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戶籍制度

中國最大的人權案——現行戶籍制度(第一章)
2007-01-11 標籤 戶籍制度  |  周勍

把(社會)罪惡當作命定來忍受是因為沒有出路。一旦有出路可循,這些罪惡立刻便顯得不可承受。而當改革開始上路,那麼這些改革就會使還未列入改革的罪惡顯得更清楚昭然,更難以忍受。 ——托克維爾《舊制度與大革命》 在日常生活中人與人的岐視,通過各方面的溝通與磨合,逐漸地會消除。而戶籍制度所帶來的是制度性岐視,這二者是有着本質性區別的!只要你沒有當地戶口,很可能就是一個「帶罪之身」,僱主和被雇者因此都處在利益得不到合法保障的尷尬境遇中,而這樣只能更好地為權力和腐敗提供一個敲詐、巧奪的借口和機會。 國家以它特有的強權將人明確區分為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兩種不同的戶籍。而現行的戶籍制將城鄉差別拉成天塹、給大小城市之間隔上屏障,嚴重挫傷作為競爭第一要素人的積極性、且只與出身有關而不包含任何創造性,並且可供出售的僵死計劃經濟所衍生的歷史怪胎,長久而嚴重地踐踏着公民的「擇業、遷居、勞動、取酬」等基本要求,使佔全國90%左右的自然人剛以落地就烙上與生俱來的標誌:生在城市,就可靠一紙戶口世襲幷享受由國家財政補貼統籌安排的入學、就業等各項權利,甚至由生到死都可由政府包干;反之生在農村,一張農村戶口就永遠將你隔離在封閉而貧瘠的黃土地上,除非考上大學,不管幹出了多麼驚人的業績,永遠也是「農民企業家」、「農民技術員」之類含有貶意的冠名! 在1960年代初期,叫花子們乞討時懷裡都要揣着「茲介紹我大隊××社員去貴處討飯」字樣並蓋有鮮紅五角星大印的「介紹信」!只要你沒有介紹信和相關的身份證明而進入城市,「農民」這個群體的生命尊嚴和人格失去了底線! 靠當義務兵10餘年取得北京市戶口的四川巴中人李才,眼見同事的媳婦因意外喪命其子女卻「因禍得福」轉為北京戶口。突生「靈感」:弄死老婆,14歲女兒的戶口就可進京,上學也就不須再交昂貴的借讀費了。他最終將妻子活活掐死!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死者的父親和姐姐竟到公安局去為李某說情:「孩子的媽媽已經死了,只要能給孩子一個北京戶口,你們就饒了孩子她爹讓他們爺兒倆就這樣在北京過吧。」天哪,都市的誘惑竟然會這麼大嗎?一個北京戶口真能頂一條人命?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