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方方

方方:檢驗一個國家的文明尺度只有一條: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圖)
2020-02-25

我更想說的是:檢驗一個國家的文明尺度,從來不是看你樓有多高、車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強大、軍隊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發達、藝術多高明,更不是看你開會多豪華、焰火多絢爛,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遊客豪放出門買空全世界。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國民教授」戴建業:面對方方 我們這些爺們難道就沒一點愧意?(圖)
2020-02-25

方方是一位老奶奶級的女作家,在這次人人生畏的疫情中,不顧個人生命的安危,蔑視四周的冷嘲熱諷,用她樸實而又潑辣的文筆,既不虛美也不隱惡,既不賣弄也不煽情,在這場罕見的災難面前,寫出了武漢人面對生死的豁達堅毅,面對病毒的緊張害怕,寫出了武漢人的希望與沮喪,眼淚與歡笑,卑微與尊嚴。「方方日記」是難得的日記體散文,更是寶貴的武漢封城「信史」。

方方:自己做的選擇就要勇於承擔選擇的結果(圖)
2020-02-24

離病毒最近的,除了醫護人員,正是這些記者。記者們可以在病毒面前那樣無畏無懼,卻在疫情前期選擇了緘默無語。這是件悲哀的事。話又說回,媒體人也可憐。可謂兩頭受氣。上面不要他們講真話,下面要求他們講真話。他們經常無從選擇。更多的時候,他們只能選擇聽上面的。既然如此,當下面的人罵他們時,他們大概也只能承擔。我一向認為,只要是自己做的選擇,自己就要勇於承擔選擇的結果。

方方為時代預備 將擁有難以替代的價值
2020-02-22

當然,我也承認因為自己的偏見,錯過不少值得一讀的作品。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會產生有良知的作家。連續幾天讀到方方的《武漢日記》,更加深了我的這個看法。當疫情猝不及防撲面而來,網上湧現來自武漢各種信息。有信誓旦旦的保證,有絕望痛苦的哭號,有煽風點火的謠言,有直面...

方方:民在疫中泣 相煎何太急(圖)
2020-02-21

今天,特別想說一句放在心裏很久的話:中國的那些極左份子,基本上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視改革開放。一切與他們觀點不同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成派結幫,對不與他們合作的人進行各種攻擊,一輪又一輪。用那種「灑向人間都是恨」的粗暴語言,甚至還有更為卑劣手段,低級到不可思議。只是我特別不明白的是:任他們怎麼在網上胡說八道,顛倒黑白,卻從來沒有人會刪掉他們的帖子,也沒有人阻止他們的行為。難道他們中有人跟網管官員是親戚?

方方:如果因染疫而死 那無異於他殺 我是於心不甘的!
2020-02-21

一位專家所言。我覺得很有必要記錄下來。專家說:「新冠病毒的殺傷能力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更強一些。它不僅攻擊呼吸系統。那些愈後不好的病人不光是合併了肺炎的問題,還合併有心臟肝腎臟等的損傷,甚至造血系統都受到了影響。」專家還說:「只要我們這身防護服沒脫,你們就待在家裏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拚命了。」

封城閉戶急 民在疫中泣 方方武漢封城日記灼人
2020-02-20

武漢封城至今,亡人日日增加,所在省湖北全境正在嚴厲清零。作家方方身居危城,日夜傾聽與自己一同封鎖在城中煎熬的市民心聲,寫成日記,平和文字,憐憫心腸,對隱瞞真相者則痛加鞭笞。官媒禁刊,民間你轉我載,不脛而走。如要諂媚 也要守個度人一個接着一個死,未亡人該當何...

武漢作家封城日記:不槍斃害人精難平民憤(圖集)
2020-02-18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失控,武漢自1月23日起封城。圖為武漢一家醫院前面兩名戴着防護口罩的市民。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她的微博卻因此被禁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失控,武漢...

武漢作家:高歌盛世的同學 如今喊槍斃一批害人精(圖)
2020-02-18

2月16日方方這樣描述武漢當下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方方:今夜我不關心腦殘 我只關心你(圖)
2020-02-17

更讓我難過的是:我的中學同學,我的多年同桌,也在昨日去世。同學比我小一歲,溫文爾雅,聲音細弱,人長得漂亮,身體也非常好。當年我們都在學校樂隊裏。我打揚琴,她彈琵琶。樂隊只有我們兩個女生,既同班又同桌。整個高中年代,我們關係一直密切。今年元月中旬,她曾兩次去過菜市場採買過年物品,不幸被感染。好不容易住進醫院,據說恢復得還不錯。但卻突然,家屬得到通知:她已撒手而去。今天的中學同學群,都在為她哭泣。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方方: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 我告訴腦殘粉什麼叫災難!(圖)
2020-02-17

