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曾慶紅心腹馬建指控郭文貴的視頻內容文字版

“政事兒”獨家獲得馬建一段長達28分鐘的供述視頻,馬建表示,他和郭文貴在2006年左右經工作結識,從2008年到2014年,他多次為郭文貴給予幫助。

馬建稱,2008年左右,郭文貴在建設金泉廣場寫字樓時增加容積率,北京市規委要對違規建築處罰。按照處罰最高的規定可以拆除這些建築,郭文貴因此會面臨幾個億的損失,他派人以國安部的名義,給北京市規委發函,希望北京市規委,在不嚴重影響郭文貴公司利益的情況下,依法作出處理,北京市規委將情況報給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經批准,最後只對郭進行了罰款處罰,為郭文貴挽回了數億元的損失。

2010年前後,郭文貴向安全部門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龍的高管曾幫其代持了啲資產,但曲龍之後不但不歸還這些資產還敲詐郭文貴,馬建派員到河北跟時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口頭彙報,很快張越決定由承德公安立案,為了讓河北更加名正言順的立案,馬建派員以國家安全部的名義,給河北省公安廳發函,講明郭文貴係安全部門的工作關係,為國家安全工作作出過貢獻,後正式立案,對曲龍抓捕,最終曲龍被承德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左右,河南商人謝建生以曲龍和郭文貴詐騙他為由報案,被焦作立案調查,馬建又以國家安全部名義,跟河南經偵總隊溝通,之後焦作公安確實沒再找郭文貴的麻煩。為了掌握謝建生的動向,馬建違規派員對謝建生短訊、話單進行調取,監聽一年。

在民族證券收購過程中,為了獲得首都機場持有的民族證券股份,馬建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多次發公函並派人前去協調,迫使首都機場、北京產權交易所等單位為郭文貴接手民族證券提供便利。

“先派了安全部某處處長高輝去談,首都機場的張志忠態度很冷淡。過了一段時間,聽郭文貴講把張志忠抓了,就係高輝抓的,他講'跟我斗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時任民族證券董事長趙大建講。

最終,郭文貴如願以償,逼退各方競爭對手,讓民族證券落入囊中。

此外,馬建還動用國安關係為郭文貴大量刪除網絡負面報道,威脅報道記者,調查對立公司的賬目情況。

在政商資源的兌換中,馬建也得多了好處。

馬建透露,2010年左右,他與二姐購買郭文貴開發的金泉家園6套房產,以借的名義拿了600萬元。

2011年左右,他與二姐購買了金泉廣場10套寫字樓房產進行投資,總面積大概1000平米,總價值2000多萬元。2013年,郭文貴以每平米4萬元的價格回購,馬建與二姐在這場倒轉中凈賺了2200萬元人民幣。

2011年,郭文貴為馬建在香港太古城買了兩套房產,總面積200平米,花了3000多萬元港幣,馬建講,為規避風險,房產落在了他一個外甥名下,“但實際擁有者係我本人”。

2010年到2013年過年,郭文貴以給馬建孫子輩壓歲錢的名義,陸陸續續給了現金大概300萬元,每次最少二卅萬,最多的時候70萬元。

此外,郭文貴為馬建買古董、工藝品、茶几、沙發、西裝、皮鞋。為馬建在紐約上大學的女兒租房,安排馬建家人旅遊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