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毛像遺棄記

作者:

1971年十一前後,片警三天兩頭深更半夜帶一大幫人上門查戶口。後來很久才知道是發生了「913」事件。我家是他們查的重點,床鋪底下都要用手電筒反覆照過。開始我覺得,查就查,沒什麼可怕的。思考再三,感到還是有懈可擊。我家有一尊小型毛半身像,夜裏若明若暗能發光。那材料非常輕,很容易倒,於是我想,若哪天夜裏老鼠把它絆倒了,甚至鼻子被咬破,我又沒有發現,恰巧半夜查戶口的來了,被發現,我這個右派豈不罪上加罪?

於是我暗下決心,儘快把「瘟神」送走。用什麼方式送,送往何處,才安全呢?我絞盡腦汁,一連幾夜失眠,也未找到好辦法。不過,最後還是想出一個萬全之策。

按「老人家」的高度和厚度,我先準備4塊馬糞紙板和七八張沒有弄皺的報紙。趁某日休息,我關好房門,先在地上鋪兩張報紙,並使之重疊,再讓它仰臥報紙重疊處,繼而將4塊紙板輕輕立於四周,最後用繩子纏繞之。如此固定之後,再以其下的報紙將其包好,並用飯粒將報紙邊沿粘牢。接下去再包第二、第三、第四層,最後用紅頭繩十字交叉系好。

一切就緒,我又到門外觀察四鄰是否有人坐在大門口。斷定無人,我便飛快出門,直奔一路電車起點站。至武昌大東門,又登上往郊區花山方向的汽車。我選擇最後一排坐下,然後將手裏的「東西」假裝漫不經心地放在身邊。距終點站還有兩站路,我作匆忙狀空手下車,將「東西」留在車上,接着乘車原路返回大東門,再改乘公汽返回。車過武漢長江大橋時,我望着橋下東去的江水,感到那種恐懼感及其製造者正隨大江東去,不可逆轉。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十二期,2011-04-01)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黑五類憶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