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浦安修的絕情對彭德懷的打擊比廬山會議還要沉重

作者:
浦安修猶豫了一會兒,伸手拿起半塊梨。在旁的楊獻珍急了:「安修,不要吃梨!」浦安修看看楊獻珍,又看看彭德懷,還是吃了下去。她哭着說:「你們的話在撕咬着我的心,我再也無法忍受這種場面了……」彭德懷抓起剩下的半個梨,使勁地丟在了地上。浦安修低下頭,哽咽着說:「老彭,我對不起你,請你以後保重。」浦安修是彭德懷最親的人,她的絕情比廬山會議的打擊還要來得沉重。

彭德懷與夫人浦安修

1957年廬山會議後,彭德懷被打倒,有段時間住在北京郊區的吳家花園。浦安修當時在北京師範大學任黨委副書記,不斷有人給她做思想工作,要求她與彭德懷劃清界限,解除婚姻關係。浦安修承受不住壓力,寫了離婚報告交給北京師範大學黨委。

北師大黨委將浦安修的離婚報告呈報北京市委副書記劉仁,劉仁轉呈給楊尚昆,楊尚昆拿此事請示鄧小平。鄧小平在離婚報告上批示:這是家務事,我們不管。

浦安修讓彭德懷的侄女彭梅魁轉達她的離婚要求。彭德懷坐在沙發上,久久沒有作聲。最後他站起來對侄女說:「梅魁,我的問題沒有結束,她的壓力太大了,離就離吧,這也是迫不得已,她只能走這條路。」

1962年10月下旬,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浦安修由彭梅魁陪同來到吳家花園。彭德懷也請來了他的患難知己楊獻珍。

彭德懷挑選了一個大大的梨,把皮削得乾乾淨淨,切成均勻的兩半,放在一個盤子裏,順手推到浦安修的跟前。中國人對夫妻分梨吃是忌諱的,因為梨與「離」諧音,分梨者,分離也。面對此情此景,浦安修淚如雨下。

彭德懷解釋說:「我同意離婚,但不吃梨,因為我內心裏是不願意分手的。安修,你要是堅信我彭德懷是個無辜受害者,你就不要吃梨。如果你有丁點懷疑我是個反字號人物,就請痛痛快快地吃掉屬於你的那半個梨,從此我們一刀兩斷。」

浦安修猶豫了一會兒,伸手拿起半塊梨。在旁的楊獻珍急了:「安修,不要吃梨!」浦安修看看楊獻珍,又看看彭德懷,還是吃了下去。她哭着說:「你們的話在撕咬着我的心,我再也無法忍受這種場面了……」彭德懷抓起剩下的半個梨,使勁地丟在了地上。浦安修低下頭,哽咽着說:「老彭,我對不起你,請你以後保重。」

浦安修是彭德懷最親的人,她的絕情比廬山會議的打擊還要來得沉重。

由於當時的特殊情況,浦安修與彭德懷並未通過法院正式解除夫妻關係,浦安修後來還是照樣受到牽連。但無論如何,她在丈夫最困難的時候提出離婚,直到臨終,也拒絕見彭德懷最後一面,在給彭德懷造成巨大傷害的同時,也給她自己造成了終身悔恨。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漢嘉女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0/2065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