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紅衛兵

世所罕見的紅衛兵抄家戰果展覽會(圖)
2020-09-15

所謂抄家「戰果」確實十分驚人,無比「輝煌」:據不完全統計,從6月至10月初,全國紅衛兵收繳的現金、存款和公債券就達428億元,黃金118.8萬餘兩、古董1000多萬件,挖出所謂「階級敵人」1.66萬餘人,破獲「反革命」案犯1700餘...

曬曬中國最早的紅衛兵拼的都是哪些爹?(圖)
2020-09-12

反對「血統論」的英雄遇羅克1970年3月5日被殺害的26年後,「血統論」的發明者譚力夫被任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辦公廳主任。本博秦全耀堅定地認為:在中國「血統論」是一種文化。 唱紅歌,種紅樹,山河紅,老子英雄兒好漢。2008年9月,「將軍後代合唱團」在中國成立。他們子承父志地表示:「美國不是要我們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就會變顏色,我們就是要將我們的紅色文化代代傳下去,永不變色。」老秦說,這聲音似乎和當年的紅衛兵們一們一樣,

魏京生:中共黨內反對派觀察 關鍵是別中了奸計(圖)
2020-09-11

頭腦清醒的朋友們應該能夠看到:習近平嚴厲打擊體制內的反對派,正是他面臨黨內和平演變的威脅而採取的措施。而民間反對派和體制內反對派合流,正是中國和平演變走向民主的機會。不要再跟着現代派五毛的風向走,破壞民主派的聯合,否則咱們中國人又要錯過一次民主自由的好機會了。

文革受難者田鉞和喻瑞芬
2020-09-04

田鉞,男,北京第106中學初二學生,北京師範學院(現首都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數學教員田欽的弟弟。1966年8月19日被北京師範學院附屬中學的紅衛兵指控「冒充紅衛兵」,抓到學校里,在一間教室中被毒打致死。時年15歲。田鉞所在的北京第106中學位...

一個反抗紅衛兵入室搶劫被判處死刑的人(圖)
2020-08-24

歲月如梭,有了把年紀對於過去的事情反而愈發牽掛。我想起幾個家庭的冤屈,儘管50年的時間過去,儘管他們在世時被無端打為賤民,儘管他們死去多年無人理睬,但經歷者應該記錄下來,讓年輕人知道。也讓盼着再來一次文革的人們看看,如果真的文革再來...

原中共最高領導人骨灰被揚內幕(圖)
2020-08-22

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為中共篡奪江山出生入死,1935年被國民黨槍決。但是在文革期間,前中共黨魁毛澤東批評瞿秋白「晚節不終」,前中共總理周恩來迎合毛旨意也說瞿秋白是一個叛徒。於是瞿秋白墓被毀搬出八寶山、骨灰被揚。就連瞿秋白父母墳墓也被毀。 ...

逍遙派偷窺紅衛兵如何刑訊「牛鬼蛇神」和「黑五類」
2020-08-20

本人是四中67屆初二畢業生,曾親身經歷了文革期間學校發生的一些事情。雖然從1966年6月13日開始停課鬧革命到1969年1月中我們離校赴陝西延長縣插隊這段歷史並不長,但是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不要說是在中國歷史上,即便是世界人類歷史上也可說是亘古...

響應習「禁浪費」設舉報機制 紅衛兵再現上海?(圖)
2020-08-19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下令制止全國餐飲事務浪費行為後,各地方政府紛紛響應。其中,上海宣佈建立舉報投訴機制,被檢舉人士的浪費行為甚至身份有可能曝光。有輿論質疑此舉會事倍功半,甚至會把中國倒退回文革時期。

一位北京老紅衛兵回憶文革砸全聚德 (圖)
2020-08-18

「8月20日一大早,經過紅衛兵改頭換面的『革命』烤鴨店誕生,不僅牌匾換了,門口還掛上了一塊新招牌:『歡迎工農兵進餐』。服務員也都穿上了紅衛兵的服裝,帶着袖標。原來幾個中學的紅衛兵破完四舊還是不放心,就留下了10個人常駐在烤鴨店裏,擔任『治安員』、『服務員』、『毛澤東思想宣傳員』。烤鴨店由我們紅衛兵把守,進來的食客先問你什麼出身,食客們都被嚇跑了。好幾天幾乎沒有人來吃烤鴨,路過的行人也不敢停留,害怕被我們抓進去審問。」

知青們被踐踏的青春:強姦女知青事件(圖)
2020-08-09

知青在農村出現的問題不少,有人為生活所迫,被迫嫁給或娶了當地農民,最為惡劣的是發生了多起中共幹部、軍人毆打知青,強姦女知青的事件。各地農村公社、生產大隊、生產隊的黨支部書記、民兵連長、貧協主席等涉及姦污、殘害女知青的也為數不少。有的女知青被姦污後,精神失常甚至自殺等等。

抄家軼事(圖)
2020-08-01

一 同學的父親文革前是內蒙古醫院的院長,那時內蒙古醫院還在中山西路聯營商店斜對面。他家住在原日軍修建的一座洋樓里。 那座樓住着好幾戶人家,他家住一樓。文革初期,他家被抄過三次,兩次地板被挖開。記得有一次地板被挖開是在晚上...

文革史志:紅衛兵緣起、暴力與終結
2020-07-25

作為紅衛兵運動的始作俑者,清華附中紅衛兵已成為一個專用歷史名詞。但它從1966年5月29日圓明園定名公開反對校領導,在6月24日貼出「造反精神萬歲」對抗工作組,於8月1日毛澤東回信和8月18日天安門接見達到高峰,繼而在8月27日「暴力恐怖」...

那天 她親手結束了父親的生命(圖)
2020-07-22

父親也就最後一次享受了一把作為一家之主的「特權」——先被女兒割頸。由於商討和爭執,耽誤了一些時間。當穆增蕊給父親割開血管,天色已經放亮了。眼看着鮮紅的血水猛的從頸部噴射出來,父親還擔心地問她,成功了嗎?還有脈搏嗎?穆增蕊滿手、滿身都是父親頸部噴濺出來的鮮血。她勉強還來得及在父親停止心跳、失去意識之前告訴父親:放心,一分鐘就會結束。

道什麼歉?宋彬彬與卞仲耘之死
2020-07-11

卞仲耘是文革之初,在北京被學生活活打死的第一位中學校長,她的慘死極具象徵意義,預示了這場即將席捲全國的大浩劫的烈度。我們目前可以見到的有關卞仲耘慘死過程最詳實的記錄來自於王友琴女士撰寫的《北京第一個被打死的教師──卞仲耘》一文。(以下簡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