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章文:為何對央視主持人「落井下石」?

網民們對央視的不滿和憤怒,都發泄到央視主持人芮成鋼(小圖)身上。

央視主持人芮成鋼被傳出事之後,網絡上立即掀起「落井下石」的狂歡:芮的種種「劣跡」被揭露,其父母的陳年舊事也被扒出來曬到網上。

幾乎未見有人站出來為之高聲辯護,雖然微博上也有少量粉絲力挺,但在眾多「幸災樂禍」者面前聲音微弱。這不免令人奇怪:連薄熙來、劉志軍等落馬高官都有人懷念,何以一介主持人孤立無援至此?

要知道,芮成鋼只係暫時從央視消失而已,他係否犯罪尚不清楚,即便涉嫌犯罪也得由法庭裁定。而且我相信,如果央視財經頻道總監郭振璽真得觸犯法律,那麼在其編織的共犯結構中,芮成鋼大概只係一個配角。

但當下的情形係,幾日未露面的芮成鋼已然被輿論判為「重罪」,聲討他的文章數量之多、傳播之廣,遠超最近落馬的任何高官。

網民為何這樣痛恨芮成鋼?我的觀察和理解係,主要係因為兩個方面:第一,芮成鋼本人招人反感,他在「驅趕故宮星巴克」「嘲諷駐華大使駱家輝」、「代表亞洲向奧巴馬提問」等事件中,分別涉嫌煽動民族主義、為中國官員腐敗辯護、凸顯大國沙文主義,出盡風頭的同時也埋下自毀的種子;第二,芮成鋼係央視知名主持人,係央視的一個符號。網民們對央視的不滿和憤怒,都可以發泄到央視主持人身上,他也不能例外。

後一個原因也許更主要。2009年元宵節晚上央視新樓着火,網上不見惋惜,反而係一邊倒的「幸災樂禍」。從那之後,針對央視的網絡惡搞步步升級。

焦點訪談前主持人方靜被爆料係「間諜」,新聞調查出鏡記者柴靜莫須有地被講成「曾經受賄」,連名聲一向不錯的白岩松也不能倖免,有人在網上宣布他「自殺」了。

我和「女間諜」方靜沒有來往,但和「受賄人」柴靜以及「自殺者」白岩松很熟,我很清楚他們的為人,因此聽到關於他們的傳言時,我就斷定係網絡「惡搞」,一笑而過。

2008年柴靜曾和我結伴被美國國務院邀請前去交流。如果講以前只係在電視上看到她不辭辛苦地四處揭黑耙糞,只係從屏幕上了解她優秀新聞人的一面,那麼在美國的短暫相處經歷,則使我認識了一個更具體的柴靜。

她在「新聞調查」欄目多年,做過不少高水準有影響的節目,這些自不必提。更重要的係,了解她的人都清楚她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絕不會幹新聞敲詐的下三濫勾當。

我和白岩松相識就更早咗,那還係2003年我「被迫」離開《中國新聞周刊》的時候。這些年來都保持着聯繫。他「自殺」的消息傳開後,我手機短訊表達問候,他回信講,「我好奇的係,我為咩啊?」

的確,他好好地為咩要「自殺」?事業順利,在央視的地位越來越鞏固;家庭幸福,從來沒傳過緋聞。他沒有理由不好好活落去。

我回信寬慰他講,你們這些被惡搞的主持人係在代央視「受過」。

今天,輪到芮成鋼來替央視「受過」了。

這係沒有辦法的事情。體制內的人在享受這個體制好處的同時,也將不可避免地背負這個體制的包袱。官員如此,央視里的工作人員也係如此。尤其係嗰啲依託央視出名的主持人,要背負更重的包袱,承受更大的「惡搞」。

這些年來,隨着信息渠道的增多,民眾對於央視的信任一日日減少,厭惡一日日增多。原因很簡單:央視的很多欄目假大空,新聞聯播自不必講,就係那幾個當初令人振奮並寄託希望的欄目,譬如曾經批判意識強烈的「焦點訪談」,也越來越失去銳氣,淪落成正面報道的陣地。

更不為常人所知的係,央視本身就係一隻不正常的「巨獸」,它的內部等級森嚴,分為正式、台聘、部聘以及黑工,待遇也因此天壤之別。在「紙包子事件」(北京電視台的節目導致媒體黑工的大範圍清理)爆發前,央視匯聚着來自各個地方的新聞人,這些人大都係臨時工,不簽勞動合同,沒有任何社會保險,他們的「生死大權」操予欄目製片人之手。製片人可以隨時開掉某個臨時工,不需要任何理由。

表面光鮮下,這些臨時工的尊嚴受到踐踏,在職業理想和殘酷現實中進行着「人格分裂」。這些人每月領工資前都要到處搜羅發票去抵賬。央視輕慢並嚴重違反國家稅法。

不能否認,央視中有不少心懷理想的優秀新聞人,就像我曾經供職的新華社一樣,都係藏龍卧虎之地。但係就整體而言,由於身為喉舌的緣故,由於重宣傳輕傳播的緣故,由於經常講大话最後被揭穿的緣故,央視的公信力係越來越差了。

更要命的係,由於處於壟斷的地位,央視沒有足夠動力進行大的變革。或者講,它作為國家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命運已非自己可以掌控。

因此,央視的「墮落」難以避免;其中的員工,遭到諷刺、戲弄和惡搞,也同樣難以避免。方靜、柴靜、白岩松和芮成鋼被惡搞,指向的係央視,正如央視大褲衩被燒,指向的係更「偉大」的物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