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進了「紅通榜」 江西前首富逃竄

1

2020年8月,在美國新墨西哥州法明頓市,有路人在一家汽車旅館附近突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氣味,並迅速報警。

當地警方對汽車旅館的搜尋結果令人震驚不已:這個汽車旅館是一個大規模的非法大麻加工廠,裏面有很多工人正在加工大麻,總量多達900公斤。

表面上看,「汽車旅館」事件只是一起普通的大麻案。

然而,媒體深挖案件後發現,這起大麻案的背後,牽涉到一個顯赫有名的中國大佬:江西前首富彭小峰。

彭小峰曾經是中國光伏圈裏的大佬級人物,他的產業遍佈光伏能源、互聯網金融、房地產等多個領域,獲得過史玉柱、許家印等多位地產大佬的投資,甚至得到過原江西省委書記、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的公開支持。

彭小峰本人更是曾以400億身價獲得「中國最年輕的新能源首富」「江西省首富」的稱號。

然而好景不長,彭小峰的風光在2012年消失不再。

伴隨着光伏行業出口速凍,疊加之後江西省的官場地震,彭小峰的公司為銀行和幾千投資人留下了逾500億元的債務窟窿。

據部分信息顯示,蘇州警方已經向公安部提交了「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的申請,全球通緝彭小峰。

有趣的是,如今的彭小峰在大洋彼岸搖身一變,轉身成為了美國SPI Energy的董事長兼行政總裁。

彭小峰的光伏帝國為何會倒下?他的SPI Energy與這座大麻「血汗工廠」有何關聯?

2

1975年,彭小峰出生於江西省吉安市安福縣湖州鎮的一個農村,家境普通。

1990年,彭小峰考入江西省外貿學校,除了主修的經管專業外,還在課外自學了德語和日語。

學生時期的彭小峰刻苦努力,成績優異,是學校里公認的「好學生」。

1993年畢業後,彭小峰被分配到江西省吉安市外貿局,從事外貿領域的工作。

三年後,雄心勃勃彭小峰,選擇辭職下海,自己單幹。

彭小峰的下海並非是心血來潮,而是早有「預謀」。

彭小峰在歐洲出差時,敏銳地發現了歐洲正在準備修改交通安全法,而修改的內容中有一條就是將反光背心作為隨車標準配備。

瞄準歐洲的反光背心等安全防護設備,彭小峰投資興建了蘇州柳新實業有限公司,出口反光背心、魔術手套、服裝、鞋子、眼鏡等職業安全防護設備。

有着讀書時的德語和日語積澱,彭小峰沒有通過香港中間商進行銷售,而是直接將產品賣向國外,成功佔據了歐洲反光背心30%的市場份額。

憑藉這些產品,彭小峰賺得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也完成了資本和渠道的原始積累。

攢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後,彭小峰並未滿足於眼前的小富即安,而是把目光放向了星辰大海。

與當初創辦柳新實業的契機相同,光伏行業的機會也是他在一次出差中敏銳察覺到的。

在德國出差過程中,彭小峰了解到德國政府對光伏行業的大力支持,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通過太陽能也可以進行發電。

敏銳留意到行業機會的彭小峰,在接下來的兩年裏積極調研了國內外知名的光伏企業,但由於行業投資規模較大,彭小峰一直沒有下定決心付出行動。

有人瞌睡,就有人遞枕頭。

彭小峰的「光伏夢」很快在一場車禍中迎來了轉機。

在這場車禍中,彭小峰結識了彼時任職新余市市長的汪德和。

兩人經過半個小時的交流後一拍即合,決定要在光伏行業里干一番大事。

2005年7月,彭小峰在汪德和的大本營,江西省新余市創立了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公司,從矽片環節切入光伏產業鏈,並基於矽片環節進一步向上游多晶矽料及下游的電池片和組件進行產業鏈的延伸。

