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疑過量開炮傷腦 中東美軍多人返國後邪門出事

美軍之前在中東以遠程炮擊對付伊斯蘭國,雖成功降低自身傷亡,但很多人返國後卻中邪般出事。有人看到冤魂索命、有人幻聽幻視而殺人或自殺,出事者共同點就是曾大量開炮。(示意圖/ingimage)

美軍之前在中東以遠程炮擊對付伊斯蘭國(IS),雖成功降低自身傷亡,但很多人返國後卻中邪般出事。有人看到冤魂索命、有人幻聽幻視而殺人或自殺,出事者共同點就是曾大量開炮。

紐約時報指出,歐提茲(Javier Ortiz)結束在敘利亞的機密任務返家後,開始在家中看到死難小女孩的鬼魂,對方臉色慘白、渾身灰塵仿佛被爆炸擊中,她雙眼死盯歐提茲,目光漆黑而沉重。

當時21歲、屬美軍陸戰隊炮兵單位一員並參與對伊斯蘭國作戰的歐提茲深信,他們部隊的大炮擊斃大量人員,而這個鬼魂就是死難者的報復。

當時22歲同屬參與炮擊的陸戰隊士兵鮑爾(Austin Powell)一天敲着鄰兵的房門,結巴地含淚說「我房間內有東西、我聽得見動靜」;20歲的鄰兵齊普伊(Brady Zipoy)安慰對方,稱自己也有類似狀況。

鮑爾離開陸戰隊回到肯塔基州開聯結車,但屢次在開車時發作會令他整個人癱軟的恐慌症。他在從敘利亞回國一年半後的2018年舉槍自戕身亡。

齊普伊也很慘。他返美後回明尼蘇達州與雙親同住並上大學,2020年他開始出現幻聽,會在街邊路牌上看到隱藏密語,後來在精神錯亂下進入一間從未去過的房子並殺死一名素未謀面的人。警察趕抵時發現他赤腳遊蕩,被上銬時還反問「你們是要帶我到月球嗎」。

齊普伊殺人在2021年因精神問題而獲判無罪,但被勒令關入明尼蘇達州一間精神病醫院至今。

前述的幾位主人翁都來自第11陸戰團1營的A連,連隊許多人像是中邪般出事,後來其他陸戰隊及陸軍炮兵單位也都傳出同樣情事。

紐時在16個州訪查40多名退伍炮兵及其家屬後發現,2016和2017年奉派運行炮擊IS任務的許多人返美後,都飽受噩夢、恐慌、憂鬱之苦,少數人出現幻覺。曾為可靠軍人的人變得不可預測且舉止怪誕,有些人如今無家可歸,還有不少人自殺身死或試圖自殺,而美國軍方始終無法確認並正視問題所在。

這些炮兵都是從遠距開炮、並未與敵方近戰或目睹殘酷殺戮,難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解釋。唯一令人注意者是他們開炮量高到嚇人。

美軍當時策略是避免派遣大量地面部隊近戰,而是依靠空襲和炮兵。這固然讓美軍在剷除IS期間傷亡極少,但也代表炮兵單位必須發射數以萬計的高爆炮彈;專家表示每名炮組人員經歷的開炮數量,至少都是越戰以來美國炮兵單位之最。

陸戰隊內部一份2019年的報告研判,害到炮兵者正是他們自己手上的武器。其中一個連隊裏超過一半的人被診斷為創傷性腦損傷(TBI)。報告警告,敘利亞的經驗表明,日復一日大量開炮恐導致炮組人員失能,速度恐快到來不及派人輪換。

然而報告指出,軍方似乎並未認真看待,對炮組乃至醫務人員的安全培訓嚴重不足。在每件個案里,美國軍方將炮組人員的戰傷歸為一般精神疾病,許多人服用強效精神藥物卻效果甚微,還讓他們難以應付軍中日常。

有人在出現異常後被當成問題人物開除,或因行為不當受罰而勒令退伍,從而無法取得他們迫切所需的退伍軍人醫保福利。

紐時指出,這些人日以繼夜操作美軍最精良的M777A2榴炮,殊不知開炮的爆炸聲比噴射機起飛還大好幾倍,且會釋出震波,會像被人用腳踢胸部般。開炮還會讓人耳朵嗡嗡作響、骨骼震顫、視線因瞬間壓力而模糊,大腦中每個神經元就像被鞭笞般。

紐時查看4個當時參戰過的炮兵連,發現每個連都有人返國後自殺,有的連甚至好幾個,比例高到連社會一般高風險人群都難望項背;還有許多人在受訪時透露曾試圖輕生。

一位要求匿名的現役陸戰隊官兵說他患有劇烈頭痛和輕微癲癇,但擔心他的傷勢不會被承認,因為沒有文檔表明他曾經歷任何高危險情境。簡而言之,他認為當前美軍的軍事規範幾無任何機制能防止在敘利亞炮兵部隊的悲劇再次發生。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6/1974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