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宋國誠:後李克強時代 習近平暗黑政治的來臨

作者:
至今,中央領導階層人才空虛,有識者皆退避三舍,因為越接近習近平越危險。所謂「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李白詩)。中國將進入政治最黑暗的年代,進入「中國的斯大林時代」!習近平的「社會監控」已經毫無障礙,習近平的獨斷也不再有雜音干擾,習近平將從「毛澤東2.0」升級至「毛澤東3.0」,到達暗黑政治的最高點。

中國社會出現一種犬儒主義的反抗、滿腹牢騷的不滿、耶揄嘲諷的抗議等等,也就是「哀莫大於心死」!這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全民憂鬱症」。(取自X平台「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中共官方宣佈,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10月27日因心臟病突發逝世。實際上,李克強的去世,死因離奇,過程蹊蹺。例如送到中醫院(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曙光醫院)去急救!許多傳聞不免暗示,與其說李克強是「猝死」,不如說「促死」。至今為止,少有人相信官方的說法,甚至認定背後必有「習近平陰謀」的作祟。

「後李克強時代」:一個不抱希望的年代

隨着李克強的逝去,中國將進入後李克強時代。中國的溫和改革派路線宣告終結,除了剩下一個汪洋之外,「團派」已全數被殲滅。中共黨內已經沒有牽制習近平的聲音和力量,「中國共產黨」變成「中國一人黨」,叫「習黨」,中共應該改名,叫「習共」。習近平身邊既無可信之人,也無不可信之人。

在「後李克強時代」,中國韭菜百姓「改善生活」的願望破滅了,並將迎來一個「不抱希望的年代」。一個在李克強執政期間高速經濟增長的年代(平均7.5%)已經過去,未來中國百姓可能連「自求多福」的機會都已喪失。

隨着李克強的離世,中共黨內「專業技術官僚」的影響力已經退出政治舞台了,只剩下「不專業的權力官僚」,也就是習近平的「鷹犬幹部」。至今,中央領導階層人才空虛,有識者皆退避三舍,因為越接近習近平越危險。所謂「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李白詩)。中國將進入政治最黑暗的年代,進入「中國的斯大林時代」!習近平的「社會監控」已經毫無障礙,習近平的獨斷也不再有雜音干擾,習近平將從「毛澤東2.0」升級至「毛澤東3.0」,到達暗黑政治的最高點。

隨着李克強的離世,中共黨內「專業技術官僚」的影響力已經退出政治舞台。(美聯社

可以預見,中國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將持續加大,中共將鎮壓所有悼念李克強的活動,呈現一種「上壓下抗」的狀態。中國社會將出現一種犬儒主義的反抗、滿腹牢騷的不滿、耶揄嘲諷的抗議等等,也就是「哀莫大於心死」!這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全民憂鬱症」,一種深度的無力感!人人感受到「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夕回到解放前」!

中共的「二把手魔咒」

李克強生前抑鬱、死時淒涼的景象,在中共黨史上並非先例。

1976年,周恩來死於膀胱癌。患病期間,「四人幫」之一的王洪文(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成立了一個「特別醫療小組」,採取所謂「保守治療」,但實際上,所謂保守治療就是「不治療」,直到周恩來死前都不知自己患了什麼病。

林彪真的是叛逃墜機嗎?至今真相不明。至於劉少奇直接死在牛棚里,全身赤裸,以板車拉去火化。在中共黨史上戰功彪炳的彭德懷,也直接死在牛棚,以麻布裹屍送到305醫院(不是301醫院,因為叛徒不能送進高幹專屬的醫院),死時無一親人隨伺在旁,也無人送終。

除了「男鬥男」之外,還有「女鬥女」的荒誕劇本。

劉少奇的妻子王光美,長相清秀美麗,文革期間也被下放勞改。實際上,毛澤東垂涎王光美的美色已經很久,常常叫王光美到秦皇島穿着比基尼陪他游泳。對此,江青非常忌妒。江青一個戲子出身,有所謂「美色競爭」的變態心理。王光美下放時,江青不給她穿衣服,光着身子,甚至命令王光美每日從事挑糞拉肥等等粗重工作,極盡荒誕和羞辱!

這就是中共黨內「二把手」的下場,李克強顯然也沒有逃過這種「二把手魔咒」!

習近平的信任危機

關於李克強的死因之所以眾說紛紜、傳言滿天,就是因為老百姓不相信「官宣」(官方宣佈的消息),不相信李克強為正常死亡。對於李克強可能含冤而死,老百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並且默認習近平可能就是幕後黑手,這是一種「不說出來的不言而喻」。這就必然產生「習近平的信任危機」,也就是給予習近平「最負面的評價」。這就是政治學上所謂「塔西陀陷阱」,無論你中共說什麼,人民就是不相信。《莊子.在宥》有云:「天氣不和,地氣鬱結」,這種天地乖離的景象,正可以形容習近平的政治危機。在中國百姓看來,所謂「習近平的政治危機」,就是指習近平把意識形態當飯吃!把中國百姓當韭菜割!

又一場「悼念革命」的醞釀?

1976年中國發生一場因為悼念周恩來而爆發的「四五運動」,1989年有悼念胡耀邦的「六四運動」,2022年11月則有悼念烏魯木齊火災的「白紙運動」。這場號稱「中國的顏色革命」,迫使習近平立即解除天怒人怨的「動態清零」政策。

2022年11月則有悼念烏魯木齊火災的「白紙運動」。(美聯社)

這些抗議運動都是從「悼念」開始,從堆滿鮮花中的默哀和流淚開始。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李克強的離世也帶走了曾經輝煌的「黃金十年」。近日,在安徽合肥紅星路80號李克強故居,乃至安徽滁州定遠縣的祖居,以及曾任省長的河南鄭州,都出現了堆積如山的「悼念鮮花」,前來悼念的人群有如一條長龍,擠滿了巷道。這可能又是另一場「庶民革命」的火苗。儘管在習近平滴水不漏的社會監控之下,這支火苗還處於星星之火的萌芽狀態,等待助燃,等待燎原。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中國問題與國際戰略學家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3/1973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