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一條路走到黑;中國這行業哭慘!兩大國際機構不給習面子【阿波羅網報道】

作者:
敲響中國民企喪鐘習一條路走到黑走向金融海嘯;中國這行業哭慘!中共出手降溫了;嚴重「唱衰」中國經濟,兩大國際機構不給習面子;政商交往紅線界限出台!北京新規來了

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阿波羅網政經熱點。今天是美國時間1月5號,星期五。今天的主要內容有:

中國正深陷人口少子化的困境,正在影響教育行業。近年來,多省市開始嚴控大專院校新增教育類專業,針對近年「師範熱」降溫。

2023年年末,馬雲已經被正式終止了支付寶的實控人地位。分析認為,這意味着民間金融,在輝煌20年後,將灰飛煙滅。

最近惠譽評級公司(Fitch Ratings Inc.)下調了中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的評級,原因是對其財務狀況深感擔憂。

中共各地紛紛出台政商交往紅線,連北京也不例外。分析指出,放了河北民營企業家孫大午比什麼都管用。

1H中國這行業哭慘!中共出手降溫了

中國2022年人口創61年來首次負成長,全年出生人口跌破1000萬大關下探至956萬人,面臨少子化衝擊。

界面新聞、紅星新聞報道,麥可思研究院3日發佈「中國-世界高等教育趨勢報告(2023)」,顯示2023年已有多地教育部門要求控制高校(大專院校)教育類專業新增佈點。

中國教育部2022年9月指出,教師資格考試報名人數由10年前的17.2萬人次躍升至當年的1144.2萬人次,10年增長超過65倍。2023年上半年,仍有多達427.3萬人報考教師資格考試。

中國近兩年「從教熱」帶動「師範熱」的背景下,多省市在專業動態調整中主動給教育類專業「降溫」。

其中,四川有關部門去年7月聯合印發指導意見,就明確嚴控教育學專業新增佈點,非師範類高校原則上不再新設教育類專業。山東去年9月發佈通知,提及教育類專業原則上不再新設。

「報告」統計發現,2023年3月,中國教育部公佈2023年高等職業教育專科專業設置備案和審批結果,擬新設教育類專業點249個,較2022年、2021年分別減少了77個、104個。並且,經過審核有112個教育類專業點明確不同意設置,佔比45%;新設教育類專業未通過比例較2021年(33%)高出12個百分點。

根據官方統計,中國近5年教育類相關專業畢業生規模持續增長,光是普通大學教育學門類畢業生數量,從2017年的14.19萬人,已增長到2021年的18.43萬人,5年間規模擴大30%。

激增的還有普通專科院校教育與體育專業畢業生數量,從2017年的36.20萬人,增長到2021年的48.62萬人,5年間規模擴大34%。

畢業後從教直接相關的師範畢業生規模,也同樣呈現增長態勢。其中,大學院校師範畢業生已從2017年的38.96萬人,增長到2021年的42.67萬人,5年間增長近10%。

「報告」援引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高等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喬錦忠團隊的相關研究成果稱,到2035年,中國大陸將有約150萬小學教師、37萬初中教師過剩,小學教師需求量過剩較大,初中教師先短缺後過剩。

麥克思研究院去年發佈的就業報告也顯示,教育業是吸納相關專業應屆大學畢業生的主要行業之一,但是近幾年該行業的吸納能力卻明顯減弱。

2H敲響中國民企喪鐘習一條路走到黑走向金融海嘯

中共央行網站12月29日公佈的非銀行支付機構重大事項變更許可信息公示(截至2023年12月)顯示,人民銀行同意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變更為無實際控制人。

這就是說,馬雲已經被正式終止了支付寶的實控人的地位。實際上,支付寶已經變了中國國家金融體系的一部分。

經濟學家和政治評論家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這標誌着中國民營經濟已面臨滅頂之災。也意味着,北京這幾個月來拼命對中國和外國企業家及金融家所說的改革開放的甜言蜜語及安慰政策已經化為烏有。習近平決心在倒退之道上一條路走到黑。中國2024年的經濟天空將黑雲滾滾,涉及金融的民營企業將四散逃離。

12月5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詳盡的意識形態聲明,明確要求中國的銀行、養老金金融、保險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遵循馬克思主義原則,並服從習近平的領導,為黨的政策服務。

