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巴爾的摩基伊大橋撞橋:調查轉向人為錯誤

海事調查專家正在努力查找貨輪「大理號」(Dali)失去動力,最終撞斷巴爾的摩基伊大橋(Francis Scott Key Bridge)的原因,目前的方向是發電機組為何突然停頓,以及背後有否涉及人為錯誤或日常維修不當。

紐約時報》報道,調查人員向船員問話,並檢查燃料和船上各個系統後,已初步歸納出數個可能成因。首先是維修不當,導致電氣系統完全失靈,緊急備用發電機也延遲啟動;其次是貨輪若使用受污染燃料,或輸油閥門無意中被關閉,也可能令主發電機停頓;第三個方向則是人為因素,或許船員操作錯誤,導致無法及時修復故障。

當局也猜測,貨輪本身的自動化設計也可能會導致故障,不排除貨輪內部可能發生小火,令關鍵系統受損。

倫敦城市大學航海機械工程教授卡爾頓(John Carlton)表示,過去30年來遠洋貨輪的備用效能(built-in redundancies)已大幅提高,即使部分系統出現故障,貨輪仍可正常航行,這次意外令人難以解釋。密歇根大學機械工程教授麥考伊(Timothy McCoy)則說,貨輪一旦出現大型故障,情況就如飛機失事,可能涉及連串出錯。

這次調查結果不但影響將來的航海安全,也會影響到保險索償。全球評級機構標準普爾估計,理賠金額將超過20億元。

恐橋人士長期繞道 最新意外加劇焦慮

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基伊大橋(Francis Scott Key Bridge)遭貨輪撞塌事件,不但引起各界譁然,而且加劇不少畏高症患者的焦慮感。有患者在社交平台發文,稱平日已經要小心避開各種天橋,不料現實真的發生內心反覆出現的噩夢。

巴爾的摩基伊大橋撞橋:調查轉向人為錯誤

跨港橋樑「法蘭西斯史考特基大橋」遭撞斷,修復期恐需超過1年以上。

華盛頓郵報》報道,斷橋意外發生後,史丹福大學醫學院臨床教授、精神科醫生阿布賈烏德(Elias Aboujaoude)收到加州兩名畏高症患者的電郵,稱他們正了解以往曾否跨越這條有40多年歷史的大橋。阿布賈烏德表示,意外加劇了他們的焦慮,而且證明他們對橋樑和高度的恐懼「不是不合理」,如果他們事發時身處橋上就有可能遭遇不測。

對於幽閉恐懼症、行車恐懼症和橋樑恐懼症的患者來說,斷橋意外就像「惡夢成真」。維珍尼亞州67歲男子斯卡蘭蓋拉(Dave Scarangella)在社交平台X發文,承認身處高橋會感到恐慌,多年來出門都要小心規劃路線,即使偶爾遇到大橋也會設法繞過,沒料到基伊大橋真的發生意外,成為他「反覆出現噩夢的現實版」。

斯卡蘭蓋拉表示為了自救,曾經觀看多段開車穿越橋樑的視頻,結果觀看後心跳加快。精神科醫生阿布賈烏德也指,他其中一名病人就是寧願跑三小時遠路,也放棄使用大橋只需30分鐘的路程。

如果無法避開大橋,緊張的駕駛者可以將車匙交給專業駕駛者。維州切薩皮克灣大橋隧道(Chesapeake Bay Bridge-Tunnel)1990年代開始,為有需要的駕駛者提供代駕服務,每年大約有600人需要護送,有時半夜接到的求助電話與白天一樣多。

代駕服務不隸屬於馬利蘭州交通管理局,正常工作時間現金收費40元,司機需至少提前一小時通知。60歲的麥克尤恩(Patty MacEwan)能夠接受混凝土製成的短橋,但無法應付一些可以見到水面和較長的橋樑,因此在幾年前的大風天曾使用代駕服務,她形容值得付費代駕,讓自己輕鬆過橋,「當時我可能閉上了眼睛」。大橋是許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對橋樑的恐懼可能是一種特定的恐懼症,也可能是一種由多種焦慮因素組成,例如開車、高度、失控、狹窄空間或對基礎設施的不信任,橋樑的類型也可能引發恐慌發作,隨時影響出遊規劃。

加拿大多倫多城市大學心理學教授安東尼(Martin Antony)曾經著書教導人們克服恐懼,他認為最有效、最實證的療法就是「暴露療法」,他會把患者帶到橋上,然後讓患者或患者的朋友反覆開車穿過橋樑,讓患者的經歷變得正常化,以此驅除恐懼。

喬治城大學精神病學臨床教授杜邦(Robert Dupont)也認為,唯一消除恐懼的方法就是面對它,只要經常上橋,「平靜就在恐懼的另一邊」。精神科醫生阿布賈烏德指,代駕服務只是藥水膠布,不是長期解決方案,代駕服務不會一直存在,患者也不總是有時間去避開橋樑。為了消除恐懼,他們需要直接面對挑戰。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星島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01/2037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