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林徽因

賓大將追授林徽因建築學位:曾「因女性」未授予
2024-05-19

根據公開信息,賓夕法尼亞大學本周末將向中國建築師、詩人、藝術家和歷史保護主義者林徽因頒發遲到的建築學學士學位。賓大將追授林徽因建築學學位:當初因女性身份未授予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5月14日,微信公眾號賓大沃頓PWCC發佈了消息《活動細節|林徽因入學賓大百年暨建築學位追授慶典》。慶...

林徽因:「我不出軌,不僅僅是為了忠於老公,更是為了忠於自己的教養和婚姻」
2024-04-03

我們來到這個人世間並不容易,不能讓那些愛我們的人和我們愛的人因為我們而抬不起頭、留下遺憾。

教子無方 冰心夫婦的孫子在他們的墓碑上塗字羞辱(圖)
2023-12-24

吳平的做法讓他的親兒子吳山感到十分惱火,也為自己的母親感到不值。吳山恨父親無情,也更恨奶奶冰心的縱容:「奶奶,都是你害的!你為什麼要縱容父親,如此欺負母親,你連自己的兒子都教育不好,又憑什麼當教育家?」為了給母親討回公道,為了報復父親和奶奶,被怒火沖昏頭的吳山,提着一桶紅油漆,來到冰心的墓園,在她的墓碑上寫下了「教子無方,枉為人表」八個鮮紅的大字,並說下次要用鮮血塗抹。

陸小曼與林徽因:都是富養的女兒,差別在哪裏?(圖)
2023-12-12

01什麼是好教育的真諦?1965年4月3日,62歲的陸小曼在上海華東醫院去世。臨死前幾天,她對前來探望的好友趙清閣說出遺願:死後能和志摩合葬。陸小曼去世以後,徐家的兩位親戚陳從周、徐崇慶趕到她在延安路上家徒四壁故宅,那裏只有最後的遺產:梁啓超為徐志摩撰寫的一副長聯和《徐志摩全集》...

梁再冰:我對母親林徽因的去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圖)
2023-12-09

■媽媽親手為我的孩子縫製衣物無論媽媽病得多麼重,我從來沒有想到她會離開我們。雖然我知道她的身體已經越來越成為她的一個負擔。抗戰時期,她的病基本沒有得到有效治療。李莊既沒有電,也沒有自來水,沒有條件做透視檢查,也沒有肺病的特效藥。那時候家裏很窮,物價天天上漲,爹爹營造學社經費沒有來...

林徽因棉花田老照片:破洞牛仔褲很時尚(圖)
2023-11-07

在棉花田裏,林徽因這張老照片讓我們穿越時空,領略到了民國三十年代的獨特韻味。那時候,時尚猶如含苞待放的花朵,蓄勢待發。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牛仔褲猶如新生的嫩芽,破土而出。它們訴說着時代的變遷,也見證了林徽因的優雅與前衛。1936年,林徽因在陝西耀州的一張留影,讓我們見識到了她的時...

一個長達一生的答案
2023-10-21

林徽因花容月貌,天姿國色,追求者眾多,但她嫁給了梁思成。梁思成曾經問林徽因:有一句話,我只問這一次,以後都不會再問,為什麼是我?林徽因低着頭,良久才告訴梁思成:答案很長,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準備好聽我了嗎?婚後的林徽因,為丈夫,為事業,為國家,從1930年到1945年,15年間,...

林徽因獲追授建築學位 賓大:糾正百年錯誤(圖)
2023-10-18

美國賓州大學魏茲曼設計學院15日宣佈,將追授曾在該校就讀的中國著名建築學家林徽因建築學學位,校方指她1924入學,但當時建築系不收女性,導致她即使成績優異也未獲學位。賓大魏茲曼設計學院(Stuart Weitzman School of Design)指出,林徽因與日後的建築學家...

1953年,林徽因怒罵吳晗:你是什麼東西
2023-08-12

很多人想起林徽因,都會想到她豐富的情感生活,但卻忽略了她還是一位出色的建築學家,在建築方面擁有很高的成就。1953年,林徽因曾和吳晗大吵一架,甚至指着吳晗大罵,告訴他林家滿門忠烈,吳晗算是個什麼東西。那麼到底是因為什麼事讓林徽因如此生氣呢?實際上,早在1930年,林徽因和梁思成就...

婚變中透出的大氣(圖)
2023-07-04

梁從誡和周如枚1969年的一天,梁從誡從單位回到家中,還沒坐下,妻子就遞給他一紙離婚書說:我們離婚吧。突然聽到這樣的宣佈,梁從誡頓時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梁從誡可不是一般的出身,梁思成和林徽因生育有一兒一女,女兒叫梁再冰,兒子就是梁從誡。兒子的出生,曾讓林徽因詩情勃發,留下了...

林徽因母親:摔死兒子 逼女兒進監獄 被夫拋棄(組圖)
2023-05-28

我愛父親,卻恨他對母親無情;我愛母親,卻恨她不爭氣。這是林徽因對父母的評價。林徽因對父母的感情很複雜,尤其是她母親,她曾給朋友寫信:我媽媽把我趕進了人間地獄,我一點都沒有誇張。為什麼林徽因這樣說自己的母親?其實,這一切都和她父親有關。林徽因的母親叫何雪媛,是家裏的么女,而且家境不...

柴靜:一百年前的領導幹部(圖集)
2023-04-27

看歷史,不是讓人傷感,也不是用來諷刺的,是讓人明白的。領導幹部,有錢人,記者,我們幹的所有事,也都會被後代重估,過去不知道怎麼做,就不知道吧。現在明白一點,就是一點。明白一點,就做一點。如果世界上藝術精華,沒有客觀價值標準來保護,恐怕十之八九均會被後人在權勢易主之時,或趣味改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