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必須要製造一場金融危機了!這就是中國經濟萎靡根源!這條路已經走到盡頭

—幾家央企已經發不起工資了 ; 人民幣湧入香港近萬億 疑巨額資金外流;美債進入死亡螺旋;FED恐轉鷹曝3致命隱憂

必須要製造一場金融危機了!這就是中國經濟萎靡根源!這條路已經走到盡頭;幾家央企已經發不起工資了 ; 人民幣湧入香港近萬億 疑巨額資金外流;美債進入死亡螺旋;FED恐轉鷹曝3致命隱憂

美國國債在1天之內增加了2750億美元達到了創紀錄的33.4萬億美元,同時中長期國債收益率,繼續強勁抬升:10年期達到4.83%;20年期突破5.18%。2027年開始,美國聯邦政府每年要為其債務支付近2萬億美元的利息!

這些對美國意味着什麼?有分析認為,美債已經進入死亡螺旋,也有分析認為,一場金融危機正在逼近。

對中國而言,資金外逃壓力更大,房地產泡沫更難解決。

房地產行業急速萎縮,正在向上下遊行業蔓延,現在連建築業的央企也發不出工資了。

外媒分析認為,中國目前發展道路走到頭了,需要進行更大更深的改革,才能挽救中國經濟

幾家央企已經發不起工資了

最近,建築業的日子似乎真的不太好過。特別是去年開始,不少建築企業已經逐漸在過緊日子了,有的甚至出現了拖欠工資的嚴重情況。

所謂管理人員,並不是高管層,而是項目一線的施工管理員工。這已經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了,一線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來,公司運轉狀況可以想而知。

不只是中建某局,中鐵建某局也存在拖欠工資的情況。我看到他們公司員工在網上吐槽,有的項目部拖欠高達8個月工資,情況相當嚴峻。

也有剛入職的應屆生反映,今年入職至今一個月工資都沒有發放過,生活確實很困難。

此外,中鐵建旗下的多個項目公司,也面臨半年只發一次工資的尷尬處境。可以看出,建築業的現金流問題已經相當普遍嚴峻了。在崗員工基本都是咬牙挺過難關,與公司共渡時艱的狀態。

導致這一狀況的主要原因,還是與房地產行業的持續低迷有關。去年開始,不少房企項目停工,造成建築企業回款難以為繼。同時,頻繁出現的爛尾樓和房企破產事件,也讓建企面臨大筆壞賬的窘境。之前墊付的資金基本打了水漂,進一步惡化了現金流。

面對這種情況,建築企業也並非毫無招架之力。今年以來,我們接觸過不少建企分公司,都在積極尋求對破產和拖欠的房企採取法律措施,討回資金。有的企業甚至祭出殺手鐧,直接把欠款房企告上法庭,並通過媒體曝光施壓。

看來,必須要製造一場金融危機了!

來源「研報真知」的網絡文章稱,全球資產之錨——美國中長期國債收益率,繼續強勁抬升:10年期達到4.83%;20年期突破5.18%;30年期接近5.0%;……不用問,全部都是2007年以來的16年新高,而且,只要繼續漲下去,很快就將突破20年新高。

可現在的情況,怎麼能和2007年一樣?——那個時候,聯邦政府債務/GDP的比例還在60%以下,而現在卻已經超過120%。儘管如此,在中長期國債收益率急劇抬升之下,美國財政部依然不管不顧的大手筆融資,繼9月份融資近1.5萬億美元之後,10月第一周,美國政府融資額預計超過2000億美元。

不管融資成本多高,我就是要借錢,我就是要大規模發售國債融資,只要我現在能借到錢,我不管將來的政府需要承擔什麼樣的長期成本,哪管他將來洪水滔天……

這是標準的「擺爛模式」,根本不對美國的長期信用負責。

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經提到,未來1年半里,美國財政部至少需要10萬億美元以上的融資,其中包括:

過去很多年所發行的中長期期國債到期置換;

過去幾個月到一年所發行的短期國債到期置換;

拜登政府2023年和2024年的財政赤字額外融資;

所有的利息支出;

忽然覺得,美國聯邦政府對高利率國債融資的這態度,怎麼和恆大融資的時候許皮帶的態度出奇的一致?

要知道,當年美元基準利率仍然在1-2%的時候,許皮帶們就以12%、15%的極高成本,在海外發行美元債來融資……這不和現在的聯邦政府,用5%以上的高成本融資超10萬億美元,都是一個套路麼?

截止2023年9月底,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已高達33.17萬億美元,其中,短期國債約佔20%,中長期國債約佔65%,其餘15%為抗通脹國債(TIPS)和浮動利率票據(FRN)。

絕大多數中長期國債,都是美國政府在2008-2021年的極低利率時期發行的,所以融資成本都非常低,根據對當前約20萬億美元中長期國債的統計:

約有3.7萬億美元國債的利率成本在1%以下;

4.3萬億在1-2%;

5萬億在2-3%;

3萬億在3-4%;

1.8萬億在4-5%;

只有3000億美元左右的中長期國債,利率成本在5%以上。

整體估算下來,當前美國所有中長期國債的融資成本僅為1.5%。

當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允許美國中長期國債收益率上升至5%,這就意味着,接下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所有滾動債務的融資成本都將在5%左右,相比原有的成本,提升了3.5個百分點。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統計數據,截止2023年二季度,美國聯邦政府的年化利息成本已經高達9690億美元,如果當前國債收益率保持下去,每年額外增加1萬億美元利息支出,意味着從2026年或者2027年開始,美國聯邦政府每年要為其債務支付近2萬億美元的利息!

