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正在玩一場冷漠自私的遊戲

對於中共取代美國——或者至少是與美國競爭——成為世界頭號超級大國的前景,西方有很多人感到憂心忡忡。但紅海不斷演變的安全危機清楚地表明,這樣的前景依然很遙遠。

對於中共取代美國——或者至少是與美國競爭——成為世界頭號超級大國的前景,西方有很多人感到憂心忡忡。但紅海不斷演變的安全危機清楚地表明,這樣的前景依然很遙遠。

中共以貿易為主導的經濟依賴於通過也門的曼德海峽等咽喉要道的商業自由流動,因此依靠美國來保護國際海上通道。在美國帶領下對胡塞武裝襲擊國際航運做出的軍事回應,可能並不能最終解決當前的危機——胡塞武裝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被嚇阻——但美國至少已經明確承諾,要保持連接中共與中東和歐洲的重要貿易路線的暢通。

儘管在毗鄰紅海海峽的吉布提擁有其唯一公開宣佈的海外軍事基地,儘管中共自稱全球領導者,但並未像其自稱的那樣採取任何明顯的行動承擔確保紅海安全的成本或風險。它也沒有公開提出可以替代美國行動的可行方案。相反,它似乎滿足於坐視不管,並且對美國的軍事反應提出隱晦的批評。

北京正在玩一場冷漠自私的遊戲,免費搭乘它所鄙視的美國力量的便車,打算兩全其美。

對中共領導人來說,這有一定的戰略邏輯。紅海危機分散了美國對亞洲的關注,為中共在西太平洋集結力量贏得了時間,同時將自己塑造成一個不干涉其他國家事務的仁慈大國形象。至少在一個重要的方面,它起了作用:胡塞領導人允許中共商船毫髮無損地通過紅海,這顯然是對中共不干涉衝突的回報。

據美國官員說,拜登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定於周五和周六在泰國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會面,討論局勢。美國必須譴責中共的表裏不一,並向中共施壓,要求它開始像一個負責任的大國那樣行事——而且這是為了它自身的利益——分擔一些保護貿易路線的責任,並利用其對伊朗的影響力來結束胡塞武裝對航運的襲擊。

中共領導人渴望在該地區獲得更高的地位。習近平主席承諾「為促進中東地區和平安寧貢獻中共智慧」,並在近幾年推出了一系列相應的安全和發展舉措。然而,實際上,中共在中東的行動部分是出於挑戰美國實力的願望。例如,在以色列-加沙戰爭中,中共加入了俄羅斯和伊朗的行列,對哈馬斯給予名義上的支持,並拒絕譴責該組織10月7日對以色列的襲擊。

中東日益惡化的安全形勢表明,習近平對和平與安寧的推動是多麼的無力,而這也反過來正影響着中共。中共大約一半的進口石油來自中東,而紅海是通往歐洲的關鍵通道,歐洲則是中共最大的出口市場之一。儘管胡塞武裝允許懸掛中共國旗的船隻通行,但中共的航運和出口商正受到貿易擾動的擠壓。

一場曠日持久的地區危機可能會加大中共共產黨在國內的壓力,因為中共經濟已經面臨強勁的逆風,無法承受供應鏈混亂以及航運和保險費率飆升的風險。從長期來看,如果北京在該地區表現得像一個投機取巧的不參與者,它的聲譽可能會受損。

紅海危機提醒人們世界商業貿易的脆弱性以及保護它的共同責任。維護海洋自由符合華盛頓的根本利益,這既是一項基本國際準則,也是為了美國的經濟利益。但是,一個穩定、開放的海上貿易體系是一項公共事業,需要像中共這樣的利益相關者更積極地分擔責任。

中共對胡塞武裝襲擊國際航運的事件鮮有公開表態,只是含糊地呼籲停止對民用船隻的「襲擾」。中共作為伊朗經濟命脈的角色賦予了它巨大的影響力。但北京似乎不願或無法阻止德黑蘭為地區局勢火上加油,或向胡塞武裝提供支持,從而削弱了中共作為安全保護人的效力;在利用其在紅海的自由通行權的同時,中共也默許了胡塞武裝對平民目標發動襲擊的合法性。

中共羽翼未豐的海外軍事力量可能缺乏在爭議海域發揮更大作用的信心,而且從西方的角度來看,鼓勵中共在國際水域加強軍事存在是否可取,也存在合理的疑問。但這並不需要引起西方的過多擔憂——迄今為止,幾乎沒有跡象表明中共能夠或打算像美國現在這樣,在海外投射軍事力量,除了像十幾年來那樣,保護自己的商船免受海盜襲擊。

美國應該提醒北京,紅海問題關係到它自身的長期能源安全和供應鏈,並敦促它作為建設性的參與者,採取相應的行動。例如,參與協調危機外交,幫助解決給中共帶來過大風險的混亂。華盛頓應該表現出與北京合作維護中東穩定的意願,並鼓勵中共在經濟、外交甚至軍事方面做出更大的承諾,以應對共同的安全威脅。

作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中共一直是並將繼續是開放全球貿易體系的主要受益者。美國保護這一體系的承諾不能永遠得到保證,尤其是如果中共政府認為美國的實力正在下降的說法是可信的。

中共對紅海危機的漠不關心強化了美國作為世界主導力量的角色,並表明中共在自身地區之外的能力和戰略目標仍然是狹隘的,還要依賴於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31/2011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