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生態 > 正文

現代奴工血染西南印度洋 中共國遠洋漁業成全球捕撈惡首

—血染西南印度洋 中共國遠洋漁業成全球捕撈惡首

中國遠洋船隊規模為世界之最,其海上影響力在全球擴張的同時,非法活動也劣跡斑斑。近期一份國際調查報告披露,中國漁船在西南印度洋非法捕撈,加劇該地區的漁業資源枯竭,剝削漁工的違反人權行為則宛如海上「現代奴工錄」。

中共遠洋船隊規模為世界之最,其海上影響力在全球擴張的同時,非法活動也劣跡斑斑。近期一份國際調查報告披露,中共漁船在西南印度洋非法捕撈,加劇該地區的漁業資源枯竭,剝削漁工的違反人權行為則宛如海上「現代奴工錄」。

捕撈到鯊魚之後,他們只管取走魚鰭,魚身就丟回海里」,「有時候我們一天要工作18、19個小時,如果漁獲豐收,甚至要工作22個小時」——曾在中共漁船工作的不同外籍漁工如此向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 EJF)指證,自己目睹或經歷的遭遇。

中共是世界漁業大國,擁有全世界規模最大、數量最多的遠洋捕撈船隊,但根據「非法、瞞報及無管制捕魚指數」(IUU Fishing Index),中共在全世界152國家中名列最惡之首。

總部位於倫敦的國際非政府組織EJF今年初發佈調查報告與影片報道披露,中共遠洋漁船在西南印度洋海域進行非法、瞞報及無管制捕魚(IUU)活動,並涉及剝削船員等違反人權行為。

EJF資深研究員卡勒姆諾蘭(Callum Nolan)告訴DW,中共遠洋船隊在全球多地的非法活動是亟需解決的「系統性問題」。

「這不是少數船隻的問題,也不是少數壞人或船長的問題。我們看到的是中共遠洋船隊的整體問題。我們在西南印度洋的發現,也大致反映了我們在其他地方的發現,包括非洲與西非......這確實令人擔憂。」諾蘭表示。

如何影響東非漁場?

中共遠洋漁船在拉丁美洲與西非的非法活動行之有年,遭到國際獨立組織廣泛批評。EJF最新發佈的調查報告,則是首度針對東非沿岸的西南印度洋海域進行較全面檢視。

EJF採訪了44名曾在西南印度洋的中共金槍魚船隊工作的漁民。調查顯示,80%的受訪者指證,他們所在的中共漁船曾經發生捕鯊割鰭的非法行為;59%的人指證存在故意捕捉、傷害脆弱海洋巨型動物的行為。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印度洋是全球漁業產量第二高的海洋,支持着世界第二大金槍魚漁業。EJF報告指出,2016年至2021年期間,西南印度洋地區約36%的捕撈活動可能屬於IUU的捕撈活動;金槍魚捕撈方面,此一數字更高達48.7%。

中共並非西南印度洋過度與非法捕撈的唯一責任國,但被視為主要的罪魁禍首之一。EJF報告提及,馬達加斯加與莫桑比克是首當其衝的非洲國家。

馬達加斯加海域是世界著名的野生蝦漁場,當地漁民經常譴責國、內外工業蝦拖網過度與非法捕撈,使得蝦類數量越來越少。

EJF報告指出,馬達加斯加共有19艘非以金槍魚為捕撈目標的中共漁船。這些拖網漁船均懸掛東道國國旗,使得它們得以在該國專屬經濟區內進行捕撈,其主要目標正是沿海蝦類。

諾蘭表示,儘管很多時候會為當地漁民設立保留區,不讓大型工業外國船隻進入,但他們發現中共拖網漁船常在夜晚進入保留區捕撈,導致工業船隻和小型獨木舟發生碰撞,不乏獨木舟的漁網遭到工業船隻的引擎碾碎、或者纏住的情況。

非洲漁民容易受到中共大型拖網漁船的影響。(示意圖)圖像來源: Wang Guansen/Xinhua/picture alliance

「這給當地人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問題,因為突然間他們不得不購買新的漁網,或必須暫停捕魚來修補漁網,獨木舟也可能受損。這樣的後果可能持續數周或數月,在某些情況下,特別是在這份報告中涉及的馬達加斯加和莫桑比克的拖網漁業方面,這種影響非常直接。」

根據報告,莫桑比克約20%的沿海居民依靠漁業維生。近幾十年來,莫桑比克的魚類資源不斷減少。據估計,過去25年間,個體漁民的總捕獲量下降了近30%。

現代海上奴工?

