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德媒譯稿首發:錫安主義者的權力、川普和主流媒體崩潰

摘要:“光明會者們統治世界”,瑞士經濟學家彼得·昆尼希(Peter König)在接受KenFM採訪時講。美國總統們及國會的一部分人被這組大鱷掌控。這在奧巴馬那兒讓人經歷過了,他上任不能兌現其競選的諾言,而是“180度”地朝有利於”精英“改變。在自己本身有很多錢,而且有影響力的唐納德·川普那裡,可能狀況會有改變,但他面對着強大組織......

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在媒體上,被當作是總統選舉最大的輸家,對媒體來說,已經是鐵定的了:希拉里·克林頓將成為新的女總統。在正式的預測當中,川普從來就沒有領先過克林頓,總是落後。

結果與猜測完全不同,大大出乎預料:主要以其反對建制派為立場得分的共和黨人唐納德·川普,在選舉中以微小的優勢戰勝了民主黨人希拉里·克林頓。

巴拉克·奧巴馬是一個“極大的失望”

瑞士作家、經濟學家,及原世界銀行的工作人員彼得·昆尼希在採訪中,與KenFM網站的肯·耶普森(Ken Jebsen)交談,見這篇報道最後的視頻。他們談了美國的總統選舉、唐納德·川普和希拉里·克林頓、即將離任的總統奧巴馬和由錫安主義者安置的„Deep-State“(影子政府)。”影子政府“是在各政府背後的真正的權力中心。

【譯者加註:在視頻當中,有對瑞士經濟學家彼得·昆尼希的介紹:他在世界銀行工作30年,負責環境和水資源。】

關於巴拉克·奧巴馬,經濟學家彼得·昆尼希說:”他是一個巨大的失望。“2008年,奧巴馬上任,他那時的口號是”是的,我們能行。“這個口號的提出是指,美國可以將其前任喬治·W.·布殊時期做壞了的事情改變。

奧巴馬那時候在美國人當中享有很高的愛戴,這個愛戴還隨着諾貝爾和平獎又升高,他說:”他曾經是數百萬美國人的希望。“

”奧巴馬接過來的世界是美國人參與兩場戰爭“,昆尼希接著說。他指的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如今,在8年之後,奧巴馬政府讓美國參與了七場戰爭。

此外還有,在奧巴馬治下,進行了最大規模的武器出口,首要的是出口到沙特阿拉伯和海灣國家,瑞士的經濟學家這樣講道。

”影子政府“牽着繩子

瑞士經濟學家認為,奧巴馬所為,以及在他之前的其他總統們,都不例外地在所謂於檯面背後牽繩子的”影子政府“的權力之內。

”影子政府“也叫”光明會員“(Illuminati),或者”錫安主義者“,(他們)真正地執政,並且在各政府的背後拽着一根根的線繩,昆尼希說。

”通常,他們是這樣選擇那些人當總統的,那些人當然是非常有吸引力,很會講演,而且可以把人們關注的弊端講出來,而過後卻忠實地按照精英們想要的去做。“,這位專家這樣接著說。

在奧巴馬那裡很有成效,他將其路線做了”180度“的轉變。

“對世界最為主要的是”:沒有跟中國和俄羅斯的戰爭

與此相反,唐納德·川普沒有必要得到錫安主義者們的支持,因為他自己擁有非常多的錢,經濟學家這樣說。“為其競選,他所需外部來的錢要少很多。”除此之外,川普有“頂樑柱”。

即便如此,現在看來,將要上任的總統可能要從建制派中把一些人安置在重要的位置上。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一個新自由派的錫安主義者“,可能將被任命為國務卿,昆尼希這樣說。或者摩根大通執行長CEO傑米·戴蒙(Jamie Dimon)任財政部長。昆尼希認為這樣的發展”不好“。

依照專家(譯者加註:指昆尼希)的看法,最主要的是,川普與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聯繫以正面的方式在加強。川普已經同這兩位國家領導人通了電話。

唐納德·川普在他的競選當中強調,美國在他的領導下,將是俄羅斯和中國的夥伴,沒有戰爭。昆尼希這樣說道:”這對世界來說是最為重要的。“

但是,川普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戰爭工業。因此就要等待,看這個戰爭機制是如何對待川普的計劃。如果這位十億富豪(譯者加註:指川普)能夠實現其計劃的話,”在今後的數年中,最起碼給我們省去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昆尼希強調說。

與此相反,這位經濟學家認為,希拉里·克林頓當上總統的話,第三次世界大戰就不可避免了。”她是由軍火工業和華爾街資助的“,昆尼希這樣說道,而且這兩個行業對”保持衝突和戰爭“是有興趣的。

90%的主流媒體是由6個媒體巨人掌控的對於美國競選中單方面的報道,彼得·昆尼希在與肯·耶普森的採訪中說,西方主流媒體被6個媒體巨頭掌控。”這些全是盎格魯薩克森的錫安主義組織,他們都是異口同聲“,昆尼希這樣說道。90%的媒體由這些組織掌控。

這些主流媒體也跟大銀行、葯業和軍火工業一起合作。這些公司”不想要一位想在世界上有和平的美國總統“,昆尼希繼續說。

因此,媒體把川普描述成為他對世界似乎是個”災難“。他們想因為川普的“競選言論和許諾”將其貶低。“但是,唐納德·川普”贏得了美國總統的選舉,因為他講出了人們關注的弊端。“

”民粹主義者“和”陰謀論者“

在美國有些統計,說的失業率不是官方所說的5%,而是22%-25%。政客們對人們是不會說這個的,但是”人們能察覺到“,這位瑞士人說。他對美國的現狀用”困苦“來形容。

那些所謂的”知識分子們”卻不能想像,像唐納德·川普,或者瑪麗娜·勒龐(Marine Le Pen)這樣的人,能在民眾當中有什麼影響力,因此他們將他們稱作“民粹主義者”。這是“貶低的說法”,昆尼希如是說。

每位忙於解決大街上人們之訴求的政治家,都被稱之為“民粹主義者”。

“這就如同是這樣的,就如某人像我一樣,講出真話,就被稱之為”陰謀論者“那樣,昆尼希這樣說道。這些都是由西方媒體捏造出來的”宣傳口吻“,為了將反對這個系統的聲音減弱。

錫安主義者--他們是誰,他們從哪兒來,他們想要幹什麼?

