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經濟國師」稱習焦慮、偏執 專家解讀

圖為一名政協代表參加中共兩會時抽着烟斗。(Wang Zhao/ AFP)

近日,外媒報導,大陸經濟學家、有中共「經濟國師」之稱的李稻葵稱,中共當局應多花錢在人民身上,中共領導人對中共在世界上的地位缺乏安全感,中共領導人焦慮、偏執等。對於李稻葵的說辭,專家這麼解讀。

「國師」稱當局應在人民身上多花錢 專家:中共絕對不會

1月底,彭博社報導,大陸經濟學家、常任政府顧問李稻葵用英文撰寫的《中國世界觀》(China’s World View)出版。李稻葵在書中稱,中共領導人對中共在世界上的地位感到不安全。

報導說,中國經濟最近經歷了一系列挫折,這些問題使其在全球經濟排名中進一步落後於美國,並助長了大規模股票拋售。但李稻葵的書試圖表達中國在未來十年的經濟規模仍將超過美國。

李稻葵的書中提到,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官員在中國發展中的角色,私營企業與政府的互動,以及為何台灣等話題如此敏感。

李稻葵在受訪時稱,他擔心的是國內需求不足。中共的政策應該想辦法多花錢在人民身上,找到一種推動公共福利的方法。取消消費限制。

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傳播的三年中,西方國家紛紛給國民發錢、派發福利,鼓勵消費等。但中共不願給老百姓派發福利,對鼓勵人們減少儲蓄、增加支出的政策變化,例如擴大醫療和失業救濟金,也一直持抗拒態度。

去年,外媒披露,習近平對直接發錢給國人、刺激經濟有着深深的恐懼感,其認為促消費的增長是一種浪費,跟共產黨意識形態不合。

對於李稻葵稱中共政策應該多花錢在人民身上,中國問題專家王赫大紀元記者表示,李稻葵這類人比較聰明,是在中共體制內混得比較好的。他對中共有其個人的看法,觀點不會和中共當局完全合拍。但是這類人的發言主要起小罵大幫忙的作用。這樣會顯示自己有一套看法,跟官方有意無意還要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這種人屬於「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王赫說,李稻葵畢竟只是個學者,很清楚其自己的身份,對中共的重大的政策絕對不會公開質疑的。

他表示,中國現在內需疲軟是事實,中共只是口頭上喊要以內需為基礎、為基本動力來推動經濟發展,結果是內需搞不動、起不來。但是中共寧可將錢花在搞基建上浪費掉,也不會花在老百姓身上。

「這體現了共產黨的本質特點,就是榨取民脂民膏,絕對將錢不用在人民身上。中共的財政支出,尤其在民生福利方面,跟西方國家、世界平均水平相比差很遠。包括李稻葵在內的很多經濟學家認為中共需要改進一下。李稻葵在接受採訪時說出來這話,其實是大家共同的認知。當局已經聽多了這類的話,所以這不是李稻葵的特別建言。」王赫說。

旅美學者吳祚來對大紀元表示,李稻葵說這番話不奇怪,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認為該怎麼說就怎麼說。體現中共制內也有不挺習近平的人。

他說,美國在疫情期間給老百姓發了很多錢,老百姓就敢消費,整個社會正常運轉。某種意義上講,李稻葵也希望國家正常運轉吧。老百姓都不消費,整個社會就會凋敝,很多人就沒有工作機會了。

獨立時評人蔡慎坤在X平台發文說,作為經濟國師的李稻葵,突然呼籲政府應該想辦法把更多的錢花在人民身上,這並不是習近平所要的,如果習近平真的考慮民生重視經濟,就不會無休無止地折騰所有行業,以至於讓中國經濟遭受重創。當中國經濟面臨寒冬時當民眾消費低迷時,就應該及時採納一部分經濟學家提出的建議,向全民發錢,而不是所謂的消費券,李稻葵曾經在疫情期間駁斥過美國發錢,地方政府只發消費券,宣稱中國找不到真正的窮人。

李稻葵指習焦慮、偏執 分析:不奇怪

受訪時被問到「應該如何看待中共的領導人?」李稻葵稱,中共領導人實際上比美國人更焦慮、更沒有安全感、更偏執。

王赫認為,李稻葵跟中共高層的接觸很多,他非常了解高層的心理狀態,認為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說出這個話不會犯忌,也不是一個多大的事情,那麼他就這麼說了,至於外界怎麼解讀,那是外界的事情。

「他與習近平有所接觸,他對當局的情況是比較了解的,認為這個表述並不冒犯習,認為是在說一個事情。他這句話的核心意思在於把拜登和習近平的地位進行對比,覺得習目前的處境比拜登要難很多。他在某種程度上,通過這句話在替習辯護,(李稻葵想表達的是)拜登坐在習近平的位置上,可能幹得更差,還不如習近平,他有這個意思。」

王赫認為,李稻葵說出「偏執」這個詞,有他的原因。作為中共國師,什麼話能出口,什麼話不能出口,他心中有數,這不觸犯很大的忌諱。

吳祚來表示,李稻葵說領導人焦慮,就看怎麼去理解,中共領導人把所有的權力攬到自己身上,搞成現在這麼一個爛攤子,他當然比美國更焦慮了。

他認為,李稻葵說習偏執並不奇怪,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認為該怎麼說就怎麼說。體現中共制內也有不挺習近平的人,甚至包括政治局的一些人,已經和習的思想有距離。他們這些人私下裏說的話都是有共識的。

蔡慎坤的文章表示,偏執對習近平來說顯然是一個非常負面的詞。

但是他認為,李稻葵的言論並不意味着習的智囊團隊忍無可忍了,甚至開始造反了,只要身在中國,在這種高壓政治環境下,即使是黨內高層,誰也不敢發出不同的聲音,否則隨時可以被貼上妄議中央、危害國家安全的標籤,經濟學家就更不例外,除非李稻葵準備跳船或棄船而去。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記者方曉、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01/2012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