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封口費案辯方詰問川普前律師科恩 場面激烈 細節曝光

檢察官直接面對了科恩作偽證的歷史,試圖在川普的律師們攻擊這個問題前,先下手為強。檢方試圖將科恩描繪成川普的忠實擁護者,因此替川普犯下了罪行。在檢察官霍芬格(Susan Hoffinger)的質詢下,科恩承認自己在2016年通俄門調查中,在一些細節上向國會撒了謊。科恩說,他的家人最終說服他背叛川普。「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女兒、兒子都對我說:『你為什麼要堅守這份忠誠?你在做什麼?我們才應該是你忠誠的對象』。」

周二(5月14日),川普特朗普)的律師開始詰問檢方在封口費案審判中的明星證人,試圖將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描繪成一個努力吸引媒體目光、希望讓川普身陷囹圄的騙子。

2024年5月14日,川普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正前往曼哈頓刑事法庭參加第二天的作證。

在一天半的時間裏,科恩接受了檢方共8個小時的詢問,並提供了關鍵證詞。周二下午,科恩開始接受辯方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的激烈詰問。

科恩是本案中的關鍵證人。他在2016年總統競選的最後階段,向色情演員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支付了13萬美元,以阻止丹尼爾斯公開談論她與川普幽會的傳聞。

周四,科恩將再次重返證人席,回答更多律師的提問。然後檢方將重申他們的指控,即川普通過壓制聲稱與他發生性關係的女性,非法影響2016年大選。川普否認與這些女性發生過性接觸,並否認在此案中存在不當行為。

目前,還不確定川普是否會為自己作證辯護。

以下是周二庭審的一些要點:

檢方直接面對科恩作偽證的歷史

檢察官直接面對了科恩作偽證的歷史,試圖在川普的律師們攻擊這個問題前,先下手為強。檢方試圖將科恩描繪成川普的忠實擁護者,因此替川普犯下了罪行。在檢察官霍芬格(Susan Hoffinger)的質詢下,科恩承認自己在2016年通俄門調查中,在一些細節上向國會撒了謊。

科恩還告訴陪審員,他曾多次為川普撒謊,包括向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支付了13萬美元,以阻止她在2016年大選前公開聲稱與川普發生性關係。

當霍芬格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時,科恩說:「出於忠誠,為了保護他。」

科恩向陪審員描述,在2018年聯邦調查局突襲了他的辦公室、公寓和酒店房間後,他的生活以及與川普的關係如何被顛覆。這導致科恩承認聯邦指控,並將川普捲入封口費案。

當檢察官問及他當時的感受時,科恩說:「你會怎麼描述你被顛覆的生活?擔憂、絕望、憤怒。」

科恩說,他起初很放心,因為當時身在白宮的川普向他保證不用擔心。他說,川普的律師當時還繼續支付他法律費用,他仍是與川普及其律師簽訂的聯合辯護協議的一部分。

但科恩說,他的家人最終說服他背叛川普。「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女兒、兒子都對我說:『你為什麼要堅守這份忠誠?你在做什麼?我們才應該是你忠誠的對象』。」科恩告訴陪審員。

科恩(Michael Cohen)在作證時,談到了他在2017年向川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發送的發票,要求每月為「聘用協議」付款。

他聲稱,這些發票是假的,因為它們實際上是為了償還他支付給丹尼爾斯的封口費,以及他聲稱川普欠他的其餘款項。

辯方律師詰問 氣氛緊張激烈

川普的律師在開始交互詰問時,就科恩在社交媒體上對川普的大量批評與粗俗帖子向他施壓。在第一天的詰問中,律師尚未觸及本案的核心事實,而試圖將科恩描繪成一個被前老闆唾棄後,希望獲得名聲並復仇的人。