彭小峰再一次押對了寶。

二十一世紀初正是光伏行業蓬勃發展的年代,乘着政策和行業的東風,彭小峰的賽維LDK的營業收入規模每年翻三倍,迅速步入行業發展的快車道。

2007年6月1日,就在距離彭小峰創立賽維LDK還不到2年的時間,賽維LDK成功在紐約證交所上市敲鐘,融資規模高逾30億元。

賽維LDK成為了江西省第一家成功在紐交所上市的公司,彭小峰的身價更是一路暴漲至400億元,在光伏圈裏一時風光無兩。

連續兩次踩中風口,彭小峰的發家之路屬實有點東西。

3

然而,戰場上永遠沒有常勝將軍。

從發家之初就一直順風順水的彭小峰,在光伏行業的產業鏈擴張之路上一路埋頭狂奔,卻在投資120億元建設全球最大的多晶矽廠之後,迎來了行業的黑天鵝。

回顧光伏行業整個矽料的價格變化曲線,供需關係轉換之下,彭小峰投資建設多晶矽廠的時間恰逢整個行業矽價的最高點。

2008年,在歐洲太陽能市場需求的整體萎縮與國內供給產能的大量擴容之下,光伏產業鏈整體大跳水,供大於求引發的行業價格出現集體滑坡,大量企業被迫進入寒冬期,矽料價格更是一路雪崩。

剛撒出去120億元投資款建設多晶矽廠的彭小峰更是受到了最大衝擊。

斥巨資建設的馬洪矽料廠從2009年投產開始,就沒有一天盈利過,2012年,不堪資金壓力重負的馬洪矽料廠被迫停產,120億元的建廠投資款被迫打了水漂。

雖然賽維LDK因為行業漩渦陷入到資金流動性的現金流危機,但好在彭小峰在政界的能量不小。

江西省省委書記蘇榮就多次公開發言支持賽維LDK,甚至在江西省人民代表大會上為賽維站台。

有了大領導的鼎力相助,彭小峰也得以在寒冬行情中得以喘息。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

2014年,江西官場迎來了一場大地震,彭小峰的「靠山」、原江西省省委書記兼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因涉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新余市的多位市級領導如李安澤、王平、周建華、李逢春、從文景等人也或被判刑或被接受調查,而新余市正是賽維LDK的大本營。

行業寒冬,靠山也倒了。

在重重風波下,賽維LDK終究陷入了破產重整的經營困境。

2015年5月,賽維LDK從紐約交易所退市,也為銀行和投資人留下了高逾500億元的爛賬。

4

神奇的是,許是因為抽身足夠早,彭小峰並未受到賽維LDK破產的牽連,而是帶着光伏行業的新項目綠能寶捲土重來。

不同於賽維LDK的純實業經營,綠能寶給光伏產品套上了一層「互聯網+光伏+金融」的外殼,通過融資租賃的方式讓投資人先購買綠能寶的產品,然後再作為出租人通過綠能寶將產品反租給電站項目方賺取租金。

打着「租賃陽光,儲蓄未來」的旗號,綠能寶邀請了鋼琴家郎朗作為代言人,行業內眾多大咖更是紛紛為綠能寶站台,就連史玉柱、許家印等人也紛紛對綠能寶的產品進行了投資支持。

同當年的賽維LDK一樣,綠能寶也迅速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2016年1月19日,彭小峰穿着黃色的西服第二次來到紐約納斯達克交易市場,進行上市敲鐘。

然而風光之下,商業模式埋下的隱患已悄然滋生。

表面上看,投資人通過買光伏產品進行投資賺取租金,電站項目方不需要資金就能夠獲得光伏發電,一切似乎皆大歡喜。

但實際上,光伏行業的長回款周期,決定了這門生意的現金流很難維持良好的周轉。

一位了解電站投資行業的業內人士就曾公開表示:「綠能寶還是有着短融長投的問題。光伏電站的整個生命周期有25年,回本最快也需要5年到7年,甚至有一些項目的回本周期是8年、10年。綠能寶產品的回報時間太短,一旦底層資金跟不上,整個公司的現金流就會陷入困境。」

