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多數科技大佬都缺席 習近平錯失重要機會…

外國資本正在逃離中國。然而,在六年來的首次訪美之行中,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並沒有花費太多心思贏回美國企業和投資者。

相反,在周三晚間與美國商界領袖和其他客人的晚宴上,習近平試圖爭取讓美國企業幫助緩解雙邊緊張局勢,強調兩國合作的空間——這也是他當天早些時候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會晤的主題。

習近平對商界領袖說,中國正致力於高質量發展,美國也在着力振興經濟,雙方合作空間無限廣闊。

習近平沒有提及貿易和投資,更沒有向因中國日益嚴峻的營商環境而深感不安的企業作出安撫姿態,這讓一些與會高管感到驚訝和失望,他們認為習近平錯失了這次機會。

美國基金管理公司銘基亞洲基金(Matthews Asia)的投資策略師羅福萬(Andy Rothman)說:「我也感到失望,習近平沒有藉此機會回應美國商界對中國營商環境的擔憂,也沒有分享未來幾個季度他的國內經濟政策可能如何演變的想法。"

在三藩市市中心的凱悅酒店(Hyatt Regency),習近平在保險公司Chubb的CEO Evan Greenberg的介紹下上台演講,在場的商界領袖起立鼓掌,歡迎這位中共領導人。

蘋果公司(Apple) CEO庫克(Tim Cook)和貝萊德(BlackRock) CEO Larry Fink,以及高通公司(Qualcomm)、波音公司(Boeing)、黑石集團(Boeing)、KKR、輝瑞公司(Pfizer)、聯邦快遞(FedEx)和其他大型美國公司的負責人和高管出席了晚宴。這些公司均在中國投資,總市值達數萬億美元。特斯拉(Tesla) CEO馬斯克(Elon Musk)和Salesforce的CEO Marc Benioff在晚宴前的招待會上向習近平致意,但沒有參加晚宴。

一位特別嘉賓象徵着中美兩國之間的歷史性合作,他是在二戰期間幫助中國抗擊日本的前飛虎隊戰鬥機飛行員。

在場的商界領袖多次對習近平的講話報以熱烈掌聲,包括當他暗示中國可能向美國派出新的大熊貓作為友好使者時。習近平表示:「我們願繼續同美方開展大熊貓保護合作。」

但是,在華運營企業面臨的風險大幅上升之際,習近平傳遞出的合作信息讓一些聽眾無法感同身受。西方管理顧問、審計公司和其他公司遭到了突查、調查和拘留。同時,新的間諜法和數據安全法有可能將常規商業活動定為刑事犯罪。

「他沒有暗示要向企業讓步,甚至不關心對中國經濟進行更多投資,」一位出席晚宴的美國企業高管說。「這次演講充其量只是在做宣傳。」

不過,也有人對習近平落實訪美行程表示稱讚,即使他的講話只是泛泛而談。「他本可以發表更激進和富有民族主義色彩的演講,為中國辯護,」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戰略競爭研究所主席、投資家Sadek Wahba稱。「也許這是一種虛假的安慰,但在我看來這是積極的。」

美國官員表示,華盛頓方面將試圖通過兩國政府間新成立的工作組,讓中國政府放棄對美國公司施壓。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主席、前美國高級貿易官員卡特勒(Wendy Cutler)也出席了周三的晚宴,她說:「現在所有的目光都將投向這些工作組,看看是否會超越'清談館'模式,取得實質性成果。」

習近平本周來到三藩市,肩負着穩定中美關係和恢復投資者對中國經濟信心的雙重使命。

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對中國數據的分析,截至9月底,外國企業連續六個季度從中國撤走利潤,金額總計超過1,600億美元。

習近平和他的副手們希望阻止外資流出。多年來,外資曾幫助推動了中國經濟增長。而阻力恰恰源自習近平自己的國家安全議程,即把抵禦外來威脅置於發展之前。

習近平沒有提及與美國的貿易和投資,這與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習近平晚宴上的講話形成了鮮明對比。雷蒙多以歡迎的口吻說,在美中都以國家安全為重的同時,「我們希望與中國開展強勁的貿易」。

雷蒙多說:「我們將保護我們必須保護的,促進我們可以促進的。」

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庫克是出席與習近平晚宴的商界領袖之一。圖片來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拜登和習近平在峰會上同意恢復軍方接觸,重啟芬太尼合作,並就AI帶來的風險展開新的對話。

首腦峰會結束後,一名記者問拜登是否認為習近平是獨裁者。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報道,拜登的回答(拜登回答說:「你看,他是。」)招致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指責,後者在周四於北京舉行的例行發佈會上稱拜登的回答「不負責任」。但中國政府也暗示了不希望讓這一言論引起太多關注,在外交部的官方簡報中沒有提及這一言論。

與2015年在西雅圖舉行的類似晚宴相比,周三的晚宴少了一些熟悉的面孔,這一點引人注目,當時與習近平隨行的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創始人馬雲(Jack Ma)等知名科技公司CEO。這一次,儘管晚宴是在三藩市這個科技中心舉行,但幾乎沒有中國企業家出席,而出席的美國科技界領袖也較少,儘管晚宴地點靠近矽谷,Meta Platforms 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就未出席。

這場活動舉行的當晚,許多商界領袖已經承諾參加拜登為前來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簡稱APEC)會議的太平洋沿岸國家領導人舉辦的另一場晚宴。

對於美國的CEO來說,自2015年以來,在美國議員加大審視力度的情況下,與習近平共享晚宴引發的輿論反響已經發生變化。

眾議院中國問題特設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China)主席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要求習近平晚宴的兩大主辦方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 -China Relations)和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披露購票者的姓名,無論他們購買的是2,000美元一張的普通入場券,還是與習近平同桌就餐的4萬美元貴賓票。

加拉格爾稱,鑑於中共「對新疆數百萬無辜男女和兒童實施種族滅絕」,上述開銷是不合情理的。中國否認關於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指控。

中國股市的疲軟走勢似乎表明了市場對此次峰會的失望。香港恒生指數下跌近1.4%,上證綜合指數下跌0.71%。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網 X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8/1979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