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知乎最高贊:為咩有些人揸车到家後坐在車裡發獃

1、這種感覺真嘅很好

知乎上其實有這樣一個問題:為咩那麼多人揸车回家,到了樓下還要在車裡坐好久。有個回答點贊特別高。他講:

很多時候我也不想下車,因為那係一個分界點。推揸车門你就係柴米油鹽、係父親、係兒子、係老公,唯獨唔係你自己;在車上,一個人在車上想靜靜,抽顆煙,這個軀體屬於自己。

有個女生告訴我,每次和男朋友吵架了傷心了難過了不怕沒去處,油門一蹬四處晃蕩,哭一場可以撐半年,然後補個妝返去,厚着臉皮嬉皮笑臉地繼續把遊戲玩落去。

係啊,活着好累啊,每天扮演各種角色忍着脾氣面對各種人,不斷給自己灌輸“成熟”“高情商”的行為準則。

如果係一個男人,他可能係一個父親,一個丈夫,一個兒子,一個朋友眼裡的成功人士,可係只有在車裡的時候係他自己,一個幽暗狹小的空間,一支忽明忽暗的香煙,晚上fm主持人輕飄飄的話語,才會讓你意識到“自我”的存在,那種感覺真嘅很好。

2、成年人的生活里沒有容易這兩個字

成年人的生活里沒有容易這兩個字,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別深刻。小時候,我們嗰個城市進駐了第一家肯德基。我爸帶我去嘗鮮。他給我買了漢堡,薯條,橙汁。作為一個小朋友,這就係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了。當然,我也唔係白眼狼,還係拿着薯條給爸爸講,您嘗一下,可好吃了。

我爸只係慈祥地看着我講,我不餓,你吃就行了。但一到家,他就熱了兩個饅頭,把琴晚的剩飯吃了。

他係餓的。只係他作為父親的身份,沒辦法讓他去爭奪屬於我的薯條。

曾經有張動圖流傳很廣,在日本地鐵里,有一個男生,坐在嗰度啃着麵包,強忍着委屈,眼淚似乎就要奪眶而出。邊個也不知道他發生了咩,但那份心酸,每個人都理解。邊個身後都有一堆不可講的故事。但他的那身打扮,給他定位了一個體面的身份。這個身份,讓他除了忍住不哭,毫無辦法。

《這個殺手不太冷》里有一句特別著名的台詞,馬蒂爾德問,生活係一直咁艱辛,還係只有童年如此。里昂講,一直如此。

成年的代價就係會失去自我,因為,我們只能把真實的自己,藏在車裡,打揸车門走出去,就必須得微笑着面對每一個人。

3、現代人的崩潰係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

我有個朋友Amy,係一個特別容易歡脫的姑娘。如果一個人有關鍵詞,她的關鍵詞就係笑。特別喜歡講段子,給我們推薦的電影都係喜劇,就算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啥問題了,她都特別樂觀,導致所有人一有負能量就跟她傾訴。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她扛着大包小包來找我時,一臉疲憊。她加班很晚回到家,被房東趕出來了。講租期到了,不租了。

為咩不提前通知?房東任性。Amy一點招都沒有。

我沒見過她咁不開心的樣子,所以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而她卻反過來和我開了個玩笑:你講我這波水逆係咪過了點。

她的輕描淡寫,讓我心裏發堵。

這時候,她電話突然響了。她講,我挺好的……已經吃過了……工作蠻開心的……新租的房子離公司很近,十分鐘就到了……哎呀媽你就放心吧,我都咁大了,能照顧好自己。

接電話的時候,她身上背着的嗰個大旅行包還沒放下。

看着她堅強的樣子,我都想哭了。

我講,累了一天,早點睡。她依舊笑嘻嘻地講,你先睡,我還有個方案聽日交。那時候已經十二點多。

我先去睡了。半夜起來想喝點水,發現Amy坐在沙發上,沒開燈,只有腿上筆記本的光印在她的臉上,滿臉淚水。

我不知道她這樣哭了多久。甚至看着她木木的表情,我都覺得,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哭了。

