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往事微痕

陳獨秀孫女也未逃過這一劫
2024-02-02

隨手翻得一本寫陳獨秀一家人的書,他的後人也有加入過我們這個派別——右派的。再到網上搜索,看看寫右派文字的朋友有沒有寫過,看看編右派名錄的朋友有沒有編進去,竟一無所獲。於是記下來,為編右派名錄的朋友提供參考。陳禎祥是中共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的孫女、陳鶴年的長女...

小籠子見聞(圖)
2024-02-01

三年刑期總算快滿了,離8月1日還有三個月,一天管教股長舒秉新找我談話,說:你的刑期快滿了,寫個留隊申請書來,明天就交來。我回答:報告幹事,我不留隊,我要回去。他說:這是不可能的。你看看哪個不留隊?我說:人家是自願的。我不自願。他說:反正不准回去!我說:我一定要回去的!數日後,舒干...

曝蘇聯紅軍污辱婦女他慘了(圖)
2024-01-26

我生於1935年,1957年被當局羅織罪名,強行扣上右派帽子,遭受22年的屈辱折磨。回想自己被迫害的過程,更加認清了反右運動的荒謬、無理、反人民性。我家世代居住在瀋陽市南塔村。南塔村的位置在瀋陽方城大南門外,順着大南街往南,過了大南邊門再南行五里左右。我就在此地出生、讀書,解放後...

一個「要殺共產黨人」的少將軍官閃亮登場(圖)
2023-12-28

前言不久之前,我和一位朋友相聚。大家都是同齡人,都是參加過建國初期那些如火如荼的鬥爭的人,如今白首相聚,憶舊成了揮之不去的話題。他比我幸運,我們雖然年庚相同,但是因為他早在1949年十月一日前參加革命,比我稍稍早了一年多,成了離休幹部。他不但躲過了反右運動一劫,而且先後當了縣委書...

《渡江偵察記》參謀長:穆虹含冤離世(圖)
2023-12-22

《渡江偵察記》中飾演了參謀長的穆宏,而他不幸的經歷,今日仍讓人淚目,他拋下妻女含冤離世的結局也令人不由心酸不已。 穆宏為人正直善良,可是朋友的背叛與誣陷,讓他被誣陷為特務,自此從事業的巔峰處墜落,經受劇烈打擊的他,不堪折磨。 1969年,穆宏用一根繩子,了結了自己或苦痛或精彩的一生,年僅49歲。

一群身陷「漁網」的大學生(圖)
2023-12-08

時光飛逝,物換星移。半個多世紀,歷經四代,還有必要回憶苦藥社?近年來,它屢被提起,表明仍受關注。但,或不準確,或系妄說,或引出疑惑。一位英國傳記作家,名菲利普·肖特,把它與偉大領袖聯繫起來。他在引述領袖的釣魚論(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並不要釣)之後,寫道:...

訪大名赫赫聶元梓探出聞所未聞的文革內幕(圖)
2023-12-08

聶元梓靠在北大貼出大字報一舉成名。大字報是一種政治工具,文化大革命四大之一,圖為1966年大字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一還有多少人記得聶元梓是誰?文革初起時,我還是個鼻涕隨處抹的小學生,她就已大名赫赫。時為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的她,在學校飯廳的東山牆上,貼出大字報,聲稱要把...

鐵流:娃娃當兔肉賣 心痛的碑文和名單(圖)
2023-11-10

我是災難的經歷者和受害人。我們天府之國的四川就餓了一千二百五十萬人(見原省委書記廖伯康先生回憶錄)。我的繼母黃周氏,二伯黃亦合就餓在1961年。在1960年,四川省的宜賓市中山街一戶人家,就騙殺娃娃當兔子肉賣,這是盡人皆知的事。1964年我因右派反革命關押在滬州省四監獄,同隊幾個判死緩的康、劉、王等幾個犯人,就因餓慌了殺人吃而坐牢。1978年我在雷馬屏馬家灣中隊勞改,一個以「傷風敗俗」罪,判刑十六年的高個子劉姓貧農,成天高喊:「我犯什麼罪,國家不要,供銷社不收,煮來吃了....

血跡斑斑憶此生(圖)
2023-11-02

毛澤東打着解放全中國、解放全人類的幌子,唱着為人民服務的調子,在馬列主義的紅袍掩飾下大行暴君之政,將歷史車輪拉回到封建奴隸制時代。新中國成立以來,毛澤東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一場場政治災難,不僅以鐵的事實證明了他在此前宣示的一切民主自由承諾全屬謊言外,還在中國歷史上寫下了一頁頁永遠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