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可能接班巴菲特的8964學生領袖李錄來歷很詭異?!

今天與一位從北京來訪的神秘人物見面,聊起《華爾街日報》「美籍華裔投資家李錄可能成為巴菲特的繼任者」的傳聞。此人微微一笑,只講了一句:「李錄89年唔係南京大學的學生」,就再也不回復我的任何追問了。我這先至想起,吳仁華、封從德等所有當年的天安門學生都講過:「李錄講佢的學生證忘掉了」、「因為係黨員,不肯出示學生證」等等。

這樣,我們就可以想像李錄的成功之路了。

論壇消息:RFA論壇 並請參考以下64檔案網站李錄介紹。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細圖片

圖:封從德等所有當年的天安門學生都講過:「李錄講佢的學生證忘掉了」

阿波羅網發現的資訊:來源六四檔案

http://64memo.com/disp.aspx?Id=14665

【簡介】李錄係喺四二七大遊行時到北京的外地學生,也係21通緝學生中唯一的外地學生。到北京後,李錄走訪北京各個高校自治會,廣泛結識北京學運骨幹,尤其與柴玲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絕食後不久,李錄喺五月十五日清晨建議柴玲與佢一道組建絕食團指揮部,參加指揮部的條件係準備自焚﹑絕水和卧路。此舉讓絕食團幾位發起人措手不及,廣場指揮權落入絕食團指揮部手中,為日後運動組織的進一步混亂埋下隱患,包括絕食團發起人對指揮部人員的各種「政變」和綁架活動

五月十九日李錄得知政府即將宣布戒嚴,與指揮部柴玲﹑張伯笠等招集廣場各校代表八十餘人通過復食,廿一日喺廣場舉行婚禮,當晚力主指揮部「轉入地下」,次日見戒嚴被北京民眾阻攔回到廣場。廿四日廣場指揮部成立後,李錄主要負責各校代表組成的「廣場營地聯席會議」,廿六日反對當時北大和北高聯主席楊濤提議並得到指揮部其佢成員通過的「空校」撤離方案,並於次日與王軍濤等人達成協議堅持到六月廿日人大召開。五月底反對與北高聯的合作案。六四凌晨與指揮部其佢成員和喺場數千同學一道撤離廣場。
  
李錄喺北京堅持幾天後南下,六月中抵達香港,七月初至巴黎,對媒體稱「親眼所見,以人格擔保,廣場上至少死亡數百人,街道上至六四凌晨則喺二到三千,以後無法估計。」到巴黎後,李錄參與發起「民主中國陣線」但後來未加入。隨後流亡美國,出版英文自傳「移山」,英美電視網BBC和NBC據此拍成同名記錄片,係首部八九民運人物傳記片,喺九四年國際人權電影節放映。李錄學業優異,一九九六年獲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士、MBA和法學JD三個學位,後利用喺美國建立的廣泛關係喺紐約開設風險投資公司「喜馬拉雅」任總裁,並任「中國人權」理事,早年常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的遊說活動。
(64memo.com/89)

【常見誤解】許多人將廣場婚禮的主角李錄﹑趙敏同封從德柴玲混淆,封柴當時已婚一年,係李趙的伴郎伴娘,指揮部張伯笠簽發的結婚證書,證婚人柴玲蓋的章。趙敏係李錄喺南京大學的同校同學,研究生,比李錄大幾歲,六四後嫁給一位美國人,後隨夫到美國波士頓。
李錄於二○○○年結婚,妻子也係南京大學的同學。
  
李錄的身份也一直係外界猜測的一個問題,當時廣場上陳明遠教授和馬少方等絕食團發起人曾直接問過這個問題,並試圖以此將李錄排除喺學運領導層之外,但未成功。這個問題源於佢到北京沒有給任何人出示過學生證,李錄解釋講係喺南京領導學運被公安局跟蹤,乘火車北上時沒有帶學生證。不過,李錄的學生身份應當沒有問題,當時為封從德做保安的一位唐山學生講係李錄的中學同學,「社經所」的張倫喺九一年巴黎會議上也講認識李錄喺南京大學的教授。
最近,一位南京八九學運領袖也證實了李錄的學生身份,但稱李錄「並未參與南京學潮,'喺南京領導學運被公安局跟蹤'云云當屬託詞」。
  
據南京八九學運當事人和楊天水等的介紹,南京八九學運和民運的主要人物係陳學東、劉慶、劉格、朱利泉(四人為「南高聯」常委)﹑王銀智(南高聯參謀長,前五人都係南大學生)﹑倪霆(南京化工學院學生,南高聯秘書長)﹑段細光(南大副教授,「走向未來」叢書編委之一)、王建華(南大講師,二人係「南大教授聲援團」的主要負責人,六四後上述八人中陳學東以「破壞交通秩序罪」被判刑,其佢人均為收審一年半左右獲釋)﹑李立夫、彭萬中﹑吳建明﹑李勇(四人同屬南京國安90年辦的「南高聯第二梯隊案」,後均以反革命罪判刑)﹑王立(南高聯成員,曾任南高聯與北高聯的聯絡員)﹑夏XX(工自聯主席)﹑楊天水﹑肖勇(王佐之)、朱立權等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