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想借美國給中共續命

北京和華盛頓已原則敲定,習近平於11月APEC峰會期間與拜登舉行會談,俗稱「習拜會」。分析認為,在國際衝突加劇,中國國內經濟爆雷、大事不斷的今天,習近平急於訪美,是想藉助美國的力量給中共續命,緩解他的危局。

目前,中共可謂四面楚歌:房地產爆雷,地方債務爆雷,金融出現危機,外資大量撤離、失業率飆升,流行病頻發,再加上高層內鬥激烈,使中共這座搖搖欲墜的紅樓隨時可能坍塌。而習近平本人也是危機四伏,很可能讓古代關於他被暗殺的預言一語成讖。儘管他大力剷除異己,清洗軍隊,但也無法換來一個安全。

在國際上,中共的全球戰略擴張,包括對外輸出共產意識形態,壟斷供應鏈,威脅南海、東海和台海的安全,以及與朝鮮俄羅斯建立邪惡聯盟,導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社會對其進行高科技和軍事圍堵。美國防部2022年10月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已將中共視為美國最大的戰略競爭者;防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指出,中共是唯一一個既有意圖也越來越具實力要改變國際秩序的競爭對手。

面對重重危機,習近平知道只有跟美國搞好關係,才能緩解壓力。而在中共的歷史上,幾次重大危機發生後,都是美國「幫」其化解了危機。

中共每逢重大危機必求助美國

在歷史上,中共每次遇到重大危機時都要求助美國,為其化解危機,擺脫困境。

中共篡政前,勢單力薄,它便竭力讚揚美利堅合眾國,向美示好,並以中共代表民眾、民主的假象欺騙世界,導致美國放棄對國民政府的援助。

篡奪政權後,中共開始敵視美國,聲稱要「打倒美帝國主義」。1950年11月7日,美國停止了對華商務往來,全面對中共實施禁運,並號召盟友對華實施禁運;1951年5月18日,在美策劃下,聯合國大會通過《實施對中國禁運決議》,品種多達1700種。

通過韓戰,美國構建了針對中共的亞太軍事體系,通稱「新月形包圍圈」,圍堵中共,並與日、韓、澳、台,以及東南亞國家簽署了《美日安全條約》等一系列軍事協定,美中關係急速惡化。

韓戰與美直接交手,中共知道了美國的實力,美對其圍堵讓中共陷入困境,對美國更不敢小視;並且,由於連年的政治運動,特別是「文革」的全民造反運動,以及中蘇關係破裂,使中國的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而毛澤東本人也深陷權力危機的恐懼中。此刻,他急需通過外部力量緩解危機。

1971年3月,在日本名古屋舉行的第31屆世界乒乓球比賽上,中共邀請美國隊訪華。美國為了通過拉攏中共打擊蘇聯,1971年7月華盛頓派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密訪北京,開始了兩國的外交接觸。

美國之所以與中共接觸、建交,也是基於那個時代的一個信念:通過貿易與投資,讓中共融入全球經濟,逐漸過渡為民主國家——這符合美國的價值觀,也會使美國更安全。

中美關係的修好,使毛澤東大大舒了一口氣,也化解了執政危機。這在當時被看作是毛的一大功績。

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1月29日鄧小平訪美,簽訂了《中美科技合作協定》等多個雙邊條約,開始了中美之間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全球問題等多層深度交往。

有了美國的「背書」,同年2月17日,中共便出動十幾萬軍隊對越南發動攻擊。其後,美國向中共出售先進雷達、運輸直升機、電子偵察裝置,以及裝有先進軍事軟件的計算機等。使中共在軍事上大大提升了一個層級。

中共面臨的另一大政治危機就是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大屠殺。

中共血腥鎮壓學生和市民的暴行令全世界震驚。美國隨即宣佈多項對華制裁措施,中美高層交流戛然而止,國際社會也加入對華制裁行列。中共內失民心,外遭制裁,再度陷入執政危機。

六四事件是一個標誌,使美國看到在中國實行政治變革已不可能,美中關係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在經貿、人文交流方面可以合作,但在國際安全與人權問題上,則對其防範、牽制。加之蘇聯解體,共產主義陣營消失,美國的聯中抗蘇策略不復存在。

但是,「六四」後不久,老布殊(George Bush)派特使秘訪北京,此後漸次恢復了對華關係。此舉被認為是美國對華外交的重大失誤,客觀上使處於孤立無援、陷入危機的中共得以續命至今。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回顧那段歷史時說,蘇聯解體後,我們認為中國不可避免將成為自由國家,帶着這份樂觀,美國於21世紀前夕向其敞開大門,並將其納入世貿組織。

面對無解困局習近平企望藉美國續命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認為,「這次不同以往,中共和習近平的命運已經不可逆轉。今天的美國和整個西方社會,對中共是高度的警惕,不論是政治、經濟和軍事上都不會讓中共按自己的如意算盤打。」

美國國會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日前指出,中共、俄羅斯、朝鮮和伊朗在俄烏和以哈戰爭以及大國競爭的複雜全球背景下,形成了一個「新的邪惡軸心」。

在前不久結束的「一帶一路」論壇期間,習近平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說,中俄要一道「維護國際公正和平」。習近平在此前訪問俄羅斯時,也對普京說要一道推動「百年大變局」。而普京則把習近平吹捧為「世界公認的領導者之一」。

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中共一直向俄羅斯提供直升機、無人機、光學瞄準儀器,以及國防用關鍵金屬等。俄羅斯公開承認,他們使用的無人機大都來自中國。

近期恐襲以色列哈馬斯背後支持者是伊朗,而伊朗是中共的盟友,伊中2021年簽署了軍事合作協議,伊朗得到了很多中共的軍援。外界質疑,不排除中共在操縱一場間接的代理人戰爭,目的是分散美國對中共圍堵力量,進而挑戰美國。

對於中共在以哈戰爭中的立場,麥康奈爾說,「我們知道他們站在哪一邊。」「我們需要將其視為一個世界性問題。」

此外,位於這兩個戰場外圍的還有朝鮮、敘利亞,也都是中共的忠實盟友,中共對這兩個不時給美國及世界製造麻煩的小國,都具有絕對的影響力。

「面對如此國際境地,習近平想要美國支持他,想繼續讓美國給中共續命,恐怕太不切實際了。」諸葛明陽說,「但習近平見拜登絕不會空着手去,他手裏應該有兩張牌,一個是俄烏戰爭,一個是哈以衝突。他很可能以此跟美國談條件:中共放棄對俄羅斯和哈馬斯的支持,以此使美國放棄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共的封鎖和軍事上的圍堵。」

他說:「如果習近平此行如其所願,不僅可能給中共續命,也將大大緩解他自身的危機。但今日世界格局重新出現兩大陣營對立,美國買不買他的帳?這一切都不是習近平能夠把控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2/1972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