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俄聯手陰謀曝光:最新密謀計劃被成功截獲

—烏截獲通信稱,俄中企業高管討論建設克里米亞隧道項目

《華盛頓郵報》11月24日報導稱,根據烏克蘭安全部門截獲的通訊,俄羅斯和中國與政府有聯繫的企業高管就修建一條連接俄羅斯和克里米亞的水下隧道計劃進行了秘密討論,希望建立一條不受烏克蘭攻擊的運輸路線。會談的起因是俄羅斯對橫跨刻赤海峽的11英里大橋的安全日益擔憂,該橋樑是俄軍的重要後勤線路,但曾兩次遭到烏克蘭打擊,目前仍是易受攻擊的戰爭目標。

華盛頓郵報24日獨家報導,根據烏克蘭安全部門截獲的通信,俄羅斯企業與中國大陸國企的高管舉行了秘密會談,計劃修建一條連接俄羅斯本土與克里米亞的海底隧道。數據照片。(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11月24日報導稱,根據烏克蘭安全部門截獲的通訊,俄羅斯和中國與政府有聯繫的企業高管就修建一條連接俄羅斯和克里米亞的水下隧道計劃進行了秘密討論,希望建立一條不受烏克蘭攻擊的運輸路線。會談的起因是俄羅斯對橫跨刻赤海峽的11英里大橋的安全日益擔憂,該橋樑是俄軍的重要後勤線路,但曾兩次遭到烏克蘭打擊,目前仍是易受攻擊的戰爭目標。

報導指,談判凸顯了俄方保持對克里米亞半島控制的決心,克里米亞半島是俄羅斯於2014年非法吞併的,同時也表明莫斯科越來越依賴中國作為全球支持的來源。據美國官員和工程專家稱,在現有大橋附近修建隧道將面臨巨大障礙。他們表示,如此大規模的工程可能耗資數十億美元,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完成,在戰區從未嘗試過。

專家們說,儘管該計劃的可行性受到質疑,但俄羅斯有明確的理由推行這一計劃。位於柏林的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主任、俄中關係專家陳寒士(Alexander Gabuev)說,由於未能在這場戰爭中取得決定性勝利,俄羅斯「面臨着烏克蘭將在未來多年內試圖破壞克里米亞大橋的風險」。

報導指,該項目還將給中國帶來政治和金融風險,因為中共從未正式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吞併,而且中國的公司可能會受到美國和歐盟對莫斯科實施的經濟制裁的影響。然而,截獲的電子郵件顯示,中國最大的建築公司之一已表示願意參與其中。

這些郵件是由烏克蘭官員提供給《華盛頓郵報》的,他們希望揭露該項目以及中國可能參與其中。該報另外獲得的其他信息也證實了這些郵件的真實性,其中包括公司註冊文件顯示,郵件中提到的個人參與的一個俄中財團最近在克里米亞成立。

最近幾周在財團官員中流傳的電子郵件提到了在克里米亞與中方代表的會面。其中一封日期為10月4日的郵件稱,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CRCC)「願意確保在克里米亞地區建設任何複雜程度的鐵路和公路建設項目」。中國鐵建是一家國有企業,建造了中國許多最大的公路和鐵路網絡,近年來通過2021年竣工的莫斯科地鐵系統延長線等項目與俄羅斯建立了實質性聯繫。該公司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當《華盛頓郵報》記者聯繫到位於克里米亞塞瓦斯托波爾市的俄中財團時,該財團的一名高管拒絕回答有關隧道項目的問題。卡柳茲尼(Vladimir Kalyuzhny)是一名俄羅斯商人,文件顯示他是該財團的總經理,他將此事斥為「一堆空話」,然後宣佈他不會向「敵對媒體」提供任何信息,並突然結束了通話。

報導指,他的回答與內部郵件中對這一提議的描述大相逕庭。卡柳茲尼在上個月發給一名擔任克里米亞駐莫斯科主要代表之一的俄方官員的郵件中說,他收到了「我們的中方合作夥伴的一封信,信中說中國最大的公司之一中國鐵建願意作為總承包商參與刻赤海峽海底隧道的建設」。這封郵件是寫給穆拉多夫(Georgiy Muradov)的,他被列為克里米亞共和國常駐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代表。穆拉多夫此前曾擔任俄羅斯駐塞浦路斯大使,他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烏克蘭已宣佈收復克里米亞是其主要戰爭目標之一,並正在進行一場不如預期的反攻,旨在切斷俄羅斯通往克里米亞半島的後勤線路。在提出隧道建議的同時,俄羅斯正在其自2014年以來佔領或自去年全面入侵以來奪取的土地上推進其他基礎設施項目。最近的衛星圖像顯示,亞速海沿岸新修了幾段鐵路,這是一條被佔領陸路的一部分,也連接着俄羅斯和克里米亞。

