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因廉價而斷供 萬千民眾的救命葯沒了

對於家住天津的劉希恭來說,今年春天“很難過”。已近80高齡的他,為尋找給兒子治病的一種短缺“救命葯”——青黴胺,心急如焚地跑遍天津各大醫院,然而卻被告知已停產。

像劉希恭老人這樣,期盼能買到短缺葯的患者家屬不在少數。3塊錢一盒的牛黃解毒丸、1塊錢一盒的紅霉素軟膏、2塊錢100片的復方新諾明……曾一度為老百姓熟知的多種廉價葯身影如今也愈加難尋。青光眼手術必用藥絲裂黴素近日被曝在多地面臨斷貨。

“救命葯”去哪兒了?短缺葯又“荒”在哪兒?如何破解藥品短缺困境?

救命葯斷了“供”,病重的他們怎麼辦?

曾經8塊多一瓶,如今賣到98元仍“一葯難尋”。作為肝豆狀核變性疾病的重要治療藥物,對長期服用該藥物的患者而言,堪稱救命葯。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劉希恭輾轉聯繫到藥品生產廠家,卻被告知因原料緊缺,加之不掙錢,企業已停止生產,最大的可能也是今年底生產。

魚精蛋白,是治療心臟病手術的必用藥,十幾塊錢一支,而去年大半年這種藥物在全國多地出現短缺甚至斷供。

世界衛生組織在1977年提出,各國要提供廉價葯,滿足基本醫療需求。國家衛生計生委衛生髮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傅鴻鵬介紹,美國葯監局也曾對短缺葯作出定義:“指一個藥品及其替代品種都供應不上、影響治療的情況。”

事實上,我國遭遇的廉價葯“荒”遠不止魚精蛋白和絲裂黴素。傅鴻鵬認為,藥品短缺問題確實可能會對病人造成嚴重影響,但也存在部分企業的過度宣傳。

業內人士指出,基層醫療機構短缺問題更為突出。因廉價藥品短缺,一些農村患者面臨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危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副院長范利說:“高血壓是農村地區的高發疾病,‘降壓0號’被大多臨床醫生公認療效好,而最近調研發現,患者被建議換成更貴的復方葯。”

“廉價”變“高價”,短缺葯到底怎麼了?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廉價“救命葯”的共同點,就是安全、必需、有效,價格不高、臨床用量少、企業生產廠家少。但是少了它,患者不是找不到替代藥物,就是替代葯價格奇高。

低價救命葯緣何會出現“有需求、無供給”的怪象?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副會長牛正乾指出,藥品是特殊商品,對病人屬於“剛需”。完全靠市場,藥品生產成本上漲,利潤空間下降,葯企不願意生產,醫生不願意開方子,價格低、用量小的藥品就容易短缺。

“我國是原料葯的生產和出口大國,總體上看,原料葯工業屬於精細化工,生產工序多、投入大、高耗能。”專家表示,原料葯分為發酵型和合成型兩類。發酵型的上游為糧食,合成型的上游是原油,這些上游材料價格的波動都會影響到藥品的生產。

原料葯到底有多重要?藥品價格相關監管機構負責人曾表示,我國上千種原料葯中,有50種原料葯只有一家企業取得審批可生產,一家原料葯甚至要供應上百家製劑生產企業,市場依賴度可見一斑。

“一些地方招標一味追求低價格,這也無形中加速了廉價葯的消失。”重慶天聖製藥集團董事長劉群表示,“在利潤過低的情況下,廠商乾脆停產,或者換新包裝再漲價。”

按照現行政策,基本藥物實行省級集中採購,並實行零加成。“不少企業為打開銷路會以廉價葯作為‘敲門磚’擠入採購目錄。”中國醫學科學院專家孫建方說,招標幾年一次,藥品一旦以低價招標並定價進入醫保支付體系,即使成本上漲也無法根據市場情況改變價格。

與此同時,“黃牛”倒買倒賣,市場藥品購銷秩序混亂,使廉價葯更“難求”。有關調查顯示,注射用促皮質素正常零售價是七八元,而“黑市”上竟被炒到上千元。即使價格高得如此離譜,仍舊一葯難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新華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