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諜中諜 「二馬」失前蹄

在美國情報機構工作的人員,很可能是中共重點策反對象,但是這些間諜往往下場悲慘。圖為位於弗吉尼亞州蘭利的中央情報局(CIA)總部大廳。

被指中美雙面間諜的馬某,在被捕近四年後終於認罪。當年被他拉下水的哥哥也被爆死亡。兩人都曾為美國中情局工作,且可獲取最高機密。他的哥哥還曾長期活躍在反共陣營的前沿。

馬玉清(音譯,Alexander Yuk Ching Ma,或譯為馬玉正),1952年出生於英國統治下的香港。他16歲移居美國,就讀夏威夷大學,1975年入籍成為美國公民。

1982年,30歲的馬玉清進入美國中情局工作,經過廣泛的培訓後被派往遠東。1989年馬玉清從中情局辭職。法庭文件顯示,他擁有最高機密的安全許可。

馬玉清在中情局工作時曾簽署保密協議,知道自己即使離開中情局,這些協議仍然有效,然而他於1995年選擇回到中國。

在中國上海生活和工作了六年之後,馬玉清再回到美國已是2001年了。他隨後於2004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檀香山辦公室聘用為合約語言學家,負責審查和翻譯中文文件。他從2004年8月至2012年10月,一直在聯調局工作。

2020年8月,時年67歲的馬玉清被捕,他被指控為中共從事間諜活動至少十年。指控稱,馬玉清被聯調局聘用期間,經常複製、拍攝和竊取標有美國機密標記的文件。他還將美國導彈和其它武器技術的圖片刻錄到CD上。馬玉清經常攜帶這些文件前往中國,並攜帶現金和昂貴的禮物回來。

有一次在上海交付文件後,馬玉清直接飛回檀香山。一位好奇的美國海關官員把他拉到一邊進行搜查,發現他攜帶了兩萬美元現金和一套嶄新的高爾夫球杆。但奇怪的是,沒有人提出任何問題,也沒有對他採取任何行動。

原來美國聯調局根本就不信任馬玉清。檢察官事後在法庭上透露,當初聘請他本身就是一個「詭計」,目的是為了監視他與中共情報人員的聯繫。

為了誘捕馬玉清,美國聯調局派出一名假扮中共情報人員的臥底。2019年春季,臥底與馬玉清接觸。在設法取得馬的信任後,臥底給了馬2000美元,作為他過去對中國幫助的「小小感謝」。

在後續的幾次會面中,馬玉清向臥底講述了他當初在中國被中共國安人員招募的過程,以及自己如何傳遞情報。後來馬玉清又接受了臥底更多的錢,他表示,願意繼續幫助中共政府,並希望「祖國」取得成功。

馬玉清被捕後,他的前辯護律師告訴法官,當事人認為自己患有早期阿茲海默症(中國稱老年痴呆),記憶力下降。但法官去年裁定,馬玉清具有行為能力,沒有重大精神疾病或缺陷。

在被捕將近四年後,馬玉清近日終於承認有罪,他承認自己密謀收集美國國防情報並向中共提供。認罪協議要求判處馬玉清十年徒刑,法官將在9月11日宣判。

如果沒有認罪協議,他將面臨終身監禁。

前海外民運領袖被指共諜

在認罪協議中,馬玉清承認了他把一名與其有血緣關係的親屬「同謀一號」拉下水的過程。

「同謀一號」是一個更重要的角色。馬玉清此前曾向美國聯調局臥底特工披露,中共國安當初接觸自己的真正目的,正是接近「同謀一號」,因為他是一個被中共視為威脅的反共組織成員。

馬玉清在認罪協議中承認,2001年3月,應中共上海國安局情報人員的要求,他說服「同謀一號」與中共國安人員在一家香港酒店的房間會面。在三天的時間裏,二人向中共國安人員提供了大量機密的美國國防信息。第三天結束時,中共國安人員向「同謀一號」提供了50,000美元現金,馬玉清進行了計數。二人當時還同意,將繼續予以協助。

馬玉清還承認,2006年2月在檀香山工作期間,他說服「同謀一號」提供了至少兩個敏感人士的身份。這些人的照片是由中共上海國安人員提供的,而這些人的身份是美國國防機密信息。

根據起訴書2020年的描述,這名同謀當時已85歲高齡,在上海出生,1961年到美國,1967年加入中情局,並在1971年至1982年出任情報人員,經常派駐海外。他也擁有最高機密的安全許可。至1983年,「同謀一號」因被發現利用職務幫助中國公民到美國而辭職,返回洛杉磯居住至今。然而法庭文件沒有公佈「同謀一號」的名字。

原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此前根據控罪書對「同謀一號」的描述追查,發現居住於美國洛杉磯的華人移民顧問馬大維(David Ma)的履歷,與「同謀一號」的背景高度吻合。

換言之,馬玉清和與他有血緣關係的馬大維,兩人同樣被中共收買。

馬大維在90年代初是海外民運組織「民主中國陣線」的成員,先後擔任過副主席及監事會主席;1998年參與籌建「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擔任外交工作委員會主任,曾與會議主席魏京生一同外訪。

馬大維後來亦有參與中國民主黨的籌建工作,到1997年再成立「中國民權黨」。資料顯示,直至2008年,即「同謀一號」與中共國安在香港會面七年後,馬大維仍以中國民陣元老的身份出席洛杉磯的民運活動。

雖然暗中與中共合作多年,但馬大維對外仍維持支持民主的形象。2014年香港發生佔領運動,馬在一個時事論壇曾指,港人以和平方法抗議政府無視基本權利,對他們表示敬意,並批評政府「動用黑社會的暴徒」攻擊和平示威者,令人髮指。

上述消息被披露後,引起海外民運界的震驚,被稱為「五毛」的中共網絡評論員也藉機狂噴。曾與馬大維共事的民運人士魏京生對此表示,他一向知道海外民運人士中有中共間諜,因此對此案並不驚訝,但因難以取得足夠的證據所以無法公開,只能「私下告誡同道,不要上當受騙」。

不過美國檢察官最終並未指控「同謀一號」,因為他患有阿茲海默症而喪失了行動能力。辯方動議指出,馬玉清的哥哥在十年前已患此病。在今年5月24日的開庭中,檢察官表示,該同謀現已死亡。

在美國情報機構工作的人員,很可能是中共重點策反對象,但是這些間諜往往下場悲慘。除了上述「二馬」之外,曾為美國中情局工作十三年的華裔官員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於2018年1月在美國被捕。李振成在中情局的工作之一是招募臥底線人以及訓練臥底。由於他的泄密,中情局在中國的大量線人被拘捕或殺害。李振成因間諜罪被判處十九年監禁。

有史以來最著名的共諜金無怠,也是美國中情局員工。在美國隱藏了三十七年的他,對韓戰、越戰以及中美關係都產生了重要影響。金無怠於1985年被捕之後,由於中共不予承認和營救,他在絕望之際用一個膠袋及一根鞋帶在監獄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年63歲。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