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專訪李恆青:「六四」天安門廣場死裏逃生

1989年「六四」事件35周年前夕,原清華大學的學運領袖李恆青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講述了「六四」起因,以及他從天安門廣場死裏逃生等親身經歷。

六四」35周年前夕,「六四」親歷者、原清華大學化學系學生會主席、學運領袖李恆青講述了他經歷的那段往事,並呼籲反中共洗腦,講出歷史真相。圖為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三輪車夫運送遭軍隊槍擊的學生。(Manuel Ceneta/AFP Files/AFP)

1989年「六四」事件35周年前夕,原清華大學的學運領袖李恆青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講述了「六四」起因,以及他從天安門廣場死裏逃生等親身經歷。他希望大紀元等良知媒體,以及正義公知們不斷講出歷史真相。

5月28日,香港警方首次使用《基本法》二十三條,拘捕了包括前支聯會副主席、被關押中的鄒幸彤等六人,指稱他們在社交平台發佈與「六四」35周年相關的文章。港府還聲稱,有人利用「敏感日子」製造課題,煽動市民憎恨中央與香港政府。

在中國大陸,中共當局早已加強了對異議人士的嚴格管控,他們或被「旅遊」,或被嚴格監視;在電車、公交車上查手機信息的警察驟然增多;中國的社交媒體上看不到「六四」相關信息。中共試圖用高壓手段,強制抹去人們的歷史記憶。

然而,對很多人來說,無論如何都無法被抹掉那段慘烈的歷史記憶,旅美經濟學者、35年前從天安門廣場死裏逃生的「六四」學運領袖李恆青,就是其中一位。

歷史背景

中共自1978年實施所謂「改革開放」政策後,帶來了一系列制度性問題。其中,官倒、權錢交易、腐敗、特權等問題日趨嚴重,越來越引起中國民眾不滿,最終導致爆發「八六」學潮(1986年12月),要求中共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並高呼「要民主」等口號。

李恆青回憶說,1986年的學潮,是導致後來一系列事情的歷史動因。

學潮發生後,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等人叫到鄧家談話。他聲稱,學生鬧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中共「不能搬用資產階級的民主,不能搞三權鼎力那一套」。

相對開明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於1987年1月被迫辭去總書記職務,而後又被批為「資產階級自由化」。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隨後,一些人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悼念活動、集會。繼而,要求民主、自由及反對官僚貪腐,漸次成為學生們訴求的核心。

李恆青表示,4月22日在人民大會堂為胡耀邦開追悼會,幾萬名北京的學生聚集在人民大會堂的東門外。後來,三個學生代表在東門外台階上跪下來向中共當局遞交請願書。請願書的重點是,重新評價胡耀邦的功過,保障自由,反官倒等。

李恆青宣佈罷課

「那天,正好回學校,做完實驗,低年級的同學跑來跟我說:不能夠上學了,必須罷課。因為當時我是我們系的學生會主席。」李恆青說,「我說,好端端的幹嘛罷課呀?他們就給我講學生當時跪交請願書的事。我一聽就氣炸了,我說:罷課!罷課!結果,我們清華化學系,是第一個學生會號召同學罷課的。」

他回憶說,這個決定把清華校黨委嚇壞了,馬上打電話到學生會辦公室找他。「他們以為是學生底下自己做的,打着學生會的名義。我說:我知道。他們又說:你知道啊?那你同意了嗎?我說我當然同意了。」

「我對他們說,學生跪交請願書,結果都不出來接,這叫人民的政府嗎?當然應該罷課、抗議。」校黨委一看他的態度,就制止他再說下去。

「當時給我打電話的就是陳希。他當時是校黨委學生部的部長,原來是團委書記。就是習近平的大內總管,現在的中央黨校校長。我們當時是好哥們。」李恆青說,罷課後,他們就出去參加遊行抗議。

