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將向中共打出一記重拳

在美中兩國長達數年的科技之爭中,美方將打出一記重拳。

美國眾議院周六輕鬆通過了一項將強制中國的字節跳動(ByteDance)出售旗下熱門應用TikTok或者禁用該應用的法案,使得這項可能將TikTok下架並加深中美互聯網鴻溝的法律更接近成為現實。

這項法案獲得360票贊成、58票反對,並與對以色列烏克蘭的全面援助計劃捆綁。在該法案下,字節跳動將有至多一年的時間來出售該應用,之前的一項法案提議的時間為六個月。

如果字節跳動無法在這個時間段內找到買家,在美國擁有1.7億用戶的TikTok將被禁用。

參議院可能在未來幾天內對該法案進行表決。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此前已經表示,他將簽署這樣一項法案使之成為法律。

TikTok上周六重申了該公司在該法案提出時發表的聲明,稱「很遺憾眾議院利用重要的對外和人道主義援助行為做幌子,再次強行通過一項禁用TikTok的法案」。該公司表示,由於難以達成交易,該法案實際上就是一道禁令。

另外,在華盛頓這場大戲進行的同時,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內部通知,TikTok和字節跳動的首席法律顧問Erich Andersen周日告訴員工,他計劃離開公司。知情人士透露,離職時間尚不確定。Andersen將協助物色繼任者。

他在通知中說:「幾個月前,我開始反思過去幾年的壓力和未來面臨的新一輪挑戰,我認為是時候交棒給新的領導者了。」 Andersen稱他是在友好的氛圍中決定離職的。彭博(Bloomberg)和The Information早些時候報道了Andersen即將離開TikTok的消息。

中國政府已表示不會允許強制出售該公司。TikTok表示從未被要求向中國政府提供美國用戶數據,並且即使被要求也不會這樣做。

這項針對中國在國際上最成功的應用程式的立法通過之際,中國正加大長期以來針對美國和其他外國即時通訊和社交媒體服務的行動力度。

上周,中國政府迫使蘋果公司(Apple)幫助關閉一個漏洞,一些中國用戶一直在利用這個漏洞訪問已被禁的服務,包括Meta的兩個應用程式WhatsApp和Threads。

在一些專家看來,鑑於中國已經禁止了許多外部社交媒體服務和即時通訊應用程式,這只是一個小舉動,但表明中國打算進一步將外國公司趕出去的意願。

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Yale Law School's Paul Tsai China Center)訪問學者Dan Wang說,方向很明確;圍牆要築起來了。

社交媒體和即時通訊應用尤其受到關注,因為它們具有廣泛傳播信息和影響公眾輿論的強大能力,以及收集其用戶數據的潛在能力。

一些支持TikTok法案的議員認為,既然美國的社交媒體應用在中國被禁,那麼禁止該應用就是公平之舉。

十多年前,中國屏蔽了Facebook、谷歌、Twitter、YouTube和西方主流互聯網上的多數其他網站。在中國,人們通過使用VPN來繞過相關禁令,就像從一個網站和應用程式沒有被屏蔽的國家訪問互聯網。

鑑於TikTok深受青少年和年輕人的歡迎,許多立法者擔心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該應用收集用戶數據,或在以色列-哈馬斯戰爭等話題上宣傳中國偏好的信息。圖片來源:RACHEL MUMME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上周五中國採取行動阻止了這種情況的發生,要求蘋果公司將某些應用完全從其應用商店下架,以防止通過VPN下載。

據市場情報公司Sensor Tower估計,在過去十年中,Instagram、X、Facebook、YouTube和WhatsApp在中國蘋果應用商店的總下載量超過了1.7億次。

中國給出的理由是國家安全,美國議員試圖將TikTok從字節跳動分離出來的理由也如出一轍。美國議員說,他們擔心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該應用收集美國用戶的情報,或就以色列-哈馬斯戰爭等一系列敏感問題向用戶宣傳中國偏好的信息。

美國的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體應用可能會成為TikTok禁令的最大受益者。事實證明,在中國的情況也是如此:在沒有西方社交媒體平台的情況下,中國的微信已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台。

儘管如此,美國科技界高管對TikTok的潛在禁令仍有不同看法。2020年,Meta Platforms行政總裁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華盛頓提出了對TikTok外國所有權的擔憂。此後,他採取了更為微妙的立場,在2022年表示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社交媒體平台X的所有者馬斯克(Elon Musk)上周五發推文支持TikTok應用。

「TikTok不應該在美國被禁止,即使這樣的禁令可能會使X平台受益,」他寫道。「這樣做有悖於言論和表達自由。」

考慮到TikTok的受歡迎程度,兩黨推動這項TikTok立法都存在政治風險,TikTok在年輕人中尤其受歡迎,而年輕人一直是民主黨可靠的票倉。美國總統拜登(Biden)的競選團隊最近登陸TikTok。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曾試圖通過行政命令禁止TikTok,他說他現在不太確定應該如何處理這款應用。

針對TikTok的禁令可能面臨來自TikTok或依賴TikTok平台謀生的視頻創作者的法律挑戰。中國可能會採取報復行動。

TikTok禁令可能面臨的挑戰不僅來自字節跳動,還來自在該平台上謀生的內容創作者。圖片來源:ALYSSA SCHUKA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曾在中國生活過的耶魯大學訪問學者Wang認為,中國政府上周的行動是「一個信號,表明如果美國真的對TikTok下禁令,中國可能會採取更多舉措」,儘管中國升級報復行動的可選路徑相當有限。

Wang說,中國方面此前已經竭盡所能擠壓了其他信息平台的生存空間。

除TikTok禁令外,中美兩國在技術依賴和影響力方面的緊張關係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雙方都不時採取舉措疏遠彼此。

華為曾一度是全球銷量排名第一的智能手機製造商,但在2019年受到美國制裁舉措的重創,美國禁止美國公司直接向華為銷售產品。此舉實際上意味着華為無法再從美國高通公司(Qualcomm)購買無線通信晶片,必須尋找新的晶片供應源。

另一方面,中國在今年早些時候通知國內大型電信運營商,要求它們在2027年之前逐步淘汰它們設備中使用的外國晶片,此舉將影響美國晶片巨頭英特爾(Intel)和Advanced Micro Devices(AMD)。

業內專家表示,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美中兩國各自允許和使用的技術幾乎沒有重疊。

Bastille Ventures的風險投資合伙人Andrew King說,「分道揚鑣即將到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2/2046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