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五一勞動節」遊行絕跡 工運人士:失去傳統工友茫然是一定的

過去多年投入工運的工友對於「五一遊行」這個傳統活動消失耿耿於懷,並批評工聯會舉辦酒會等慶祝活動。

5月1日是國際勞動節,當不同國家的勞工走上街頭示威表達訴求,在香港卻難以再見這種「光景」。除了因為職工盟的解散,以往辦遊行的「常客」、親建制工會勞聯及工聯會,今年也放棄舉辦遊行;而工聯會則更另辦酒會、邀請特首落區等活動,強調並非要「避開甚麼」。有參與工運多年的工友感到失望,慨嘆現在的香港與國際勞動節脫節,並指工友失去了遊行這個自由表達訴求的平台都感到茫然。他續批評工聯會辦酒會活動,根本漠視了五一勞動節的歷史意義。

下周三(5月1日)便是《基本法》23條立法後首個「五一」勞動節,不過隨著職工盟的解散,加上建制勞工團體工聯會及勞聯(港九勞工社團聯會)都指,今年不會舉辦遊行,可預視香港連續第五年沒有「五一遊行」。

工友:香港已與國際勞動節脫節

過去多年投入工運的阿健(化名)對於這個傳統活動消失耿耿於懷,並批評工聯會舉辦酒會等慶祝活動。阿健說:「乾草市場事件(Haymarket affair)的起源是甚麼?就是爭取8小時工作制,我猜今時今日香港工作10、12小時的勞動者大有人在,慶祝甚麼?我覺得我們要惦記一些為勞工權益犧牲的朋友。我會說現在(香港)是與國際勞動節的一個大脫節。」

失去了遊行,工人不能再自由地走到街頭上、公開表達訴求讓市民及政府聽見,阿健坦言現在有否勇氣去申請遊行已是一個問題,而沒有遊行受苦的也是工人。阿健說:「聲稱以勞動權益為核心價值的團體都沒有去遵循傳統的話,那麼我們大概看到公民社會的自由程度指標去到哪。失去了這個傳統,工友的茫然是一定的。」

無團體辦「五一」遊行 工聯會改辦酒會及邀特首落區

雖然沒有遊行,但據了解勞聯將在周六舉辦慶祝五一勞動節暨職業安全論壇;至於工聯會在剛過去的周日(21日)也宣佈有一系列活動,包括本周六(27日)將到政府總部遞交「五一倡議」、舉行酒會,並說會邀請特首李家超、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孫玉菡等政府官員落區,到不同行業的工作地點探訪和慰問前線「打工仔」。

工聯會會長吳秋北被記者連番問到沒有選擇以遊行反映勞工聲音,會否擔心勞工權益受損、事前有否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等問題,他說訴求可透過多種途徑表達,不會局限於個別方式,強調活動是他們「主動部署」。吳秋北說:「辦這一系列活動就是打工仔的訴求,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打工仔所想,並非代表我們要特別避開甚麼,沒有這個問題。」

本台並向去年有到政總請願的社民連查詢今年會否有相關活動,他們則表示「過兩天回復」;至於去年一度表示申請遊行的前職工盟主席黃乃元則書面回復表示「今年不打算申請遊行」,但傾向設街站,主要關注垃圾征費對前線工人影響。他說「擔心多少都有,但仍然希望可以為工友權益出一分力」。警方則表示,截至上周五(19日)尚未接獲團體申請於「五一」舉行公眾活動。

夏寶龍曾稱「遊行不是表達利益訴求的唯一方式 很容易被利用」

去年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訪港,稱「遊行不是表達利益訴求的唯一方式」,指遊行「很容易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和操縱」後,勞聯就宣佈撤回遊行申請,稱擔心被人「騎劫」;至於職工盟雖然已解散,但前會長黃乃元曾與前幹事杜振豪去年嘗試申請遊行,最終黃乃元一度疑被當局帶走問話,恢復自由後便取消遊行申請,當時杜振豪說「不由自主的決定,但又不能講」。

記者:淳音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3/2046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