任何一個明白人都可以看出,當前的美國中長期國債收益率不可持續。

聯邦政府和美聯儲,到底是在擺爛,還是在蓄意製造一場金融危機呢?

現在,只有那麼一條狹窄的、不怎麼影響美聯儲和聯邦政府信用的路徑,那就是——美國的某個大型金融機構破產,或某個行業發生普遍性危機。然後,讓美聯儲有理由可以立即停止加息,還可以重新開閘放水,買入國債,實施另外一輪大規模的QE,幫助聯邦政府融資。

這種事兒發生,可不就是一場金融危機麼?

只要美國中長期國債收益率一直這麼漲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一定會看到另外一家大型金融機構出現類似於矽谷銀行或去年英國養老金這樣的危機。

美債進入死亡螺旋

綜合區塊鏈媒體CCN和公開資訊來源,美國國債在1天之內增加了2750億美元達到了創紀錄的33.442兆美元(約新台幣1088兆)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研究員安東尼(E.J. Antoni)驚訝表示:「這比整個9月份增加的債務還要多,是上1個財年增加的債務的13%」

高盛分析師預測,到2025年龐大的債務成本將創下新紀錄。這是因為聯準會在過去一年中不停的升息,還有美國龐大的債務成本增加到十分危險的程度所造成,已乎進入債務的死亡螺旋。

該報告中指出:「我們估計,美國國債GDP佔比將在未來10年內從96%上升至123%,主要受到約3%的長期赤字的推動。」其他預測也不乏更快的,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到2053年,聯邦債務可能佔全美GDP的181%。

人民幣湧入香港近萬億,疑巨額資金外流

香港金融管理局9月29日公佈數據顯示,8月份大量人民幣湧入香港,致使香港的人民幣存款總金額逼近1萬億,另一方面,用以支撐港元匯率穩定的香港外匯基金,也就是港府的財政儲備在8月份減少了358億港元(約45.7億美元)。

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認為,大陸民眾的資金外流到香港,背後必然有中共官員操作和參與、選擇性地「開綠燈」。經濟分析師羅家聰預計,未來中港資金流通將會收緊,屆時再轉到海外會變得困難。

來自西安的朱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專門到香港開戶,希望把錢存在港銀取得高利息,這次準備存10萬港元(約12,800美元)。

她還透露,來港的中國人每人每次可帶2萬元人民幣現金過海關,大家利用這種「螞蟻搬家」的形式把人民幣帶出境。

麥卡錫下台FED恐轉鷹,謝金河曝3致命隱憂

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3日遭罷免,財經專家謝金河認為,這是掀開美國政壇「冷內戰」的序幕,美2黨惡鬥恐怕會持續到2024年底的總統大選,臨時支出法案遭否決,幾可確定美聯邦機構將停擺,加上美國爆發各大廠汽車工人罷工,均易造成金融市場負面震盪。

謝金河指出,麥卡錫被罷免率先衝擊的是美國股市,道瓊斯工業指數大跌430.97,把今年以來的漲幅全部蒸發。

第二個可怕的地方是亞洲貨幣更弱。

謝金河說,去年美元指數最高到114.778、新台幣到32.335、人民幣到7.327,這次美元指數在107.348,距離上一波高峰還有很大差距,但新台幣到32.432、人民幣也貶到7.349,成為亞洲率先創新低的貨幣。

美國FED利率將上升到5.5到5.75%之間,這也意味着股票的投資價值將被壓縮,企業如何創造比5.5%更高的報酬?這是高難度挑戰。

美國利率降不下來,中國資金外逃壓力更大,房地產泡沫更難解決。

這就是中國經濟萎靡的根源!

香港《南華早報》周四(10月5日)最新撰文稱,自今年年初重新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增長乏力,這引發越來越多的呼聲,要求進行更大的改革,以解決從長遠來看可能繼續影響經濟前景的根深蒂固的問題。

(截圖來源:《南華早報》)

知名諮詢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和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聯合編寫的旗艦報告《中國探路者年度記分卡》(China Pathfinder Annual Scorecard)周三表示:「經濟穩定面臨的結構性威脅從未如此嚴重。北京的政策制定者現在正在關注的經濟萎靡不是由新冠疫情等周期性因素引起的,而是由於改革國家經濟體制的失敗。」

報告顯示:「鑑於今年迄今沒有重大改革宣佈,預計2024年也會出現類似的疲軟,如果北京宣佈具體改革,明年的增長可能會因為調整的痛苦而進一步放緩。」

報告補充稱,經濟增速放緩還可能意味着,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的情況「不會在本世紀發生,更不用說在這十年了」,「這種預期的變化具有全球影響。對發展中國家來說,自由市場與中國『國家資本主義』方法的相對吸引力將發生變化,這需要決策者和商界領袖的關注」。

榮鼎諮詢和大西洋理事會發佈的報告還顯示,「過去,中國政府可以把政策問題推遲;今天,他們已經走到了這條路的盡頭,需要解決目前的問題。」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07/1962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