屠城前情勢急劇變化

4月2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頭版發表社論稱,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並聲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陰謀推翻中共和現行政治制度。此聲明激怒了學生,當晚在多個大城市爆發學生抗議示威活動,北京次日有數萬名大學生舉行遊行。

5月16日,趙紫陽在接見到訪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時披露,自從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鄧小平是國內外公認的中共的領袖,在最重要的問題上,還需要他掌舵,並說「這個消息我們沒有向外公佈過」。

5月16日至18日,北京數百萬民眾及各界人士上街遊行,創造了北京史上最大規模遊行紀錄。一些民主黨派人士也紛紛致信中共高層,肯定學生訴求;北京1000多名知識分子聯署發表「五一六聲明」,聲援學生。

5月17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在鄧小平家召開會議,鄧小平提出對北京實施戒嚴。同日傍晚,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討論戒嚴計劃時,趙紫陽表示無法實施戒嚴令。

5月19日凌晨,趙紫陽在溫家寶陪同下,來到天安門廣場,呼籲學生儘快結束絕食,並說:「同學們,還年輕,來日方長。」「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這也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5月20日,中共國務院正式宣佈實施戒嚴,並從5個大軍區中動員至少30個師的兵力,多達25萬名士兵最終被送往北京。5月23日,北京再次舉行百萬人大遊行,遊行隊伍喊出「李鵬下台」的口號。

李恆青說,當時他們在天安門,而很多老百姓都參與堵軍車進城。

6月1日,李鵬向中共政治局提交報告,稱示威群眾為恐怖分子和反革命分子;中共國安部也聲稱,美軍部隊介入學生運動,期望藉此推翻中共統治。

鎮壓部隊進京坦克碾壓民眾

6月3日,李鵬等政治局常委與中共軍方、北京市高層會面,確定戒嚴實施辦法,並將該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決定當晚採取行動,動用軍隊及武警開進天安門廣場,堅決執行戒嚴任務。

李恆青說,「6月3日晚上,軍隊就開着坦克車沖了進來,直接就在長安街上公開殺人了。然後地鐵全部變成了運兵車。那個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怎麼突然從人民大會堂、歷史博物館就出來了那麼多的兵。北京的地下道四通八達,他們早就把那些兵埋伏在那裏了。」

「軍隊在東、西長安街開着槍,坦克就那麼衝進來。有很多老百姓就死在長安街上。而且,那個坦克殘忍到什麼程度?坦克追着學生,最後壓過去……」他說,現居美國「三藩市的方正,就是活的見證」。

當時,李恆青是清華大學學運的總指揮。6月3日,因身體不舒服,回清華醫院輸液。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讓他回到廣場,他就拔掉輸液管,回到了廣場。

「天安門廣場到處都是火光,坦克已經衝過來了。」他說,「我第一次看到坦克車,原來以為坦克車開不快呢。」其實開得非常快,當時各個路口都設了路障,但「它能夠把那些障礙一下撞飛起來,你說它有多快!」「那時候,真的是屠城的那種感覺。」

李恆青描述,「再看天上,天上織出了網。後來才知道,衝鋒鎗彈匣有10顆子彈,9發是真彈,1發是曳光彈,就是那個曳光彈拉出一道道的光。」

「突然間,軍隊就像從地底下冒出來的一樣,到處都是。但是,大家就在那堅持、堅持。當時,我估計了一下,廣場上至少應該還有兩三萬學生。」

「我們現在應該活着回去!」

李恆青說,天安門廣場越來越危險,「我們還在天安門廣場的紀念碑那裏,我們大家當時的決心就是:要死在廣場。軍隊開槍後,就有很多傷員,傷員就陸續運到廣場上來,從各處運到廣場。天安門廣場的東北角,臨時搞了一個接待站。」

