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導致中國經濟困局又一大禍首

改革開放以來,憑藉豐富的勞動力,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了四十多年。但是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從2012年就開始減速,從2011年的9.6%下降到2019年的6%、2022年的3%。結束新冠清零政策後,今年上半年經濟並未如預期那麼「復甦」。造成中國經濟減速的核心原因是勞動力減少和人口老化。現在國際社會擔心中國的經濟熄火將威脅全球經濟穩定,美國總統拜登最近稱人口危機使得中國成為世界經濟的「定時炸彈」。而中國的人口危機之所以發展成現在難以收拾的局面,是因為幾十年的人口數據腐敗。

人口數據的神聖性

人口數據是各項決策的基礎,獲得準確的人口數據是治國者的首宗大事。西周有「司民」之官小司寇,「掌登萬民之數」,在每年孟冬之月祀司民星,將人口數據進獻給國王,王行拜禮而後接受,據以計劃國家開支的增減。可見,人口數據被賦予了極為神聖的意義。

商鞅認為如果不知道準確的人口數據,「地雖利、民雖眾,國愈弱至削」。荀子也認為:「眾庶百姓,則必以法數制之」,「無制數度量則國貧」。但是由於人口數據與各種利益捆綁,人口統計造假自古就存在。商鞅規定對人口數據造假者處以「腰斬」,與「降敵同罰」。

元朝初年,進行了嚴格的人口統計,「不實者罪之」。但是忽必烈之後,再也沒有進行較全面的人口統計了,本應成為國家稅源、兵源、役源的人口,成了權貴的私產。中央財政困難,連賑災和修黃河的錢都拿不出來,河工們紛紛加入紅巾軍,元朝「英年而逝」。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為了避免「蹈胡元之弊」,派出軍隊赴各地統計人口;對統計造假者,罪在官者處斬,罪在民者充軍。

蘇聯解體表面上是因為戈爾巴喬夫的改革,但之所以改革是因為社會經濟出了問題,後者又是因為低生育率導致勞動力負增長,無法支撐已鋪得很大的內政、外交(比如入侵阿富汗)。俄羅斯科學院阿納托利・維什涅夫斯基教授說,早在20世紀60年代,俄的總和生育率就已低於更替水平,但有關人士用複雜的「遊戲」遮蓋住了該問題。如果學者根據真實的人口數據進行預警,政府進行戰略收縮,是可以避免解體的。

中國的人口數據腐敗

1991年生育率就開始低於更替水平,早該停止計劃生育了。2000年人口普查顯示生育率只有1.22,意味着下一代人口減半,但是被篡改為1.8。國家計生委發言人於學軍2007年7月10日接受中國政府網訪談時坦承修改的初衷:「因為如果(生育率)是1.2,中國就不用搞計劃生育了」。

國家統計局主要是參考前些年的小學招生數調高出生人數,公佈1991-2016年出生了47444萬人,與1997-2020年47763萬一年級新生(6歲上小學)一致,因為國家統計局負責人口統計的副局長張為民、人口學家翟振武等人認為「教育統計數據是比較純淨、真實、可靠的」。

其實教育數據存在巨量水分,因為義務教育經費是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擔,教育機構和地方政府有強大的動力虛報學生數。比如,2012年1月7日中央電視台報道,安徽省界首市上報國家報表的小學生51586人,而實際只36234人,虛報42%,套取經費1063萬元。湖南邵陽縣2008-2012年小學招生71522人,但是2013年2-6年級只51312人,意味着以前招生數至少虛報39%。

全國也如此,以2000年為例,人口普查顯示0歲人口只有1379萬;但是國家統計局公佈出生了1771萬,與2006年1750萬的一年級學生數一致。但是2014年初三學生只有1426萬人,由於初中毛入學率為104%,意味着14歲只有1371萬人。

2010年人口普查時,國家計生委發展規劃與信息司司長於學軍是普查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翟振武是普查專家組的9位成員之一。普查顯示生育率只有1.18,但是被篡改為1.63。2011年4月26日於學軍、翟振武被推薦給政治局上課,建議「穩定低生育水平」。利益集團為了部門的利益,篡改數據,忽悠民眾和最高層,如果在發達國家,將引發不亞於水門事件的政治地震。

但是於學軍卻在2013年晉升為國家衛計委辦公廳主任。翟振武在2014年晉升為中國人口學會長,恐嚇性預測,如果實行全面二孩政策,生育率將達到4.5,每年出生4995萬。

2016年實行全面二孩後,為了讓出生符合預期,這樣有利於衛計委官員們的晉升。於是《中國衛生和計劃生育統計年鑑》(於學軍是編委會副主任)公佈2016年全國、山東、浙江的活產數同比增加27%、56%、75%。

全面二孩政策在1月才實行,要到四季度才會出現出生高峰,全年怎麼可能有如此高的「嬰兒潮」?如果真有如此高的出生高峰,那麼妊娠併發症的患者將暴增(有很多高齡產婦),嬰兒相關產品的銷量和股票也會暴漲;但是在全國、山東、浙江都沒有出現。卡介苗是每一個新生兒都必須接種的國家一類疫苗,2016年只批簽發906萬支,與2015年的890萬支相比幾乎沒有增加。2016年出生的孩子到2022年讀小學一年級,但是全國一年級招生數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5%,甚至比2006年的還少(意味着2016年的出生比2000年的還少);山東、浙江的一年級同比也是減少5%、1%。2016年抽樣調查顯示總和生育率只有1.25,意味着實際出生不到1300萬人,而不是國家衛計委公佈的1847萬。

但是於學軍卻如願晉升為國家衛計委副主任,並成為2020年普查的領導小組副組長,且是領導小組中唯一的人口學家。翟振武成為2020年人口普查專家組成員。他們有強大的動機要讓人口數據與過去吻合。地方政府也可以通過虛報人口而獲得更多的財政轉移支付、教育和醫療經費、扶貧款等,並在爭取鐵路、高速公路立項等方面增加籌碼。於是2020年的人口普查質量最差,推遲一個月才敢公佈。

筆者已經論證,中國真實的人口數不是官方公佈的14.1億,而是不到12.8億。中國的社會、經濟、政治、科教、國防、外交等各項政策,以及美國等國的對華政策全部是建立在錯得離譜的人口數據基礎上,導致嚴重的戰略誤判。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易富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03/1961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