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戒嚴部隊

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2024-06-13

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變成大多數人眼中的瘋狂先知,並且一個個老去,一個個凋零,所有記得六四的全都整代人整代人地消失。即使到了那一天,再也不是為了起到什麼實際作用,而是單單因為這個記憶本身就是道德的(本文發於2009年6月5日)我寫六四,而且重複地寫,再也沒有什麼新鮮的角度,也不會...

任重:六四誰在天安門廣場開槍殺人?(圖)
2024-06-12

圖為六四事件著名的坦克人。1989年六四大屠殺一過,中共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袁木,立即當着北京市民和國際媒體的面,公然謊稱天安門廣場沒開一槍一炮,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那麼,在六四天安門廣場,到底有沒有人開槍?有沒有人被槍打死?讓我們來聽一聽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執行任務的軍人怎麼說。一個...

專題回顧:六四天安門事件35周年:記憶與遺忘的爭鬥(圖集)
2024-06-09

1989年6月10日,天安門廣場已經被清場完畢。圖/美聯社2024年6月4日是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35周年。中國在天安門附近加強戒備、限制交通,經過35年,六四至今仍是中國不能提及的敏感詞彙。本篇文章精選《轉角國際》製作過的六四天安門相關專文,與讀者一同見證六四這個記憶與遺忘的爭...

吳仁華等:六四雜憶(圖)
2024-06-06

六四早上六部口可以南北通行,我們就從南邊到北邊,靠近音樂廳的路邊還有倒斃的學生,是騎自行車時被擊中的,因為他還保留着騎行的樣子,一眾人圍在邊上痛哭痛罵。往天安門方向的長安街上佈滿坦克,有一學生情緒激動,衝上去,被我們阻止。不一會,應該是七點之前的時間,坦克向我們投射摧淚彈,濃濃的...

費良勇:六四大屠殺與北京大審判(圖)
2024-06-05

公佈六四真相,重新評價六四,舉行北京大審判,清算共產專制罪行,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圖:雕塑家陳維明的作品6‧4紀念碑雕塑。(陳維明本人提供)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整整35周年了。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當年參加學運的青年學生,如今已步入中老年。六四記憶與遺忘之爭,從未間斷。中共將六四定為禁...

胡平:把劊子手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2024-06-03

士兵是擅自開槍還是奉命? 有沒有開槍的命令? 作者排除了各個陸軍集團軍擅自開槍的可能性,指出存在着一個明確的開槍命令。 作者搜索到11條具體資料為佐證,包括陸軍第40集團軍軍長吳家民少將親筆寫的東西,都提到了開槍命令,而且具體寫到開槍命令是怎麼接到的。 開槍的時間是在6月3日晚10點鐘左右下達的。 戒嚴部隊的前進指揮部設在軍事博物館,其清場指揮部設在人民大會堂。 開槍命令來自軍事博物館的前進指揮部。 第一個接到開槍命令的是38軍。

專訪何曉清:從六四、香港到白紙以記憶作為反抗(圖)
2024-06-02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5周年,也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周年,美國國會將舉行多場紀念活動。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邀請六四歷史學者、前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同時也這兩場運動的親歷者何曉清在6月4日當天出席聽證會,討論中國35年來在人權和民主方面的情況。何曉清從201...

六四事件與八十年代的中國
2024-06-02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晚上響徹在天安門廣場的一聲聲槍響擊碎了無數人對於那個民主中國的夢想,此刻我們共同紀念六四事件的三十五周年,這場波及數十個城市,持續數月的政治動亂以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告終,深刻影響了當代中國的發展。六四事件最初的訴求來源於反官倒,一九八八年價格雙軌制改革失敗,...

戴維:六四還在進行中 直至讓共產黨消失(圖)
2024-06-02

復(阜)興醫院。剛好在西二環這個邊上有一個小醫院,當走進門診大廳裏邊,擺滿了死人,我們剛開始數,數過去,就數了五十多具屍體,一回頭,哇,擺滿了,數不過來了。 剛開始我們看着屍體很害怕,當數了一圈又一圈後,哇,我們後邊全堆滿了,一個一個擺着那裏。這個時候一下不害怕了,那屍體各種形狀,分辨不出來身份,有年輕的,也有中年人,有些血肉模糊。 我還見證了軍車上下來的軍人對着圍觀群眾開槍,裝甲車、坦克是怎麼樣在長安街上橫衝直撞……我們一路跟着,親眼見證了那段令人恐怖的歷史。

民調:如果穿越回1989年,你會參加學運嗎?
2024-06-01

在六四35周年之際,本台民調徵集了網友對於當年六四事件的看法,結果顯示出"白紙一代"與"六四一代"的思想異同。5月10日,本台透過國際社媒平台X發起一項民調,徵詢的問題包括:35年後,你如何看待六四事件?;白紙一代與六四一代有何異同?,以及...

