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中共惡人榜」發起人:公民情報系統抑惡揚善

由海內外華人志願者建立的中共惡人榜徵集中心,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影響力。發起人林生亮認為,提高作惡成本,抑制作惡動機,才能真正地抑惡揚善。

圖為2023年7月,中共惡人榜徵集中心發起人林生亮(左)和「一人一推」發起人王清鵬(右)在荷蘭會面。(受訪者提供)

來自深圳的林生亮原本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因關注維權等行動曾經二次被判刑入獄,於2021年8月到荷蘭。近日,林生亮向記者講述了中共惡人榜徵集中心的由來。

源起:倡議成立惡人榜被判刑

林生亮說,「第一次判刑,(是)被秘密審判,律師來看我,在看守所的時候我就有個計劃,要創立一個惡人榜,提高作惡成本,抑制作惡動機,收集作惡者的個人信息及家屬信息。」

2017年11月,在林生亮獄中手寫的一份提審/會談紀要上,首次出現了「壞人榜」字樣。「2017年10月有這個想法,後來越來越成熟,叫惡人榜。有了比較完整的思路。」他說。

林生亮在獄中萌生建立壞人榜的想法。圖為2017年11月林生亮在獄中手寫的一份提審/會談紀要。(受訪者提供)

林生亮第二次被抓就是因為在推特上發佈信息,倡議成立惡人榜。中共法院的判決書對此做了記錄。

深圳市寶安區法院(2019)粵0306刑初974號刑事判決書中稱,2018年8月開始,林生亮利用微信、推特等互聯網社交軟件,發佈「倡議由海內外追求中國民主自由的華人成立惡人榜或壞人榜,用於搜索記錄中國大陸公權力迫害公民的作惡者,及其親屬信息,威懾和抑制作惡者的動機和行為!」

發佈上述信息,加上其它「倒共」的言論,林生亮被以所謂的「尋釁滋事罪」判刑二年。

林生亮因在社交網絡上倡議成立惡人榜被抓,圖為部分判決書。(受訪者提供)

林生亮回憶,一開始公安局是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把案子送到市檢察院,被退卷回來。當時檢察院來提審,他就跟檢察官講惡人榜,說「你們怕什麼?難道你們要鼓勵作惡的嗎?」法院開庭時,檢察官臨時退出,法官改了幾次庭。

「這都跟惡人榜有關。法官還問我一句話,他說你出去之後會不會把這個放在網上?檢察院的量刑建議是3年到4年半,最後我判了2年。」

有志願者不斷加入

2021年的10月,林生亮就開始發佈惡人榜,但資料比較零散。去年白紙革命爆發後,上海街頭打人的吳青澤被列為惡人榜第一號。目前惡人榜基本每天上一榜,一周發佈五個惡人的信息,且不斷更新補充。

「現在資料整理好排着隊要上,(但)現在上榜的速度趕不上作惡的速度。」他說。

去年12月,「一人一推」關注政治犯的發起人王清鵬加入惡人榜行動,他們前後發了三個公告。公告中寫道,「中共執政74年以來一黨獨裁,遍地是災。隨着歷史的車輪,如今已到中共末年,也到了給作惡者記錄變天帳的時候。」

此後,不斷有志願者加入,包括各種電腦高手、駭客、各種渠道的人。

林生亮從內部獲得的消息稱,惡人榜中心被中共社會工作部、公安部和國安部三個部門列為敵對組織,兩次召集省公安廳到中央開會,各地都有網警在盯着惡人榜。高層都知道這個事。

一名專業人士分析認為,中共內部對惡人榜很懼怕。一是把官員的老婆、兒子放上去之後,他們已經心虛了,他很害怕;二是公安內部分化了,有國安的人加入志願者隊伍,「國安的系統跟公安的系統,兩個(系統)照片水印不一樣。」

如何收集作惡者信息?

