會再堅守自己原則,聰明人會把才華用在利益的爭奪上,平庸的人為了爭取利益則會鋌而走險。

這還導致咩結果呢?還係拿上面兩件事為例,為先登上車,大家都唔去排隊,結果車輛一來,眾人就爭先恐後,所以上車的效率就低了,最後邊個也都沒有佔到便宜;為了先打到車,大家都站到馬路中間去伸手攔車,結果馬路上的人越來越多,佔據大半個車道,導致道路越發擁堵,大家打車的效率也都變慢了。

這就係最終結果:每個人都互不相讓,不再遷就別人,也不再相信公理,然後互相提防、人人自危。僵持在一種互相制衡的尷尬狀態,然後大眼瞪小眼。此時社會的運作效率大大降低,經濟效率大打折扣。

所以現在我們都覺得生意越來越難做、項目越來越難做,創業越來越艱難,根本原因就係在於人與人之間失去了信任,無論你講咩,無論你承諾咩,別人都不信了,每個人都緊緊捂着自己的一畝三分田,生怕一鬆手就被別人搶去了。

為咩房價還在升高?就係因為其他實業和創業都很難賺到錢了。結果大家發現還係那幫炒房的人最聰明,於是大家都去買房了。

我有一個朋友,有一次我們在探討高房價對經濟的傷害,我們都對對高房價深惡痛覺,但聊完之後他第二條就去排隊買房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每一個人面對不公平都有情感上的憤怒,但當大家發現只有跟隨那一小撮人後面才能保證自己的利益的時候,只能跟着他們後面行動。

我相信社會上的大部分人都有公德心、公理心,但係社會上的全部人都係堅守自己利益的,所以我們明明知道盲從購房對經濟有傷害,但係還都往這個大泡沫里吹氣,為這種野蠻的行徑添磚加瓦。

最後的結果就係,每個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把房價捧的越來越高,有房的人看着自己的紙面財富而心安理得,沒房的人對社會憤憤不平。

歸根結底,只要先不遵守秩序的人沒有遭受應有懲罰,就會帶動大家一起不遵守秩序。

讀過初中的人都知道數學上的一個基本法則:正負得負、負負得正。一個負數乘以一個正數的結果係負數,而一個負數乘以一個負數的結果卻係正數。

所以,在一個出錯的大多數里,很多人只能去犯錯,這樣才能負負得正。

一個好人,從咩時候開始變壞的?從他覺的不公平的那一刻起。

一個有才的人,從咩時候開始變俗的?從他看透芸芸眾生的那一刻起。

芸芸眾生的錯在哪裡?在於平庸之惡。

當年,竇娥含冤被押赴法場,行刑之前問竇娥還有何話講?竇娥講:如果我係冤的,我死後三年大旱。

竇娥被行刑後果真係大旱三年,顆粒無收。多年後竇娥的父親金榜得中做了高官。回鄉重審竇娥一案,殺了嗰個貪官。這時鄉親們對他講:“我們知道竇娥係冤枉的,但係畏懼貪官權勢,敢怒不敢言。可係我們又沒加害竇娥,為咩要受這三年大旱之苦呢?”

竇父講:“你們明知竇娥係冤的,卻不敢講句公道話,係謂不義。老天有眼,沒有無妄之災,天災人禍就係在懲治不仁不義之徒哪!”

所以大部分人在惡行面前都會選擇沉默,甚至為了自己利益會選擇盲從,這就係平庸之惡。

劣幣驅逐良幣、壞人淘汰好人,也係這個俗世的基本規則。仔細想想我們自己,也係這樣在淘汰萬物:比如我們去摘生果時候,又紅有大的總係被第一時間搶走,而歪瓜裂棗卻倖存了下來,我們殺豬宰羊,又肥又大的總係被拖出來殺掉,而嗰啲瘦骨嶙峋、病病殃殃的都存活了下來。

動物和植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他們肯定也會覺得不公平,憑咩優良品種先被淘汰?但係在人來看起來就係很正常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我們只係上天的一顆小小的棋子而已。真嘅沒有必要把自己看那麼神聖。所以“人至賤則無敵,水至清則無魚”,越沒有下限的人過得越好,越潔身自好的人越無處容身,這就係上帝設定的規則,讓我們來遵守的,任何一個試圖超越這種規則的人,總係被反覆懲罰。因此平庸的人在這個世上如魚得水,有才的人總係各種反叛。

所以,在一個大眾素養有待提升的社會裡,很多善良的人和有才華的人往往會放棄原則和理想,因為堅守的意義係咩呢?難道係為了守衛剩餘的大多數平庸者嗎?

對於社會上大多數人來講:當我們埋怨社會太不公平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在利益面前就那麼輕而易舉的放棄了原則?當我們埋怨淘寶假貨太多時候,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那麼喜歡便宜的東西?當我們埋怨小鮮肉賺的太多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如此迷戀娛樂、選秀節目和韓劇?

所以:有咩樣的消費者就有咩樣的產品,有咩樣的觀眾就有咩樣的節目,有咩樣讀者就有咩樣的作品,有咩樣的民眾就有咩樣的社會。這就回答了文章開頭提出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去看待世界,就可以理解啲人的行為了。怪不得有人講:“做人要有文憑而唔好有知識,有了知識你就會獨立思考,獨立思考就係做人的大忌。同樣的道理,唔好試圖追求真理、唔好試圖探求真相、唔好事事都有想法。”

這樣把自己變的庸俗起來,功成名就係完全沒有問題的。這就係活生生的現實,真係無可奈何。

無論你多有才華,你都不能脫離群眾。你都需要明白,雖然現在科技進步很快,互聯網革新也很迅速,但係人的素養進唔係一日可以養成的,大部分人還係只注重眼前利益,只能看到眼前利益。而我們一旦眼光放得太遠,就不屬於這個群體了,走的太慢會被拋棄,走的太快會太孤獨。

才華係上天對一個人最好的獎勵,也係對一個人最好的懲罰。

對於世界嗰啲“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好人不長命,禍害留千年”等等不公正的現象,唯一能將這一切解釋圓滿的就係佛了,佛講:唔係不報,時候未到。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係,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係。所求不順遂,皆從昔罪生。一切的痛苦、恐怖及不順,都係由往昔所造的罪業而產生。

只有把人生放到更長的輪迴里,善惡有報才能成立。

不過,即使回到現實里,中國不還係有句話:自古小人先得勢,向來大氣晚逢時。

對於一個有才華的人來講,我們的人生還很長,唔好着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