據他講述,當時,所有的醫院都不被允許再到廣場上救助受傷者,沒有一輛救護車出現。所以,很多受傷者、死者,就堆在廣場的東北角上。

北京市民自發用三輪平板車拉傷員,他還看到一個出租車往車裏「堆」傷員,他說「那真是堆呀,連那車頭上都放着人」。

李恆青所在的地點,還有幾個護士和一個大夫,他們負責確認:有救的就讓運走,沒有救的就不能浪費運力。

「我親眼看到,有一個學生背着他的同學,求大夫讓他上車。那個大夫看了看後說,不行了,他沒救了。那個同學就哭啊,跪在地上求醫生。醫生說,不行啊,真的沒救了。」他說,「我過去一看,他胸口被打了一個大洞,肯定是沒救了。」

他說,「那個時候,沒有怕死的,就想死在那兒。我渾身上下都是血,都是別人的血。那時候,就有一個願望:死在那兒。」「但是,後來冷靜下來想,不行啊,這些學生還得帶走,他們是民主的種子。」

後來,李恆青等廣場上的學運領袖們就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處對是否撤離進行表決。表決結果是多數人同意撤離,大家就開始撤。撤離時,跟着清華大學的旗幟走。

據李恆青講,當時,給廣場上的人開放了一個出口,讓他們從天安門廣場的東南角撤出去,天還沒亮之前撤出去。

清華的旗幟豎起來,學生跟着走。「我是第一個要站在旗下的,如果我被打倒了,後面的人再跟上來。各高校都跟着清華的旗幟走。」他們把一些學生從東南角拉了出去。

學生主體出去以後,廣場上還有很多人,包括市民。於是,李恆青又回到廣場上,用電喇叭喊學生撤離;他們又臨時組了一個糾察隊,手拉手把廣場上的民眾、學生往外拉。

他說,「那時候,我們身後就是坦克,離我們大概20多米。頭一次見到,冒着滾滾的黑煙,就在你後面跟着你。」

坦克的後邊就是荷槍實彈的士兵。「我現在還記得,當時我就使勁喊:我們血流的已經夠多了。我們現在應該活着回去!活着回去!不要再流更多的血了!」他說。

被「神來之手」救了出去

雖然大部人都撤出了,但很多學生,包括市民表示堅決不撤。「那時候老百姓都很激動,學生也很激動,你想,死了那麼多的人啊!」

突然,在正陽門底下出來了很多海軍,開始喊口號:壞人走開!壞人走開!大家非常憤怒,好多市民就破口大罵:「狼心狗肺!」

突然間,槍聲大作,那些海軍向他們衝過去。

「一聽到槍聲大作,我就愣了,這就是在身後發生的事啊。我是背對着他們,面對着這些學生和市民,拿着一個電喇叭在那使勁喊呢。」他說。

「結果,那時候,我就不知所措了,愣在那兒了……突然間,就有幾隻手,一下就把我給抱了起來,一路跑……」他回憶說。

他不無感慨地說:「我就是被這些市民給搶出來的,一路跑,來到大柵欄的斜街上,沒有受傷。軍人那一次衝鋒,應該是他們槍口抬高了一寸。」

「當時坦克已經過來了,一下就把東南角的路口完全占上了。是那些市民救了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爾後,李恆青就開始了他東躲西藏、逃避追捕的流浪生活。

最終,他還是被抓了,並被送進了北京關押高幹的秦城監獄。一年後,他出了獄;再後來,他歷經坎坷後,來到了國外……

適逢「六四」35周年,李恆青不無感慨地說,當年他就想:「等我老了時,給自己的子孫後代們講:89『六四』時,你爺爺腿不軟、骨頭不軟,我在那兒跟中共拼來着。我覺得,這是做人的基本點。」「中國快要變了,中共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最後,李恆青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中國的情況很糟糕,很多人被中共洗腦洗得很厲害,喝「狼奶」長大的人還相信中共的蠱惑宣傳。希望大紀元這樣的良知媒體,以及正義的公共知識分子們,不斷地將中共邪惡暴政的歷史真相講出來,「我們就是反洗腦、講真相、披露真相」。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呈工、寧芯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