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京多年飲鴆止渴,一場海嘯將呼嘯而至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6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377999億元,各地現存城投債餘額高達54萬億!這還不包括國企民企對外發行的美元債券,債務危機如同巨大的石頭懸在空中隨時砸下來,囯際評級機構根本不知道中國靠什麼辦法阻止呼嘯而至的金融海嘯!

國際信用評級公司穆迪周二(12月5日)將中國政府信用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

國際知名信貸評級機構穆迪終於做出了一次大膽的評級,宣佈下調中國評級展望至負面。中國財政部對穆迪的決定非常失望。

穆迪在公告中稱,評級展望下調反映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政府和公共部門將需要為地方和國有企業提供更多金融支持,這為中國財政和經濟狀況帶來下行風險。評級展望調整還反映出與結構性和持續較低的中期經濟增長以及房地產行業持續縮減規模的相關風險增加。

全國人大常委會10月底緊急批准增發特別國債1萬億元,使得公開財政赤字從3%提高到3.8%以上,此前,中國很少公開突破3%的中央財政赤字,僅在2020年因疫情將赤字提高到3.6%以上,當年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也沒有納入赤字管理。除了中央財政赤字之外,還批准了地方政府發行近2萬億的債券,來用於解決居高不下的地方債務負擔。

即使如此,中央財政依然無力解決地方隱性債務負擔,巨大的風險仍在等待爆發,特別是房地產市場下行,給地方公共財政和政府性基金帶來災難性的影響,隨之導致國家信譽破產,對外舉債成本上升,個人、企業、政府疊加的呆壞賬必然拖垮銀行,引發大規模資金外逃外匯枯竭,一場波及全民的金融海嘯並不遙遠。

實際上中囯長期以來的經濟增長都是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的產物,連續實施無序擴張性財政政策,導致財政赤字持續上升,國家和地方債務規模呈爆炸式增長。

前中金國際董事長朱雲來曾透露,中國2017年底總體債務已達600萬億人民幣,按朱雲來的分析,債務規模2018年達到720萬億,2019年達到860萬億人民幣,後疫情時代,總體債務肯定更高!每年債務利息至少吞噬一半以上的GDP

地方債務更是危機重重,幾乎所有省市未來兩年都會陷入嚴重債務危機,其中一半以上省市一半以上財政收入要用來還本付息。原央行副行長、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曾坦承過去30年經濟快速發展以及GDP高增長是以超量貨幣供給推動的,這意味着,沒有貨幣超發,中國經濟數據不可能如此光鮮亮麗。

中國對貨幣超髮帶來的繁榮產生了極大依賴,每次應對經濟減速祭出的法寶都是貨幣刺激。1990年中國廣義貨幣(M2)餘額是1.53萬億,2018年3月達到173.99萬億元,而截止至2023年11月,中國廣義貨幣(M2)餘額已經超過290萬億!貨幣超發必然導致債務猛增,很多人對債務沒有概念。看看幾家頭部房企就叫人瞪目結舌,中植系3.2萬億、恆大2.4萬億、碧桂園1.4萬億、綠地1.2萬億、融創1萬億。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6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377999億元,各地現存城投債餘額高達54萬億!這還不包括國企民企對外發行的美元債券,債務危機如同巨大的石頭懸在空中隨時砸下來,囯際評級機構根本不知道中國靠什麼辦法阻止呼嘯而至的金融海嘯!

穆迪下調中國信用評級展望,預測未來數年經濟增長持續減速

來源:VOA

國際信用評級公司穆迪周二(12月5日)將中國政府信用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這一行動突出反映了國際商界對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飆升和房地產市場惡化可能對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帶來的影響的不安正在日益加深。

穆迪公司在聲明中說,下調中國信用評級展望針對的是中共當局將被迫增加對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的財政支持,這勢必會對中國的財政、經濟和機構的抗風險能力構成廣泛的挑戰。

美聯社在周二的報道中指出,2022年中國中央政府對地區和地方政府的轉移支付較2021年增加1.6萬億元,但這只是暫時地緩解了地方政府賣地收入下降兩萬億元的損失。美聯社表示,這是促使北京決定實施救助的一個最新因素。

這個消息加重了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的擔憂,影響到投資人的情緒。中國的藍籌股周二大跌至五年來的最低點,而港股延續了前一天的跌勢。

路透社的消息來源說,中國大型國有銀行全天都忙着保護人民幣外匯市場的穩定,避免人民幣大幅度貶值。在穆迪降級決定公佈之後,銀行加大了拋售美元的力度,下午晚些時候人民幣匯率沒有出現大的變化。

河南抖音用戶「住進爛尾樓的快樂生活」12月1日重回爛尾樓盤現場,望樓感嘆:「一年了,我的樓依然是沒有動工」(截自河南抖音用戶「住進爛尾樓的快樂生活」的視頻截圖)。

路透社引用香港瑞穗銀行首席亞洲外匯策略師張建泰(Ken Cheung)的話說,「現在市場更加擔心的是房地產危機和經濟增長疲軟,而不是近期主權債務風險。」

路透社說,這是穆迪公司自2017年以來首次下調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穆迪在說明下調中國信用評級展望的理由中也提到了經濟增長放緩和債務看漲的前景。

穆迪周二確認了中國本幣和外幣發行人A1的長期評級,並認為中國經濟依然具有較高的衝擊吸收能力,但穆迪認為,中國明年和後年的經濟增速將放緩至4%,從2026年至2030年的平均經濟增速只有3.8%。

穆迪還指出,人口出生率下降等結構性因素將導致中國經濟增長在2030年放緩至3.5%。

穆迪警告說,「這些趨勢凸顯了與政策有效性相關的風險在日益增加,其中包括涉及和實施支持經濟再平衡政策所面臨的挑戰。」

「前景的變化還反映出與結構性和持續走低的中期經濟增長以及房地產行業持續瘦身相關的風險增加,」穆迪補充道。

中國政府感到失望

中國財政部周二向媒體表示,對穆迪的這個決定感到失望。它再次表示,中國經濟依然處於趨穩向好階段,房地產行業和地方政府債務都在「可控」之中。

中國財政部官員表示,中國宏觀經濟「持續恢復向好」,「穆迪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等方面的擔憂,是沒有必要的」。

財政部說,「今年以來,面對複雜嚴峻的國際形勢,在全球經濟復甦勢頭不穩、動能減弱的背景下,中國宏觀經濟持續恢復向好,高質量發展穩步推進」

穆迪指出,中國政府為救助債務龐大的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而將承擔的巨大成本令人擔憂。穆迪警告說,房地產市場的收縮勢必會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增長。

但是,中國財政部表示,中國經濟具有韌性,地方政府的預算有能力低於房地產市場下滑帶來的收入減少。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蔡慎坤 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6/1986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