中共遠洋漁船仰賴許多外籍漁工,他們多半來自印尼與菲律賓。EJF採訪的44名漁工中,100%的人表示船上的工作和生活條件惡劣;96%的人必須超時工作;55%的人甚至遭遇人身暴力。

根據報告,2017年至2023年期間,受訪漁工通報中共的遠洋金槍魚船上有4人死亡,包括1名疑似跳海自殺的船員。

印尼移工工會(SBMI)的調查也顯示了類似惡況。SBMI的海事與法律分析部協調員高爾(Dios Aristo Lumban Gaol)告訴DW,該組織的調查報告與紀錄片曾披露,印尼船員在中共船隻上遭受奴役、暴力對待的困境,且「這種行為至今仍在繼續」。

高爾指出,大多數印尼船員的生活與工作條件非常惡劣,甚至有船員因此死亡。例如,難以獲得礦泉水,只能依靠海水蒸餾,但由於水質惡劣,往往導致健康問題。此外,船上還存在歧視做法,即中共船長或船員飲用來自陸地的礦泉水,印尼船員則飲用蒸餾海水。印尼船員食用過期、腐爛或變質的食品也多有所聞。

「諷刺的是,這些印尼船員每天都要捕撈金槍魚、藍鰭金槍魚、魷魚、蝦等高價值魚類,這些新鮮魚類通常由富裕的國際社群消費,但在懸掛中共國旗的船上,船員們卻面臨着惡劣的生活和食品條件。」

2020年,印尼民眾在中共駐雅加達大使館前抗議非法和無管制的捕撈活動。圖像來源: Dasril Roszandi/NurPhoto/picture alliance

中共如何回應批評?

根據EJF最新報告,在西南印度洋從事IUU捕撈和人權侵害的中共企業,其中違規數前三名包含中魯遠洋、浙江大洋世家及中共農業發展集團。

DW就此聯繫三家企業,中魯遠洋稱目前正在對EJF報告中提到的相關問題進行核實;浙江大洋世家表示已針對報告內容逐項展開內部調查,但發現報告中的指控「缺少事實依據和嚴謹性」;中共農業發展集團至截稿前尚未回復。

面對多項指控,中共政府長年否認有管理不善之處,並於去年發佈《中共的遠洋漁業發展》白皮書,表示該國堅持「零容忍」打擊非法捕撈,並對遠洋漁船實施了「全球最嚴格的船位監測管控措施」。

白皮書另指,中共在推動漁業資源長期永續利用已取得「顯著成效」,其中羅列了多項官方近期實施的漁業政策,包含公海自主休漁、捕撈限額、遠洋漁業企業履約評估制度等。

此外,遠洋漁業作為發展「藍色經濟」的重要一環,受到中共政府長期大力扶持,其中又以燃料補貼為大宗。

2022年,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國達成一項漁業補貼協定(Agreement on Fisheries Subsidies),旨在禁止國家透過「有害」補貼,鼓勵自身漁船過度捕撈、威脅全球魚類資源永續生存。

該協議需獲得三分之二成員國的簽署才能正式生效。中共去年正式表態接受該協議,商務部長王文濤當時承諾,中共將與所有成員合作,推動該協議生效,並將以「積極和建設性態度」參與該協定第二階段談判。

然而,2023年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的一項研究指出,即使中共針對燃料補貼改革有成,也僅是邁向「永續漁業」的第一步,最終目標應是減少濫捕的行為,進而降低「漁獲死亡係數」(fish mortality),即某族群生物因漁業開發所造成的死亡速率。

2018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東北了解漁情。圖像來源: picture-alliance/Xinhua/Ju Peng

監管為何困難?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自2013年上台以來,多次針對「海洋事業」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建設海洋強國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大戰略任務」。去年,中共更發佈《「一帶一路」藍色合作倡議》,加強與成員國的海洋產業發展。

EJF認為,這些非法捕魚、捕殺海洋動物和踐踏人權的證據表明,中共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在西南印度洋沿岸國家進行的投資,有可能使中共船隻在一定程度上得以「逍遙法外」。

EJF的研究員諾蘭告訴DW,特別是在西南印度洋地區,沿海國家和中共都強調「藍色經濟」,中共在該地區港口和漁業基礎設施有大量投資,且往往伴隨著遠洋漁船的出現。

諾蘭表示:「中共也承認,他們鼓勵遠洋船隊公司投資漁業基礎設施,以此作為進入漁場的手段......我們必須提出一個更廣泛的問題:這對可持續的資源開發有什麼影響?就有效監督船隊並能夠對在當地作業的漁船採取行動而言,這對當地政府造成了什麼壓力?」

中共研究專家、美國「太平洋論壇」(Pacific Forum)的藍若思(Elizabeth Freund Larus)則向DW指出,「一帶一路」為中共贏得了全球影響力。這些國家難免在各種活動中支持中共,也可能因此對批評中共緘默或猶豫不決。

諾蘭另指,廣泛來說,遠洋漁業距離陸地遙遠,本就是個缺乏透明度的產業,船隻懸掛的旗幟實際上也可能不代表船隻的真正所有權。有些船隻即便派駐有觀察員,也可能受到賄賂或威脅,難以如實通報情況,甚至有許多觀察員因不明原因死亡。

「我認為解決問題的辦法是在船上配備觀察員,並在漁船上廣泛使用CCTV和電子監控系統,這樣就能提供額外的保護。這在解決非法捕魚和侵犯人權問題上能邁出一大步,但我認為,我們距離實現這一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04/2050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