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谷歌清華殺妻男現身法庭:戴白色頭盔,父母出席

谷歌程式設計師陳立人殺妻案,終於在連續擦邊球後,在中國農曆過年前夕,迎來了第六次開庭。

這場引發兩岸關注的血案,主角陳立人也首次現身法庭。

在推遲了5次提審後,陳立人從醫院轉入加州聖他克拉拉縣北監獄。周五是他的第6次提審,也是他首次出席聖荷西法庭的庭審。

據小道消息,儘管法庭嚴禁拍照,但還是有機靈的華人,設法拍下了陳立人出庭的照片。

照片顯示,陳立人身着橙紅色上衣,外罩黃色馬甲,下面是紅色褲子,手上戴着手銬。

最顯眼的是頭上戴着一個白色的安全頭盔,但他全程目光呆滯。

對於這個白頭盔,解讀一說是防自殺用的,一說是檢測陳立人腦電波的科學裝置(用來檢測是否是精神病)。

反正外形非常醒目,跟機械人一樣,加上身高一米九的大高個,完全無法低調。

開庭時,法官先問陳立人需不需要翻譯。

這個問題也可以問問大家,在美國生活工作多年的陳立人,到底需要不需要翻譯呢?

起先陳立人還信心滿滿說不需要,後來在律師建議下,還是同意使用法庭提供的翻譯服務。

看來,他並不是那麼有自信100%聽懂美國法庭上的所有程序和交流。

在閃光燈般的短短庭審過程中,陳立人對殺妻罪名的回應,只有兩個字——不認罪。

下一次開庭日期定在4月19日。

可以說,對一心想要看到正義得到伸張的公眾來說,這次庭審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就像一場無聲的戲。

當然,法律程序迂腐冗長,也是無可奈何。

我們只能繼續耐心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到來。

值得注意的是,在旁聽席上,幾位是陳立人的朋友。

他們對陳立人的描述,跟媒體渲染的魔鬼形象,有些不是很符。

一個同學說陳立人很開朗、很講義氣,一個同事說印象中陳某很靠譜。

換言之,本來看似完美的陳立人,內心深處也有自己的心魔。

這裏不得不提的一個細節——陳立人的老爸。

這位退休副局長一聽兒子出事,立刻從國內趕到美國,聘請一批猛律師為兒子保釋、辯護。

相比之下,普通教師家庭出身的於軒一父母,在女兒被害後,與對方家長毫無交流。

這種弱勢,令人同情。

在案發初期,有一種說法引發爭議,說於軒一嫁給陳立人是高攀。

但其實,在美國的華人圈子,陳立人的條件也就普普。

在矽谷,華人碼農兄弟可是比華裔程序媛多得不止一點點,假如說小兩口感情破裂,咱們的女主角分分鐘能找到個旗鼓相當的小哥再續前緣;

而男主角想要找個同樣優秀的小姐姐,這難度係數就不小。

陳立人同學,在國內可以說是「頂流」,而在矽谷在谷歌,只是一顆普通小星星。

要知道,谷歌這艘巨輪上載着十幾萬來自五湖四海的精英員工,其中30%-40%都是頭頂博士帽的超級學霸,滿眼望去儘是MIT、斯坦福等頂尖學府走出來的大神。

而作為副廳級幹部的陳父的能量,在美國p也不是。

由此,一種猜測流傳甚廣——陳立人是因為無法面對溫婉的於軒一要離開自己,而在恐懼中失控殺人。

當然,這只是猜測之一,真相還有待法庭揭曉。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陳立人殘忍殺害自己年僅27歲的妻子,都是令人痛心。

那晚本該是個普通的夜晚,卻成了於軒一生命的終點。

在她死後,朋友圈裏到處是哀悼,說她工作能力強,長相甜美,前途無量。

一位生命堅強的女性,就這樣在盛年被毀滅。

人心難測,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對表面看來非常般配的夫妻,到底在婚姻中發生了什麼,也許只有當事人知道。

我們只能等待真相大白,並期盼正義得到伸張。

願逝者安息,願生者反思。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Financial小夥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12/2016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