六四抗暴者檔案──馬國春用催淚彈阻軍車(圖集)
2024-05-03

1989年6月4日凌晨7時許,北京工人馬國春在公主墳附近引燃了三枚催淚彈,擲向滿載戒嚴部隊的軍車隊,他被當場拘捕,隨後被判刑11年。25年來,無論是在監獄還是出獄之後,他備受折磨。但他說,這沒什麼後悔的,我只希望社會能有一些公平。(羅伯特/楊健報道)因向戒嚴部隊投擲三個催淚彈被判...

戒嚴部隊軍官:「不惜一切代價」抵達天安門(圖)
2023-06-06

記者:作為軍人而言,你可能已經意識到,如果開槍,面對的是普通老百姓,你當時的想法是什麼?李:我是從地方上考入了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某種意義上,我也算學生吧,部隊上我們被俗稱為學生官,既是軍人,又是學生。作為我個人的思想,我還是比較同情學生。如果我當時在北京的話,我也可能象學生一樣,上街遊行,去爭取自由、民主,反對腐化。

美聯社憶「六四」:戒嚴部隊圍攻外國記者(圖)
2023-06-04

六四事件30周年之際,多家國際媒體回顧了當年的報道,試圖再次展現那一晚究竟發生了什麼。美聯社周三重發了1989年6月6日的報道,記錄了天安門廣場清場當晚戒嚴部隊毆打、拘留外國記者的行為。不同統計數據顯示,有數百名到數千名中國普通民眾因六四事件在北京市區喪生。時任美國駐華大使館武官...

戒嚴部隊軍人事後的瘋狂報復 支持鎮壓的慘遭毒打(圖)
2023-06-04

各解放軍戒嚴部隊官兵在抓捕「暴徒」、「動亂分子」和「非法組織成員」的過程中,普遍存在濫用暴力的情況,對被捕者不分青紅皂白地用槍托、木棒予以毒打,導致不少被捕者死亡或傷殘。殘酷的摧殘,使得高旭遺留了嚴重的腦振盪後遺症,一隻眼睛幾乎失明,腦部時時出現絞痛,每天都要靠服用止痛藥度日。

一份論功行賞的六四軍人升官名單(圖)
2022-06-24

積極執行北京戒嚴任務的各級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官,在事後論功行賞時都得到了犒賞,用民眾的鮮血染紅了頭上的官帽子。特將多年收集到的相關資料做成一份論功行賞、升官晉級的名單予以公佈,留作歷史的記錄。當然,每個指揮官的情況不盡相同,在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的相關章節中有所說明。濟南...

戒嚴部隊軍官:「不惜一切代價」抵達天安門(圖)
2022-02-22

李:我們到北京郊區駐紮的時候,已經發了槍,但並沒有立即發子彈。但是到6月3日下午5、6點鐘,我們就發子彈了。但沒有具體下命令開槍。記者:當你拿到子彈的時候,你想的是什麼?既然是不惜代價,你是不是想到了,有可能是要開槍的?李:作為一個正常人來理解,發槍發子彈,就意味着,開槍是「不惜一切代價」包含的一種選擇吧記者:作為軍人而言,你可能已經意識到,如果開槍,面對的是普通老百姓,你當時的想法是什麼?李:我是從地方上考入了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某種意義上,我也算學生吧,部隊上我們被俗稱為學生官,既是軍人,又是學生。

六四鎮壓時消極抗命的28集團軍(圖)
2022-02-14

第二十八集團軍是首批奉命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部隊,但在中國官方有關「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宣傳資料中,該集團軍不見蹤影,被中共當局和鄧小平、楊尚昆等人視為表現最差的一支部隊。該集團軍沒有所屬部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榮譽稱號或記功,也沒有官兵成為「共和國衛士」。

戒嚴部隊軍人事後的瘋狂報復(圖)
2021-06-07

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結束以後展開的大搜捕行動,有大批的民眾被捕,由於解放軍戒嚴部隊官兵主導抓捕工作,濫捕、毒打事件層出不窮,由解放軍戒嚴部隊移交給公安部門處理的被捕者,許多人傷痕累累,有的傷勢很重。這種情況,連北京市公安部門都看不下去了,向上級反映情況,甚至表示,情況如果沒有改善,不再接收解放軍戒嚴部隊移交的被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