在10月底的金融政策會議上,習近平和其他領導人要求加強金融監管。《求是》的文章則明確了這種轉變如今已成為中共思想理論的一部分。

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經濟學教授朱天表示,這篇文章應被視為一份政治聲明,而非政策辦法。「政治影響了一切重大領域,經濟或金融問題本身就是政治問題,」他說。

誠然,《求是》文章中反覆申明中共對金融的控制。「必須毫不動搖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和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全面領導,」該文章寫道。

這種做法將增加公司運營管理的複雜性,不再唯股東的董事會之命是從,而首先要聽從黨委的意見和命令。並且,在無明確控制人的情況下有效地執行決策會變得很緩慢,效率變低會打擊企業家創業的動機。

央行此次公告,無疑是重磅炸彈,顛覆眾人對傳統企業治理模式的認知。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到另一種企業治理的可能性或新趨勢。在當前大陸整體政經環境下,企業不能再追求盈利,而是必須保障黨國不垮。

不久之後,人們將會看到一座新的爛尾樓——支付寶廢墟——在那裏巍然矗立。

它意味着民間金融,在輝煌20年後,將灰飛煙滅。更意味着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民營企業——走向末路。

這就是北韓之路。中國,正在步上那條末路。

並且它還可能導致連北韓未曾見過的景象:金融海嘯!

3嚴重「唱衰」中國經濟,兩大國際機構不給習面子

據美國彭博社1月4日報道,惠譽評級公司(Fitch Ratings Inc.)下調了中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的評級,原因是對其財務狀況的擔憂以及對政府支持減少的預期。

惠譽周四在一份新聞稿中表示,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和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的發行人違約評級從A下調至A-。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和中國長城資產管理公司的評級從 BBB+下調至 BBB。聲明稱,這些公司購買不良資產的能力受到財務表現不佳、資本限制以及政府對其支持立場不一致的阻礙。

惠譽還表示,中國信達的前景為「穩定」,而其他三家公司在2023年財務業績公佈之前已被列入負面評級觀察名單,這可能預示着它們的評級將進一步被下調。去年12月,惠譽表示對中國經濟的展望為「中性」,同時指出包括房地產行業困境在內的持續風險,並預測2024年經濟增長將放緩。

一個月前,穆迪公司在下調中國主權債券的評級展望後,把中國信達和中國東方均列入降級觀察名單,並調低了中國八家主要銀行評級展望。

彭博社引用中共官方數據指出,截至2023年9月底,中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達到創紀錄的3.2萬億元人民幣。

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中國成立東方、信達、華融、長城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分別負責收購、管理、處置相對應的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所剝離的不良資產。

4政商交往紅線界限出台!北京新規來了

據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報道,北京市紀委監委近日印發《北京市政商交往負面清單》(以下簡稱《清單》),明確政商交往的紅線界限。

上述《清單》細化了十項「不准」。其中包括:不准落實政策打折扣,不准漠視企業訴求,不准在服務企業中推諉扯皮,不准違規干預企業經營,不准濫用監管執法職權,不准參加明令禁止的活動,不准違規收受財物,不准侵佔企業利益,不准違規兼職、持股,不准拉幫結派相互攀附等。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分析指出,上述《清單》直接反映出中國行政機構的兩個關鍵問題:一是低效,二是腐敗。

「加強政府真正履行職能的訓練或要求就能解決(問題),但腐敗沒辦法解決,整個中共就是極度專制腐敗的政權。」他認為,雖然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台以來奉行反腐,但更多是出於清除異己的政治選擇性動作,「徹底反腐等於把整個共產黨都消滅,統治基礎就沒有了。」

有「中國良心企業家」之稱的河北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於2021年被當局以「尋釁滋事」、「妨害公務」等多項罪名重判18年有期徒刑,孫大午的兒子、弟弟也被判有期徒刑九年到十二年不等。去年十一月,獲刑三年的孫大午妻子劉會茹刑滿出獄。孫大午在內的該集團負責人量刑之重,對民營企業家群體迅速造成寒蟬效應。

那麼,中共官方的種種承諾,能否挽回民營企業的信心?

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周三發佈的社論明確指出,「真正將決策層的善意,轉變成執行層面的善行,並基於民營經濟獲得的善果,動態對政策進行技術性調整。……關鍵是對權力行權邊界的約束和框定。」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6/2000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