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哈馬斯一張照片「泄密」 讓你秒懂一連串驚天黑幕

—操控西方主流媒體 哈馬斯一張照片「泄密」

隨着以色列哈馬斯這波軍事衝突的持續發展,有越來越多的真相被披露出來。其中比較令人震驚的就是:哈馬斯這個自稱為抵抗組織的恐怖組織,居然如此的有錢。

哈馬斯不僅可以持續不斷地往以色列發射造價不菲的火箭,還在加沙的地下修築了長達幾百公里的2000多條地道,而且,哈馬斯的領導人們,大部分都住在卡塔爾多哈的豪宅里,過着花天酒地的奢華生活。

以前,媒體告訴我們,加沙就是一座露天大監獄,裏面的人民在以色列的封鎖下,過着牛馬不如的悽慘生活,每個人每天的收入只有一美元。

但是我們現在知道了,加沙不但有星級酒店、高檔餐廳,甚至還有海濱度假村和馬術俱樂部,加沙的孩子們還可以在這裏上大學。

加沙人民的預期壽命和人均識字率都高於臨近的埃及和敘利亞。

於是問題來了,為啥我們以前知道的和真實情況的差距如此之大?到底是誰在有意誤導全世界的吃瓜群眾?

直到我看到了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裡左邊白頭髮的就是哈馬斯著名的領導人葉海亞.辛瓦爾,他是哈馬斯負責安全和軍事的領導,這次對以色列的襲擊,就是他一手策劃並直接指揮的。

右邊這位就厲害了,他是美聯社CNN在加沙地帶聘請的攝影師Hassan Eslaiah,很顯然,他和辛瓦爾的關係是非常不一般的。

這是怎麼回事呢?

事實上,自從2007年哈馬斯控制了加沙地帶之後,就開始對外國記者的採訪進行了嚴格的控制,尤其是西方記者,想進入加沙採訪非常困難。

哈馬斯並沒有禁止採訪,而是規定BBC和CNN等媒體在加沙採訪的時候只能聘用他們規定的人員,這樣,他們就可以控制這些媒體的報道內容了。

而上面這位攝影師,就是哈馬斯給西方媒體專門安排的。

除此之外,昨天以色列的官方網站還披露了一個消息,10月7日襲擊發生當天,為美聯社、CNN、紐約時報路透社工作的攝影師們是和哈馬斯一起進入以色列的。

也就是說:他們知道襲擊即將到來,哈馬斯的人一邊在幹着殺人放火的事情,這些「西方媒體」就在旁邊,跟着進行現場報道。

當然了,這些所謂的「記者」大部分都不是西方人,而是西方媒體們在加沙,按照哈馬斯的要求聘用的。

看了這些報道,這就解釋了一個現象,CNN、BBC等著名媒體對加沙的情況已經報道多年了,他們在加沙也都有分支機構。

但這些媒體的報道中,關於哈馬斯的地道、火箭陣地和侵吞援助財物等新聞卻幾乎從來沒有被披露過。

除了BBC曾經在幾年前被允許進入過一次哈馬斯在加沙的地下隧道系統,但如果你看了那次報道,就會感覺,其實更多的是像在為哈馬斯做宣傳。

這種宣傳,一方面是哈馬斯向自己的支持者炫耀實力,有助於他們招兵買馬,另一方面也可以向金主們傳達一個消息,你們每年給的十幾億美元我們可沒亂花。

所以,在西方媒體關於加沙的報道里,更多的是:加沙是個大監獄,這裏的人們在被壓迫,而以色列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殖民者…

現在人們知道了一些真相,都是在這次襲擊之後,經過一些非政府組織和當事人的口述等的碎片消息。

而以色列對加沙開展軍事行動之後,哈馬斯的宣傳更是開足了馬力。最早的,也是最大的一個假消息:「以色列空襲加沙醫院,造成500人死亡」,就是《紐約時報》和BBC等西方主流媒體率先報道的,在這個消息被證明是假消息之後,《紐約時報》還專門向公眾道歉。

這些久經考驗的、報道過那麼多重要歷史事件的老牌新聞媒體,尤其是《紐約時報》,他們當年的驚天報道,甚至直接導致了美國從越南撤軍。

但在加沙為何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

現在看,答案應該也不複雜了。

張平教授

除了新聞媒體之外,有些國際組織也和哈馬斯有扯不清的關係,他們有的甚至就寄生在哈馬斯和巴勒斯坦問題上,並以此為生。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終身教授張平近日指出:聯合國的難民救濟機構在巴以衝突的問題上起到了不好的作用。