「我們的信息渠道多層次、多元化。」林生亮表示,海外人士有一個半公開的工作群,日常討論或者收集資料。其他的技術人員全部一對一聯繫,確保志願者的安全。

「像突發事件、中國留學生宮鉦在英國南安普頓街頭暴打香港人,志願者立馬收集他的情報,不到12個小時,掌握了全套信息,包括他吸毒、炒賣外匯的情況。在推特上有兩百零五萬的點擊量,這個案例很成功。」後來宮鉦逛街時被路人報警,英國警方馬上趕到並將他拘捕。

林生亮透露,他平常保留着三個網站——明慧資料館,明慧網惡人榜,追查國際

「我在這三個網站上面檢索人名,找到電話號碼,用號碼就可以倒查他的身份證信息,用身份證信息,又可以查快遞信息、購物記錄,全部找出來。只要有一個基礎信息,就可以倒出全部的信息。」

「因為很多是交叉的,他迫害了法輪功,也迫害了異見人士,或者訪民。法輪功把他收進去,惡人榜又把他收進去,其它報導又把他收進去,他害怕呀!」

惡人榜讓作惡者恐慌

多年以來,各種形式的惡人榜都讓作惡者心驚膽顫。林生亮舉例說,好幾個當官的,接到志願者電話顫顫抖抖的,以為是中共紀委查他的,還有人說「我現在沒作惡了」。

「就是說,他怎麼讓我們恐懼,那麼今天也讓他們嘗試一下。」林生亮說。

近期,通過志願者的採集能力和快速反應力,惡人榜徵集中心找到了被中共跨國綁架的拆牆運動發起人喬鑫鑫(楊澤偉)的下落,也推斷出四通橋勇士彭載舟彭立發)的家人被以「東師古村模式」囚禁在黑龍江老家。同時將涉嫌囚禁彭立髮妻女(禁止家人與外界接觸)的寧姜鄉派出所所長卞志鵬放上了惡人榜。

#惡人榜187號

姓名:#卞志鵬

性別:男

警號:036060

職務: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泰來縣公安局寧江鄉派出所所長

地址:泰來縣寧姜蒙古族鄉

電話:+86(452)8890110

證件:暫缺

地址: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潤豐園小區05-5樓3單元301室

手機:#上榜理由:長期囚禁四通橋勇士彭立發的妻子(#韓洋… https://t.co/jPWBKExNYA pic.twitter.com/dILu0mNmTa

—林生亮—習近平是國際戰犯(@LinShengliang) September9,2023

「那個所長都要崩潰了。比如我寄快遞給彭立發的妻子韓洋,留所長的電話。一天幾十個快遞寄過來,電話打過去,你會不會崩潰?我們就花幾塊錢,讓快遞去寄。」他說。

「請把槍口抬高一寸」

林生亮表示,惡人榜徵集中心目前主要針對中下層的警察,而像美國陳光誠的惡人榜針對的是中共副省長、公安部的高層官員。「我們要鬆動的是基層的政權,中下層的警察,直接幹壞事的人他抬高一公分,意味着我們的人就安全了。」

惡人榜公告寫道,「體制內開明人士和普通公務員,你們也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為了你們和你們子孫的後代,請把槍口抬高一寸。如果你們知道惡人的消息,也請把惡人的任何消息發過來。

「收集惡人的個人信息和線索,包括但不限於作惡的個人及家庭成員,包括父母子女的任何消息(姓名、戶籍、居住地、年齡、單位、學校、相片、手機號碼、車牌號碼)以及違法犯罪信息等。」

林生亮表示,希望利用這個惡人榜,做一個切入口,做一個平台,掀起一個全民揭黑運動,全民參與,海內外一起聯動,讓更多的人不敢去作惡,或者倒戈過來。

「每個人都是信息採集員。在中國,你就不要去上訪了,沒事就在那裏嘮嗑,在國內收集這些信息。」他舉例說,祈東縣公安分局紀委書記肖春陽,因迫害異見人士譚兵林、楊澤偉和法輪功學員被上惡人榜。

肖春陽原來是個禿頭,突然間他戴了假髮,立馬有志願者把他的頭像弄出來了。惡人榜迅速更新信息,還寫了一句:禿頭戴假髮,荒山變綠地。

「我們要建立公民的情報系統,任何公民都有能力收集這些惡人的資料,利用惡人榜的影響力去爭取自己的生活空間。」他說。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圓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21/1956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