在確認兩人從未見過面後,律師布蘭奇問道:「4月23日,你在TikTok上說我是個愛哭的小混蛋,不是嗎?」

科恩說:「這聽起來像是我會說的話。」

布蘭奇還向陪審團展示了科恩其它粗俗的評論,例如將川普描述為「獨裁者混蛋」,並表示川普離開法庭後,應該去「那個小籠子裏,那裏才是他的歸宿,就像個該死的畜生」。

科恩承認自己發表過上述言論,他回答:「聽起來像是我說的。」

布蘭奇還暗示,科恩試圖從與川普的衝突中獲利。布蘭奇問科恩,是否每天晚上在TikTok直播中提到川普。

「我每周只做六天直播」,科恩說,「我確實每周有六天提到了川普。」

科恩承認,他確實鼓勵觀眾訂閱,每月5.99美元。

布蘭奇還向陪審團,展示了科恩播客網站上出售的各種商品,包括一件售價32美元的T恤,上面的圖案是鐵柵欄後的川普背影,以及一個售價22美元的馬克杯,上面寫着「把他送到監獄,而非白宮」。

「你上周在TikTok上真的穿過那件T恤嗎?」布蘭奇問。

「我確實穿了。」科恩說。

布蘭奇問柯恩,他寫的兩本關於他與川普的書,是否賺了340萬美元。科恩說,這個數字是準確的。

布蘭奇還追問科恩,是否希望看到川普在此案中被定罪。

最初,科恩支支吾吾地說:「我希望看到問責。這不是為了我。這是陪審團和法庭的事。」

但再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科恩回答說:「當然。」

過程中,布蘭奇還問科恩,他這麼做是否「為名聲所驅使」。科恩否認了這一說法,稱這麼說並不公平,他的動機「有很多」。

2024年5月14日,紐約市曼哈頓刑事法庭,美國前總統川普在律師布蘭奇(Todd Blanche,右)的陪同下,接受媒體採訪。

上訴法官維持禁言令

在陪審員聽取科恩證詞的同時,川普遭遇了另一次法律打擊,上訴法院維持了川普的禁言令,限制他就此案發表言論。

川普曾對這一禁言令提出批評,他質疑了一位檢察官科蘭傑洛(Matthew Colangelo)和法官梅爾昌的女兒,前者曾任拜登政府司法部的高級官員,後者是一家政治諮詢公司的負責人,曾為拜登(Joe Biden)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募款。

川普的律師認為,這項禁言令違反了憲法,限制了這位共和黨候選人在競選總統和對抗刑事指控期間的言論自由權。

法官已對屢次違反禁言令的川普處以罰款,並警告他,如果再違令,可能會被送進監獄。

多位共和黨政要支持川普

由於川普無法發表公開言論,越來越多共和黨政要陪同川普出席庭審,並發表他們對此案的不滿。

美國眾議院議長約翰遜(Mike Johnson)是最新的一位支持者,他抨擊司法系統「腐敗」,並說這起案件是一場「騙局」。

眾議長親自參與川普庭審,是一個引人注目的時刻,凸顯了在邁向11月總統大選前川普的政治力量。

約翰遜在法院外發表講話時說,科恩「顯然是在進行個人報復」。

約翰遜說:「現在,人們對這個國家失去了信心,對我們的司法系統失去了信心。」

「我今天再次來到這裏支持川普總統,因為我是數億人中的一員,也是對此深表關切的一位公民。」他說。

2024年5月14日,紐約市,美國眾議院議長邁克·約翰遜(Mike Johnson)代表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抵達曼哈頓刑事法庭外向媒體發表講話。

除了約翰遜,眾議員拜倫‧多納爾斯(Byron Donalds)、科里‧米爾斯(Cory Mills),以及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維韋克·拉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周二也出現在法院支持川普。

周一,參議員萬斯(JD Vance)、參議員湯米‧圖伯維爾(Tommy Tuberville)和眾議員妮可‧馬利奧塔基斯(Nicole Malliotakis)也前往紐約支持川普,並在法院外發表了類似的講話。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5/2054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