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國精英大學百團大戰,把哈馬斯巴基斯坦大旗插滿全美

短短几年內,在經歷了BLM暴亂、J6雙重司法標準等等這些對左翼縱容、對右派加重迫害的政治運動後,美國左翼發動的這場文化戰,終於把革命的怒火燒到了自己的陣營。中左,主要是猶太裔中左為代表,成為了新的革命的對象。

近日,耶魯、哥大等各院校挺巴勒斯坦的學生遊行、集會,都出現過激行為。

01.耶魯大學造反派

耶魯有學生組織成人牆擋住猶太裔學生。有人懷疑這種事情是假新聞或者只是個別行為,實際上,視頻里的這名學生因為帶了猶太人帽子,容易被辨識出身份因此被攔;還有很多通過便裝避開了被騷擾襲擊,但是並不代表這類事情少見。

由於堵塞當地交通要道等擾民行為,今天警察已經出面逮捕了45名耶魯學生。他們在眾人注視中被帶上手銬,圍觀的學生主體則視他們為英雄,發出鼓勵的歡呼聲。

作為全美國高校文化馬列主義大潮的重要行動,這場挺巴勒斯坦反以色列抗議,有亞裔女生是耶魯造反派領袖頭頭。

02.哥大學學生鬧搞「自治」

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擁護哈巴的學運百團大戰進入第六天。他們在校園內搭起帳篷,全天候搞運動。

猶太拉比已經向哥大的猶太裔學生建議,這段時間先回家,不要去學校,以避險。哥大一年9萬的學費,少上一天課,就是浪費$247(這還沒有算上去掉寒暑假的日子)。

繼宣佈成立People’s University(人民的大學)之後,這些鬧運動的學生又提出新訴求,要求學校與猶太資金切割,取消特拉維夫全球中心、砍掉與特拉維夫大學的雙學位項目。

人群里,有哥大革命小將高舉哈馬斯標誌。

這些學生們要哥大校長和校董會表態支持,號稱全世界都盯着他們。校董會裏起碼3個華人名字,Li Lu, Fermi Wang, Shirley Wang。

隨手查一下第一個這位華人,李錄,喜馬拉雅資本的創始人,總部坐標中國的公司。他也是加州理工大學的校董。看看這位Himalaya一哥的理念,濃濃的DEI味。這類精英,一開口就愛自動代表、服務2300萬亞裔的調子。

第二位Fermi Wang是個台灣從事晶片半導體這類行業的企業家,主頁介紹上沒有做什麼政治立場的表態。

第三位Shirley Wang,前面跟她先生一起做的還是一些中美人權方面的靠譜的事情,介紹到中間,原來又是個百人會的成員。「Anti-Asian Hate Project at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LA」,有這幾個標籤,自然也是民主黨的人。

美國教育圈的深度左傾,不是一代人那麼簡單的事。一大堆哥大教授也走出來,支持自己的學生。

現任哥大校長Shafik博士也是女將。在四天前的國會聽證上,她否認哥大內部有反猶太人的抗議。極左四小將之一的Omar得到這個答案的時候,一臉掩飾不住的笑意。

不過很快輪到紐約眾議員Stefanik,就是在國會聽證哈佛、MIT、賓大三校校長中,讓三位女校長頻頻出錯無還手之力的那位年輕的眾議員。

她幾句簡明的提問,就讓哥大校長肢體語言緊張,最後被迫改證詞。

眾議員Stefanik,「Shafik博士,你是否意識到在抗議中發生了這類辱罵和呼喊,'F猶太人'、'猶太人去死'、'F以色列'、'沒有立錐之地'、'猶太復國主義去死'、'猶太人滾'。你不認為這些完全是反猶太的,完全是不可接受的嗎?」

哥大校長,「確實是反猶太的抗議活動...讓我說完,我本來想說的是有這樣的抗議活動。但是這次抗議活動不是標記成反猶太的。」

眾議員Stefanik,「那不是問你的問題。你被問到的是,抗議活動中,有沒有反猶太?而你說沒有。所以,這是一個有反猶太抗議的活動嗎?你同意嗎?你改了你的證詞。」

哥大校長,「國會(議員),抗議活動中確實有反猶太人的言行發生。」

眾議員Stefanik,「是的,謝謝你改變你的證詞。」

03.救國需要聯合盟友

恰如古今中外歷史上歷次的左翼革命的節奏一樣,美國的左翼也不例外,在幹掉黨派外的對手、保守派力量一個個被打擊之後,內部不夠進步、不夠極端的勢力,自然被聚焦,成為他們新的批鬥打倒的目標🎯。

同情他們的遭遇,但是美國猶太裔大部分是支持民主黨的人士,當下的痛苦能不能給他們帶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切膚之痛的深刻反思?

作為保守派我們也不必幸災樂禍,這時候是寬容地張開雙臂爭取盟友的時候,畢竟united we stand.要抵禦這場來勢洶洶潛伏期長達幾十年的極左革命風暴,右派需要聯合一起可以聯合的力量。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陌上美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4/2047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