這些建築涉及與俄羅斯寡頭羅滕貝格(Arkady Rotenberg)有關的公司,羅滕貝格是普京的兒時好友,通過克里姆林宮支持的項目,包括2014年索契冬奧會積累了巨額財富。安全官員說,自克里米亞被非法吞併以來,這位71歲的寡頭在克里米亞獲得了大量財產,當時他首次受到美國財政部的制裁。羅滕貝格的建築公司Stroygazmontazh也是克里米亞大橋項目的主要承包商。上述財團的註冊文件顯示,該機構的九名創始董事中有六名未在公開文件中提及姓名,而俄羅斯法律允許這樣做,旨在保護西方制裁的目標。

報導稱,這些電子郵件還揭示了中共保守秘密的努力。一位人士強調,中國鐵建只有在「完全保密的嚴格規定」下才會參與,並且任何合同上的公司名稱都將被「另一個無關聯的法人實體」取代。另一封電子郵件提到一家中國銀行願意「將其美元資金兌換成盧布,然後轉移到克里米亞,為(財團)項目提供資金」。這些郵件中提到了財團與中國鐵建一位名叫徐華祥(音、Xu Huaxiang)的高管進行的討論,徐的名字似乎與一位中國人的名字一致,他被列為該公司國際部的副總裁兼副總經理。《華盛頓郵報》試圖聯繫徐本人的努力沒有成功。

鑑於制裁和破壞的風險,美國官員和專家對中國鐵建冒險參與其中表示驚訝。一位參與制裁政策的美國官員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大型企業組成的財團或中國政府支持這樣一個項目是很奇怪的」。「該項目似乎是烏克蘭人很容易摧毀的目標」。這位官員和其他透露消息的官員一樣,以話題敏感為由匿名發言。

大型國際交通項目專家表示,在刻赤海峽下修建隧道在技術上是可行的,而且中國擁有必要的專業知識和設備。但他們說,這仍將是一項艱巨的工程,其規模相當於丹麥和德國之間的一條隧道,該隧道已開工建設8年,預計耗資超過87億美元,將於本十年末完工,屆時將成為歐洲最長的隧道。專家表示,刻赤隧道不太可能及時完工,以幫助俄羅斯進行戰爭,但莫斯科可能將其視為一項長期投資——旨在為可能爭奪數十年的領土提供一條安全通道。該項目的支持者似乎擔心沒有安全通道會導致經濟萎縮。

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的俄羅斯和西方制裁問題專家沙吉娜(Maria Shagina)說,對普京來說,克里米亞具有象徵意義,因此「將其與俄羅斯母親連接起來非常重要」。在過去的9年裏,俄方讓克里米亞依賴於與俄羅斯相連的供水、供電和通信線路。沙吉娜說,隧道將是普京所支持的「敘事的物理延伸」。

專家們說,就中國而言,可能會堅持至少擁有隧道的部分所有權,為其不斷擴大的全球港口和交通基礎設施庫存錦上添花。中國還可以為該項目提供資金,並通過收取通行費或從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出口中獲取收益。

工程專家說,地下工程可以在風險最小的情況下進行,但該項目仍會將數千名員工、昂貴的設備和龐大的施工現場置於烏克蘭導彈的攻擊範圍之內。專家說,由於受到攻擊的威脅,俄羅斯和中國很可能無法使用在水面上使用巨型挖泥船的較新施工方法。相反,它們別無選擇,只能使用傳統的隧道掘進技術。

一位參與過多個世界最大隧道項目的工程師說:「除非攻擊入口,否則很難破壞隧道」。他說,修建穿越刻赤海峽的隧道可能至少需要50億美元,而且需要俄羅斯軍方保護「不僅是海峽,還有你需要的岸上生產基地」。「這是一項高風險的行動」。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4/1982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