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以色列人:「這世界瘋了」

—反戰反猶情緒高漲 以色列人嘆國際社會不公道

以色列報復性狂轟爛炸造成加薩平民死傷攀升,全球領袖升高施壓,倫敦、華府、柏林和巴黎等大城則出現聲援加薩平民的集會。不少以色列人認為國際社會不公道而深感沮喪。

以色列民眾裴利德(Yoav Peled)說,他開始懷疑這世界可能瘋了。

坐在以色列國防軍總部所在區域外圍,裴利德裁剪一段一段的黃絲帶送給路過民眾。巴勒斯坦伊斯蘭組織哈瑪斯(Hamas)10月7日從加薩走廊進入以色列突襲攻擊,劫走約240名人質。系上黃絲帶,民眾祈禱人質可以早日獲釋返家。

裴利德希望藉由這項行動凸顯與人質休戚與共,但是他懷疑,這樣的信息能否傳達到以色列國境之外。

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我本來以為自己是極端自由主義者。但是看到高喊支持哈瑪斯之類的示威活動時,我懷疑世界是否了解事件的錯綜複雜,他們若無法理解個中複雜性,就只會去看事情的一個面向,反映出膚淺的正義感。但事件並非那麼單純。」

「我認為政府了解這點,但一般民眾,我就不知道了。」

以色列社會內部存在深刻分歧,現在卻開始浮現「世界不了解我們」的共同感受。

遭哈瑪斯劫持人質的家屬和數以千計聲援民眾4日聚集特拉維夫被稱為「園區」(HaKirya)的政府辦公室及軍事基地外示威,要求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保證人質獲釋。

失蹤人質海報和受害者照片掛在「園區」牆上,放眼望去,仿佛永無止境的一張張微笑面孔,有男性、女性、孩童、嬰兒和士兵,有時甚至是一個家族。

以色列人:「這世界瘋了」

以色列國防軍表示,哈瑪斯突襲奪走超過1400條人命,約240人遭綁架。其中4名女性人質已經獲釋,包括2名美國公民、2名以色列公民。以色列國防軍還救出了一名以色列士兵。

伊扎哈克(Itzahak)說:「我認為世界上如果有任何一個國家面臨跟我們相同處境,可能會做更多、更多的事,而且沒人會說什麼。就只有猶太人,因為猶太人沒有權利在一個和平國度生活。但這是我們想要的,我很遺憾,沒人了解這一點。」

拉帕波特(Yonatan Rapaport)2日在耶路撒冷錫安廣場(Zion Square)接受CNN訪問時說:「我今年22歲,過去4周參加了4場喪禮,過去一年也參加了兩場,我的兩位朋友在恐怖攻擊中喪命。」

身為一位音樂家,拉帕波特最近才服完以色列海軍義務役,服役時的任務包括在加薩走廊周邊巡邏。世界對加薩事件的反應也讓拉帕波特感到失望。

▲▼以色列首都(有限承認)耶路撒冷,民眾參與燭光守夜活動,悼念因哈瑪斯襲擊而喪命的罹難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並不是非黑即白,但這場戰爭(和哈瑪斯)卻是這樣。」

拉帕波特指出:「一些對以色列政府和以色列的批評固然站得住腳,但是諸多言論已經跨越批評以色列和仇恨猶太人那條細微分界線。」

「你可以批評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或加薩,但你不能說,所以殺害1400位平民沒關係。」

拉帕波特說,在這場戰爭前,他不滿尼坦雅胡政府,反對撕裂國家的司法改革。

「這場戰爭後,我認為整個政府應該下台。但現在,我們正處於戰爭中。我不信賴尼坦雅胡這個人,但我必須相信他這位領導人。」

夜深時分,拉帕波特加入一群音樂家演奏音樂。坐在錫安廣場上的大多是年輕人,他們彈結他,唱着經典以色列熱門歌曲。

這些歌曲的意境從悲傷到懷抱希望都有,其中一首是Lu Yehi。

靈感來自披頭四Let It Be的這首抒情歌曲是奈奧米薛默(Naomi Shemer)於1973年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開戰的前面幾天寫的,已經成為贖罪日戰爭和以色列勝利希望的代名詞。

傳唱近半世紀的歌詞響徹暗夜的錫安廣場,以色列卻再陷戰爭。

(譯者:劉淑琴/核稿:何宏儒)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9/1975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