2017年4月,因電站補貼拖欠原因,綠能寶的現金流終於崩盤,被迫宣佈無法按期兌付金額,整個爆雷項目共涉及1萬餘名投資人,逾期總額高達6億元。

3個月後,蘇州檢方以綠能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進行了立案起訴。

根據網傳的一則公告顯示,蘇州警方已向公安部申請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對彭小峰進行抓捕。

「綠能寶何某等三人已移送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檢查起訴,彭某某經園區檢察院核准拘系,蘇州公安局已向公安部申請發佈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

然而,此時的彭小峰早已消失了8個月,他的創業歷程也再度回到了原點。

5

雖然國內欠了十幾個億,但「狡兔三窟」的彭小峰已經迅速出境完成了着陸,甚至在美國開啟了事業的「第二春」。

早在2011年時,彭小峰就已經通過賽維LDK對美國的SPI  Energy進行進行了控股,並且在2015年通過SPI主體進一步全資成立了子公司Solar Juice,後者主要為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小型商業企業和住宅進行屋頂光伏安裝服務和光伏能源解決方案的提供。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顯示,Solar Juice現階段正在尋求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機會,目前已更新了招股書,計劃融資1700萬美元。

如果一切順利,Solar Juice將成為彭小峰在美國上市的第三家公司。

然而,事態的發展卻出人意料,就在Solar Juice發佈招股書後不久,SPI被捲入到一起虐待工人、人口販運和非法生產大麻案中,彭小峰也進入當地檢查機關訴訟的涉案人員名單內。

警方調查非法大麻案件的信息顯示,這場新墨西哥州法明頓市的大麻案覆蓋了20多個農場、400畝種植用地,1100個溫室大棚,僱傭工人的數量更是達到2000名。

如果只是一起非法大麻經營案,倒也不是什麼大新聞,畢竟大麻在美國的很多州里都是合法的。

但事實遠比表象更為複雜黑暗。

有15名「汽車旅館」中的工人站出來指控:他們如同囚犯一般受到虐待,每天進行長達14個小時的工作,晚上需要睡在溝渠和田野里。工廠里遍佈攝像頭和保安人員的監視,甚至有部分安保人員攜帶武器。

而這些工廠中的工人,許多是非法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

他們被誘人的每月高達12000美元的薪水吸引,長途跋涉來到這片土地,卻陷入到魔窟,每天被迫勞作輾轉求生。

值得注意的是,這座大麻工廠明面上的經營人迪內·貝納利曾經在2019年接受過一家名為CBD Group的公司的委託生產協議,CBD Group通過協議向貝納利的美洲原住民農業公司提供了經濟資助。

而CBD Group,正是彭小峰擔任董事長的SPI Energy公司的子公司。

雖然彭小峰本人極力否認自身與非法大麻案的關聯,但有趣的是,早在2019年,彭小峰還曾公開表露過自己對大麻的興趣。

「我們非常渴望能夠有機會進入大麻市場,也很高興能夠有機會和納瓦霍民族進行合作。」

一邊是早已表露的濃厚興趣,一邊是簽訂過的委託生產協議,就連工廠的工人都是來自於中國。

顯然,彭小峰與這場涉嫌人口販運和虐待用工的非法大麻案,確實很難完全撇清關係。

從柳新到賽維LDK,到綠能寶再到SPI,靠山蘇榮倒了,綠能寶資金盤崩了,兩度敲鐘又兩度「敗走麥城」,彭小峰卻始終還在光伏行業活躍着,屬實是有點東西。

然而時移事易,國內已是進了「紅通榜」被迫出逃在外,國外又是身陷「大麻案」慘遭起訴,「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彭小峰,早已被自己折騰的無處可去……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風聲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1/2046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