一個人最徹底的崩潰,就係這樣,悄無聲息地,毫無生機地默默流淚。

這讓我諗起來,以前看過一個熱門微博:“現代人的崩潰係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

看起來很正常,會講笑、會打鬧、會社交,表面平靜,實際上心裏的糟心事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了。不會摔門砸東西,不會流眼淚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積累到極致了,也不講嘢,也不真嘅崩潰,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4、每個人的生活,從來都係不容易的

曾經有個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叫《I’m CEO,Bitch》。裏面用調侃的語氣,講出了很多創業者的辛酸。我當時把這篇文章,轉給了一個創業狗朋友,還沒兩分鐘他就給我發過來一串哭着的表情,然後發過來一段文章中的話:

我睡得像個嬰兒,每兩個小時就大哭一次。我經常頭一天還覺得擁有整個世界,但係第二天我會覺得世界正在離我而去。

他講,這就係我現在的生活。

這個朋友,從來在我們面前,都係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充滿正能量,甚至,當我們有不痛快,熬不落去的時候,都喜歡和他聊天,因為他太積極了。

可這些積極的背後,卻係頭髮都快掉光的焦慮,和每晚默默地哭泣。人生中,最恐怖的孤獨,唔係沒人理解,而係被人誤解。

我有個學長,大學畢業就開始創業,三年之後跟我講的最多的一句話就係年輕人別老係想不開去創業,也別老係自己想當老闆,以前總覺得有夢想一定能靠自己努力實現,現在發現沒錢根本沒資格談夢想,每天一睜眼就係房租、水電、物業費,公司的各種開銷比想像中大多了,有一次他跟我講,第二天要發工資,沒錢,跟所有親戚朋友借了個遍,他講當老闆,最怕的係對唔住員工。

我還有個朋友,終於在給人打了十年工後,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可以創業了。找了幾個朋友共同開了個廣告公司。

度過了前三個月蜜月期,有個合伙人,非得講大家理念不合,要拆夥。本來都係兄弟朋友的,因為利益原因,撕逼撕到人盡皆知。不僅人走咗,還把自己管的客戶和團隊都帶走咗。

創個業連當年一起尿過炕的哥們都翻臉了。朋友卻根本沒空難受,還有下個月的工資要發,還得給供應商結賬……他必須得趕緊找新的客戶,投資人,給人心惶惶的員工們打雞血。

他想哭,想吼,甚至想和嗰個哥們打一架,但係他咩都不能做。只能在每天收工後,去家附近的小花園,坐一會,睇吓大媽大爺跳廣場舞,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回家笑着面對父母妻子,陪孩子玩。

他後來給我講,就係在看大爺大媽跳廣場舞的時候,他哭了。因為他看着他們滿臉的高興,特別羨慕。

他在別人眼中,係負責的爸爸,有擔當的丈夫,孝順的兒子,賺大錢的老闆。但他自己知道,他就係一個快被榨乾的,面臨中年危機的男人,連跳廣場舞的幸福都沒有。

每個人的生活,從來都係不容易的。

不容易在,你明明知道,真正的自己,早就被這些社會身份包裝到被遺棄,甚至埋葬。但你卻沒有退路,沒有第二個選擇,你只能哭着爬着把嗰啲被人寄予厚望的身份扮演落去。

可每個人,無論爬得多辛苦,演得多艱難,內心深處,還都會有一個微弱到快熄滅的聲音,不停地拷問自己:生活的意義到底係咩?係身在紅塵的體驗,還係看破紅塵的頓悟。山的那頭,到底有咩?我們只有爬過去才知道。

5、人生就真嘅像爬山一樣

我特別喜歡一首歌《What’ up》有句歌詞:25年的人生就這樣過去了,我仍要努力去翻越那希望的高山,為了讓人生有意義。

我不想講,泥沼總會過去,星辰大海在向你招手。甚至,我都不覺得吃苦係有必要的。但係,揾到生活的意義的時刻,恰恰係在,當你熬過去,撐落去後,可以用上帝視角去審視當年嗰個奮鬥到呲牙列嘴的自己的時候。

人生就真嘅像爬山一樣。山腳下的我們,就係小時候,天真無邪,井底之蛙。爬到半山腰才發現,體力費光,落山已經沒有路,還恐高不敢回頭看;往上爬,手腳並用都不見得能再挪一步。但係能爬過去的,就係嗰啲,能挺住的人。

挺住,意味着一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閱讀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