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小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災難是你拖着病體在寒風冷雨中四處奔走,試圖尋得一張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卻找不到;災難是你從清早在醫院排隊掛號,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還沒有排到,你就轟然倒地;災難是你在家裏等待醫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來時,你已斷氣。

字字錐心的文字 絕非偶然的疫情(圖)
2020-02-12

經此一疫,許多人可能會明白,GDP與自己無關,財富與自己無關……甚至那個崛起都與自己無關,當災難來臨時,你需要的只是一張病床,只是一雙撫慰的手,甚至是憐憫的眼神。若能逃過劫難,無論願不願意,無論想不想,希望從此往後,改變你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有敬畏有底線,不為邪惡喝釆點讚,唯願如此,這才是重生之後最有意義的收穫。

武漢作家方方:連發泄一下痛苦都不准 真想讓大家瘋掉?(圖)
2020-02-12

武漢作家方方(網絡圖片)以下為方方9日在個人博客發表的文章原文:正月十六(2月9日)。按中國人的習慣,到今天才算是真正過完年了。起床拉開窗簾,陽光明亮得像是初夏時分,心情頓時一爽。我們多麼需要這樣的陽光。需要它來驅散籠罩滿城的陰霾,來化解鬱結人心的痛楚。吃...

方方:必須一層一層追究 一個也不放過 否則 對不起那一個個用停屍袋裝走的人們
2020-02-05

今天看到一個武漢的宣傳片,拍得不錯。將武漢這座城市的空曠和安靜,形容為「按了暫停鍵」。是呀,武漢只是暫停,但那些裝在運屍袋裏的人,卻是完結。唉,火葬場的工人從未像現在這樣辛苦。但他們說,大家還是關注醫生吧,他們是管活人的。

陳毅泄露醜惡化地主的原因與秘密(圖)
2019-04-18

為製造劫奪有理,就必需醜惡化地主來便于勒索,以酬軍餉,不僅分散居住鄉村地主成勒索的目標,江南鄉間基督教堂的洋人牧師,也成共黨頭目方志敏綁架的對象, 陳毅說他籌軍費的方法:「不給錢就燒房;對豪紳的勒款。。。。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曾伯炎:地主沉冤血淚驚人 (圖)
2017-07-08

共軍這非法武裝,.只有靠搶劫與勒索的盜匪式方法酬其軍餉,靠毛澤東說的苐三國際史大林老闆供給,很有限,於是,為製造他劫奪有理,就必需醜惡化地主來便于勒索,以酬軍餉,不僅分散居住鄉村地主,成勒索的目標。

洪微希:醒醒吧 中共真的很「強」
2017-06-02

1989年離我們並不遠。28年前,我也曾是個大學生,我有幸活到了今天,成為社會精英,當年又是多少未來的精英走不到今天,他們慘死在坦克車無情的鐵皮下,多少白髮人在過去這28年來魂牽夢繫他們的孩子──究竟都到哪去了?

女作家土改小說遭左派文革式批判 真實的性酷刑慘烈無數倍(組圖)
2017-06-01

《開放雜誌》曾經報道重慶師範大學的副教授譚松關於調查川東土改的調查。譚松教授表示:那些血腥慘烈的場面他自己也難以承受。一個地主媳婦交不出金銀,被脫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他們強迫未婚女子脫褲分開兩腿被人摸下身,將木塊、鐵條和脫粒後的玉米棒插進女人下體反覆朝里捅。一位土改民兵連長李朝庚接受譚松採訪說,土改時忠縣有個未婚女子梁文華還未結婚,本身不是地主,因為是全縣著名美女,就被十多個土改民兵抓去輪姦致死。

【微博精粹】只有這項關係到亡黨的「技術革新」完全不造假 (組圖)
2017-05-29

你怎麼會以為你們幾個網站加一夥極左分子,或再聯合幾個退休高官,就能把經歷過文革浩劫的社會再拉回到文革中去呢?你們怎麼可能扭轉到中國改革開放的局面呢?你們又怎麼可能阻擋得住中國融入世界、共同前進的步伐呢?看你們那些爛文章,邏輯混亂,詞句不通,你們怎麼還好意思左!真是不怕天下笑話!

楊舒平之後 又一個被聲討的是方方和她的小說《軟埋》圖
2017-05-29

《軟埋》中涉及土地改革的冤案,並非空穴來風。作者選取了已經發生過的史實,作為文學的素材而創作小說。這完全是作家的職業行為,方方的做法在文學創作中屢見不鮮,甚至可以說,用藝術手法加工和描述歷史已有的現象和人類的普遍經驗,是文學立足之根本,存在之理由。這也意味着,針對方方‌‌「歷史虛無主義‌‌」的批評既違背了辯論的基本邏輯和準則,同時也罔顧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