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烏克蘭再收復一處戰略地!但最慘的還在這裏

烏克蘭又收復東南部一個戰略村莊,還公佈營救當地居民的畫面,奪回這個村莊,因為更靠近俄軍掌控的要道,朝亞速海前進,又邁出了一大步。不過烏克蘭有一個小鎮,叫做「奧里希夫」,遭到俄軍日夜轟炸,被形容為「烏克蘭最慘的戰區」。

烏克蘭第47機械化旅戰車長驅直入,成功收復東南部戰略要地,羅博蒂村(Robotyne)。

官方公佈營救居民畫面,這名老太太更是開心到,環抱獻吻烏克蘭士兵。

烏克蘭士兵vs.當地居民:「我告訴過你我們辦得到,一切都會沒事的。」

居民各個感動掉淚,同時間也趕緊打電話向家人報平安。

52歲當地居民Oksana Khrapach:「哈囉甜心哈囉親愛的,(哈囉)甜心,他們來接我們了,別哭,結束了,我們回家了,(媽媽我好開心)。」

由於這座村莊相當接近俄羅斯佔領的,交通樞紐托克馬克(Tokmak),烏軍未來若能一路往南,就能直抵亞速海斬斷俄軍。

67歲當地居民Nadiia Donska:「我就是在等烏國武裝部隊,(你待在羅博蒂村等烏國武裝部隊嗎?),當然!」

雖然烏軍反攻有進展,但札波羅熱整體還是很危險。

CNN主播Brianna Keilar:「但今晚烏南札波羅熱區,戰況仍然激烈,據報道過去24小時,俄軍對烏軍陣地,發射100枚飛彈和炮彈。」

當中的奧里希夫(Orikhiv)小鎮,還被形容是烏克蘭被轟炸最慘的地方之一。

烏克蘭消防員:「4樓被燒毀了。」

這名消防員因此得沒日沒夜滅火,但他也說比起忙碌奔波,最可怕的其實是孤獨感。

烏克蘭消防員Dima:「沉默,沉默能殺了我,當我工作時比在這好一點,我得習慣待在那裏,當我晚上在家反而睡不着。」

由於開戰後他的妻兒都已逃往歐洲,他有時會思念到夢見家人,卻不知道究竟何時才能見面。

烏克蘭消防員Dima:「我已經一年沒看到家人了。」

俄羅斯最近也猛轟東北部的庫皮揚斯克。

挪威TV2記者:「趴下,它飛過去了。」

挪威記者還差點被波及,由於當地的情況又變危險,烏克蘭當局只好再派人勸居民撤離,卻還是有老人堅持留守。

庫皮揚斯克居民:「我的房屋在這我兒子女兒的房屋也在,他們都撤離了,所以我們決定我會留下,看管所有這些房屋。」

烏克蘭百姓家破人亡,但發起入侵的俄羅斯,還在高調慶祝國旗日。

包含莫斯科還有俄控區頓內次克,甚至克里米亞都有相關活動,問題是再多的大內宣,都無法掩蓋俄國政局變動盪的事實,6月底曾發起叛變的瓦格納領袖普里格津,重回往日模式發出兵變後首支招募影片。

瓦格納領袖普里格津:「我們在工作,氣溫超過50度C,正如我們所願,瓦格納私人軍事服務公司,讓俄羅斯在各大洲,變得更強大,並且讓非洲變得更自由。」

站在沙漠中的他暗示自己人就在非洲,對比普里格津還能移動自如,俄羅斯總統普欽甚至不敢飛去南非,參加金磚峰會,就怕被當場逮捕。

CNN主播vs.馬侃研究所Evelyn Farkas:「Evelyn你如何解讀普欽一方面視訊出席,一方面又想在瓦格納叛變後恢復形象,我同意Jill的說法,這讓他看起來不怎麼強大,因為他顯然無法隨意旅行,這讓他看起來很弱。」

但對西方而言也有其他擔憂,美國紐約客雜誌報道,美國國防部政策次長卡爾說,馬斯克去年透露曾和普欽通話,儘管如此,馬斯克旗下的星鏈衛星網絡仍難以取代,烏克蘭還是很需要它。

記者vs.五角大樓發言人賴德:「(你們會再檢查馬斯克的安全許可嗎?),首先出於私隱原因,你知道根據政策我們不會討論,特定個人的安全許可,我也建議你可以去馬斯克的公司討論這個問題。」

對於相關傳聞,美國國防部不願多做評論,只是馬斯克近期經常不按牌理出牌,還曾被董事會質疑濫用藥物問題,若是他突然中斷提供星鏈,或真的與普欽打交道,恐怕又會為俄烏戰爭投下新變數。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TVBS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24/1944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