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只要黨的地位至上,一切犧牲都是合理的,包括經濟犧牲」 - 法國世界報

作者:
法國拉羅謝爾大學(La Rochelle)經濟學講師兼國際貿易碩士項目主任洛朗·奧吉爾(Laurent Augier)周二在法國《世界報》的論壇欄目中寫道,習近平對經濟的管控開始嚇跑外國公司。

法國世界報 RFI

奧吉爾寫道,前白宮中國事務顧問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在2023年10月9日的《金融時報》上對習近平十一年的清洗成果進行了盤點:「六名政治局委員,三十五名中央委員,六十名將軍,可能還有幾百萬名地方幹部。」

然而,通常被視為純粹技術調整的此類事件並不是偶然的。奧吉爾指出,在馬列主義傳統中,黨的地位高於一切,所以,一切的犧牲都是合理的,包括經濟層面的犧牲。為了捍衛中國共產黨的絕對權力,習近平似乎已經準備好徹底放棄四十年強勁的經濟增長。

奧吉爾把中國的情況和當年的蘇聯進行了對比。他寫道,在1920年代的蘇聯,列寧所倡導的新經濟政策(NEP)使飽受內戰和饑荒打擊的經濟得以自由化,並實現了驚人的經濟復甦。同樣,在中國,鄧小平1978年的「改革開放」政策使中國經濟在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後走出了困境。

隨後,共產主義社會出現了新的非共產主義的資產階級,在蘇聯,是「尼普曼(nepmen)」;在中國,是私營企業家,其地位在中國開放十年後於1988年在憲法中得到承認。在蘇聯和在中國一樣,最賺錢的公司往往橫跨公共和私營兩個領域。重疊往往會導致黨的權力受到侵蝕,在蘇聯,尼普曼與蘇聯精英之間走得近,讓蘇共猜疑。

「老虎蒼蠅一起打」

1920年代末,成為蘇聯唯一主人的斯大林,突然停止了新經濟政策。蘇共中央紀委隨後發起了大規模的「反資本主義分子勾結」清洗行動。幾個月內,蘇共黨員就少了11%以上。在新經濟政策下獲准投資的外國公司(德國、美國、英國等)成為了目標。

在中國,也是這樣,共產主義精英與新興私人資產階級的勾結也導致了越來越強烈的不信任。

習近平剛一上任,就對鄧小平的遺產提出質疑,並發起了反腐敗運動:老虎蒼蠅一起打。這是一次全社會範圍內的清洗,從政府成員到「小」公務員,從黨的高層到普通黨員。曾經受到共產黨寵愛的私營企業家現在成了瞄準鏡瞄準的對象:比如:阿里巴巴的馬雲;華興資本的包凡;騰訊集團的陳少傑,等等。

2023年,隨着中央金融委員會的成立,管控進一步加強了,不僅涉及所有的貨幣金融機構,也涉及央行!新的中央金融委員會直接隸屬於黨中央委員會,其重點任務是監管金融市場。監管越來越嚴: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禁止幹部投資私營企業。

歧視性做法

面對日益緊張的形勢,韓國或日本等外國投資者正在進行供應鏈多元化(所謂的「中國+1」戰略),同時調整投資方向。摩根大通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1日,2023年的外國直接投資累計金額是49億美元,是26年來的最低水平。

2023年9月,歐盟貿易專員東布羅夫斯基斯在上海指出,中共近期就反間諜法、新外國關係法和一系列數據法規做出的修改,造成了歧視性做法。

其影響是立竿見影的:美國諮詢公司蓋洛普、貝恩、凱盛、格理集團等被迫要離開。現階段,歐洲針對中國的降低風險戰略(「去風險」)與美國的「脫鈎」戰略已不再有什麼區別了。在《2023/2024立場文件》報告中,中國歐盟商會向北京提出了至少1000項可能改善營商環境的「建設性」措施。許多投資者想知道北京當局通過外國公司重振經濟的真實願望是什麼。

進一步加強只有一個人領導的黨的權威,這是否還能夠與繁榮的市場經濟相適應呢?奧吉爾認為,如今,這一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小,2021年房地產危機的爆發就表明了這一點,因為,兩年來震動中國經濟的衝擊波的首要根源,是習近平決定不再支持房地產行業。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7/1987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