很多人可能不知,聯合國是有兩個難民署的,一個就是聯合國難民署(unhcr)。除此之外,聯合國還有一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工作署(unrwa)」,這個單位就是專門處理巴勒斯坦難民問題。

大家知道,要是說全世界的難民多了去了。也門、烏克蘭、敘利亞現在的戰爭規模可是比巴勒斯坦的大多了,但他們都不配有專門的難民署,只有巴勒斯坦才有。

目前,全球的難民總是約7500萬,這個數字不包括巴勒斯坦,巴勒斯坦的難民有500萬,相差15倍。

2012年,巴勒斯坦難民署每年的預算就是12億美元(有兩億赤字,實際上花了14億美元)。而聯合國難民署的年預算86億美元,只相差7倍多一點。

因此,巴勒斯坦難民人均得到的錢,比其他難民多至少兩倍。

而且,巴勒斯坦難民署總共有僱員3萬人,分佈在中東四五個國家,絕大多數是巴勒斯坦人。聯合國難民署總共只有有僱員1萬7千人,分佈在全球137個國家和地區。

可以看出來,巴勒斯坦難民的數量少,但是人均預算更高,而且僱員還更多,說明這是一個有錢但辦事效率低的部門。

這兩個機構不僅是預算和效率上有很大的差異,在工作方法上也大相逕庭。

所謂難民,簡單說,就是你住的地方發生了戰爭或者天災,你必須要去別的國家生活。對難民的救濟,也是人道主義的,不是福利。就是幫助你在新的地方維持基本的生活,但最終你是要靠自食其力來生活的。

所以,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難民是這樣的:你到了別的國家之後,第一代是難民,這沒問題,但從你的孩子,也就是第二代開始,就算是當地的居民了,就不享受難民的救濟了。

唯獨巴勒斯坦的難民不一樣,因為他們是世襲的。

也就是說,在第一代的巴勒斯坦難民產生後,他們的子子孫孫都是難民,包括難民收養的孩子都算難民。

這就導致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其實最早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戰爭爆發的時候,逃離巴勒斯坦的難民只有70多萬人,但那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批人里,現在還活着的,最多還有一兩萬人。

巴勒斯坦難民總數現在卻是越來越多,幾乎是成倍增長,聯合國巴勒斯坦難民在2019年的數字是500萬,其中至少有150萬就住在巴勒斯坦難民署直接管理的難民營里。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來,巴勒斯坦難民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人道主義援助了,而是變成了一個年產值十幾億元,僱員數萬人的大生意。

而這個生意里有多少貓膩,又有多少救濟資金被中飽私囊或者是流入到哈馬斯的手裏去了,這永遠是一筆糊塗賬。

張平教授認為:這就是難民越救濟越多的主要原因。

如果明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達成協議實現和平了,就意味着巴勒斯坦難民署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一個很好的生意也就沒了。

因此,有些人是不希望和平的。

所以,張平教授認為:要解決巴勒斯坦難民問題,第一步是解散現在的「巴勒斯坦難民署」!否則,巴勒斯坦難民只會越來越多!問題越來越大!

我覺得,這個難民署倒不一定非要解散,但肯定是需要改革的。

事實上,在這次以色列和哈馬斯的軍事衝突中已經發現了,大量在加沙地帶工作的國際組織和非政府組織的僱員,都是加沙當地的巴勒斯坦人,而這些人里很大一部分還是哈馬斯的兼職人員。

我們也看到了這樣一些視頻,10月7號之後,當哈馬斯把從以色列劫持的人質帶回到加沙之後,加沙街頭上很多平民打扮的人都在和哈馬斯們一起慶祝「勝利」。

綜上所述,這次以色列和哈馬斯的衝突與以往歷次的巴以衝突都有所不同,這次衝突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實,也暴露出了很多以前沒有暴露出來的問題。

巴勒斯坦問題固然複雜,但只要是問題暴露出來了,就有解決的希望。不管最終怎麼解決,當務之急就是徹底剷除哈馬斯,當然過程中要盡力確保平民安全。

同時,希望西方的大媒體們,在今後報道巴以問題的時候,最好能像他們挖美國總統醜聞那樣去追求真正的真相,別一天到晚在那瞎帶節奏。

還有那些表面上高大上的國際組織,拿着那麼多全世界好心人們捐的錢,你們能不能也學着干點好事?

都做個人吧!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老魚辣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1/1976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