”之後移居到美國的歐洲錫安主義者源自於以前的“喀山”(Kazan),昆尼希講到。今天的喀山是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的一部分。

這個人群組合到一起,並且同大不列顛簽訂了一些協約,為了能夠贏得中東的一部分。“之後就形成了以色列”,瑞士經濟學家這樣繼續說道。

“盎格魯薩克森人跟錫安主義者有很緊密的聯繫。”但是,大部分人卻不是源自以色列的以色列人,“而是那些來自於大歐洲的人”。因此昆尼希這樣說道,以色列的大資助者是大不列顛人。

“他們在聯合國強行通過建立這個國家。在那兒沒有表決,沒有任何人對此可以抗議。如今這個地區由這個小國以色列控制。這個國家由一些英國和美國支持的大錫安主義者領導。但也同時由以色列來支持美國”,昆尼希在於肯耶·普森的採訪中講述道。

錫安主義者指揮着美國國會的大部分人

錫安主義者是那麼的強大,他們甚至指揮着美國國會的大部分人。“美國設計外交政策的大型智囊,所有都是由錫安主義者來掌控,”昆尼希對此肯定地說。

這些人認為,《聖經》對他們說,他們是“被挑選出來的人”。他們的目標是,統治世界。而且,昆尼希這樣說道,“他們已經在統治世界了。”錫安主義者比一個Sect(教派)要強大得多,這位瑞士人繼續說道。“這是由尋求掌權的人組成的互相依存的團體。很病態。“他們的貪婪是”無止境的“。

但是,原則上來講,錫安主義者跟宗教是無關的,昆尼希認為。在背後的《聖經》是給這個團體的”原諒,原諒他們所為“,當然這是可能的,但是他們會將《聖經》解釋成他們想要的那樣,為了把持世界霸權。

錫安主義者更像是一個”黑手黨“。就如羅斯柴爾德家族,不是別的,就是一個黑手黨。這個錫安主義黑手黨掌控美國已經超過了百年,昆尼希說。他們也用資金支持過希特拉打俄羅斯的戰爭,因為錫安主義者不讓把蘇聯當作夥伴。

”川普在與JFK(肯尼迪)相似的處境中“

在美國政府機構當中,有內部的權斗,昆尼希覺得。這在川普和克林頓競選中也表現出來。一個”精英團體“想要克林頓和戰爭,另一個想要川普和和平,昆尼希認為。

這位專家把川普現今所在處境與1960年代的肯尼迪相比較。作為美國總統,肯尼迪開始與俄國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秘密接觸,為了消除冷戰。”但軍火工業不想要這個“,昆尼希這樣說。”肯尼迪也想將美國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簡稱:FED),一個由羅斯柴爾德家族掌控的私人銀行,國有化。

這讓“錫安主義精英不答應,因而他必須走人”,瑞士經濟學家說,並且補充道:“而且我不相信,川普不知道這個。”在競選中,他也說了反對FED的話。

可能川普就是出於這個原因來表現自己“可彎曲”,並且“他會因此與建制派的人花費很大精力”,這位瑞士人認為。“過幾個月後,可以再把這些人解聘,並用其他人來取代。”

照昆尼希所說,這就可能是一場(不好的)大戲了。這也可能會導致美國發生大型抗議,因為人們認為川普不守他的承諾。昆尼希也認為,國會的政變不能排除。不要忘記的還有,到川普當上美國總統,還有兩個月,“很多事都可能發生。”

“主流媒體將慢慢地,但肯定會瓦解的”

對於媒體在未來怎麼對待唐納德·川普的問題,彼得·昆尼希認為:“媒體將會再轉向。”會有人想到,並且說:“啊,川普並不是那麼壞。他已經跟普京和習談過了,並且指責他們了。但他能做到讓他們向美國俯身。媒體可能會這樣轉身”,昆尼認為。

在此,還要提到的重要一點是,對於歐洲來說,唯一真正的夥伴是俄羅斯。“俄羅斯屬於歐洲,而且數百年來是西歐的夥伴”,昆尼希強調說。“未來在東方。在俄羅斯和中國。”

這已經可以從習近平的絲綢之路項目看到。這有“非常大的潛能,和平的潛能“,昆尼希說。這個項目關係到被忽視地區的發展:”從中國西部穿過俄羅斯的東部和中亞,再穿過整個歐洲到達里斯本。“

最後,彼得·昆尼希在與肯·耶普森談話中說:美國選舉的結果也展示了,主流媒體不再能夠到達主流受眾)。”有越來越多的人去找替代媒體,因為他們不再相信主流媒體了“,昆尼希這樣說道,並且補充說:“這些主流媒體將慢慢地,但肯定會瓦解的。”

作者:Sonja Ozimek

原文鏈接:http://www.epochtimes.de/politik/welt/die-macht-des-deep-state-wird-donald-trump-ein-kennedy-problem-bekommen-a1977623.htm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