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邱會作談文革:林立果到底想幹掉誰?

江騰蛟為何會被迫承認當局的所有指控?江騰蛟說:「搞專案的人說,這樣承認下來可以有兩方面的解釋,也可以解釋是對「四人幫」的。即使承認了想對毛主席,也不要怕,專案組有權力為我說清楚問題,這樣可以寬大處理我。我被逼得走投無路,不得不那樣呀。他們好厲害呀……」

林立果到底想幹掉誰?

1972年1月13日中共中央批發了“中發”〔1972〕4號文件,即《粉碎林陳反黨集團反革命政變的鬥爭(材料之二)》。該文件第一次指控“林立果、於新野等按照林彪的旨意和在杭州同陳勵耘商量的框框,在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寫出了反革命政變綱領。林立果按“武裝起義”一詞的諧音,將這個反革命政變綱領的代號定名為《“571工程”紀要》。”“林彪一夥喪心病狂地準備使用火焰噴射器、炸藥、爆破器材、毒氣航彈等,妄圖謀害偉大領袖毛主席和中央負責同志”。而“謀殺毛澤東”這一重大罪名也同樣是1980年的“兩案”審判中對林彪的重要指控。然而,這一切是真的嗎?

江騰蛟是“九一三事件”的重要當事人、證人,是與林立果直接接觸、交往的關鍵知情人,但是江騰蛟在法庭上的“證詞”是真實的嗎?邱會作在獄中與江騰蛟的接觸、交談後發現事實遠非如官方宣傳的那樣。邱會作回憶說:“江騰蛟說,廬山會議後,林立果對毛主席偏聽偏信上海幫,打壓軍隊很不滿。但他覺得林立果的牢騷話都是“兒戲”。比如江騰蛟說:“林立果要我搞點器材和錢,你邱部長什麼東西沒有?為什麼不向你去要,是不想讓你知道,瞞着你們嘛。沒有軍委辦事組點頭,林立果能幹什麼?”江騰蛟聽林立果說,毛澤東聽了上海幫的讒言瞎搞文化大革命誤黨誤國的,必要時去釣魚台把張春橋、姚文元抓起來搞掉,這些事情對吳司令也不能講。用什麼部隊呢?叫空軍大院的警衛連去,這能搞得過釣魚台中央警衛團的精銳部隊嗎?純屬“兒戲”!”江騰蛟還說“從1971年到現在,我不知道說了多少遍,從來沒有改過口,但法庭不採用。我只有一處說了瞎話,把林立果想要我搞張春橋、姚文元,被他們逼得說成是要搞毛主席。”(頁861)

江騰蛟為何會被迫承認當局的所有指控?江騰蛟說:“搞專案的人說,這樣承認下來可以有兩方面的解釋,也可以解釋是對“四人幫”的。即使承認了想對毛主席,也不要怕,專案組有權力為我說清楚問題,這樣可以寬大處理我。我被逼得走投無路,不得不那樣呀。他們好厲害呀……”(頁861)(筆者按:江騰蛟如果不是受到了王洪文般的酷刑折磨,也不至於此吧。)到了“兩案”審理時,江騰蛟為何沒有改正其原有的證詞呢?江騰蛟說:我是要把那個“供認”改過來,但現在毫無信心,因為那個東西就是辦案人搞的。以後我會說出真相,好在我的事情,空軍副參謀長王飛和胡萍、林立果的秘書李偉信都是證人。如果上面實事求是,對你們幾位就不會公審了。你們和他們說的“兩謀”根本沒有沾邊,我是你們的活證據!王飛、胡萍、李偉信等人也是證人。(頁862)

由此可見,林立果當初設想的是搞掉“上海幫”那伙人,並非“殺毛”。從當局公布的《“571工程”紀要》來看,通篇也沒有“殺毛”的行動計劃,而是說“打着B一52旗號打擊B一52力量”(“B-52”指毛澤東)“一定要把張(“張”指張春橋)抓到手,然後立即運用一切輿論工具,公布他叛徒罪行”。筆者一直對官方的林立果“殺毛”指控持強烈的懷疑態度(林彪就更不可能“殺毛”了),江騰蛟的回憶則完全推翻了這一指控。的確,“九一三事件”不是一個搞得清或搞不清的問題,而是想不想搞清的問題,只有本着實事求是的態度,摒棄證據為政治服務,林案何愁不能水落石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華夏文摘》增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