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光誠:北京誇誇其談 原來是濫竽充數

作者:

2023年7月1日據說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一百零二歲生日。以往每年此時都是眾所周知的"敏感日",而今年除了一如既往地"敏感",很多活動人士、維權人士和往年一樣被"上崗"監控之外,中共反常地示出在中共淪陷區"中共黨員人數超過了九千八百萬"的消息。

中共刻意放出這種想讓世人覺得已經加入共產黨的人數很多(言外之意,可想而知踴躍申請加入中共的人民群眾數目更多)的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經過幾天的仔細了解後略知了中共此舉緣由的一點點端倪,在這裏和大家分享,只願我們認真思考後能夠從中悟到些許表面現象之下的深層含義。

中國農村現今仍然是中共淪陷區的主體,多半中國人民生活在貧瘠的農村地區。隨着幾十年的中共統治,社會資源配置嚴重錯位,使得農民很難在農村靠耕種土地維持生計。可以說農村近年到了「十室已有七、八空」的程度,因為但凡還能幹點活的農民都設法找機會到城裏打工了。甚至就連六十多歲的婦女也到城裏當護工,照顧年齡更大的老人……只有老弱病殘還留守在村里看家。如今走在鄉村的小路上,就連想要遇到一個村民問路都很難……

儘管鄉村如此蕭索,中國農村的村黨支部卻從來沒有停止過運作。但是今年的「『七一』黨慶」和以往相比,有點難辦與不同。因為今年黨一方面要求必須有一定人數的黨員參加「『七一』黨慶」,還要拍照上傳存檔;另一方面,絕大多數的農村居民都出外打工,村黨支部書記絕對沒有那個號召力要求他們回來參加像「黨慶」這樣的組織活動。事實上誰都明白:作黨員對於農民而言,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因此即便是地方黨委用「開除他們的黨籍」相威脅,要求他們回村參加組織活動,他們也不會回來。

在此情況下,山東、山西、河南、河北等多處的很多鄉黨委組織各村支部書記開會,想出了把一些留守村裏的村民召集到一處慶祝黨的生日,然後再帶他們到附近的烈士陵園、「革命聖地」,以及「先烈故居」遊覽一番拍照上傳的方法。就這樣,「全國黨員歡慶中國共產黨一百零二華誕」的「黨的政治任務」就完成了……真是「村哄鄉,鄉哄縣,一直哄到國務院」。難道中國共產黨所說的「九千八百多萬黨員」的數字就是這麼得到的嗎?共產黨組織部難道就不去核對一下上傳的照片,確認參加者是不是黨員嗎?

我們都知道春秋時期有個「濫竽充數」的故事,可是面對今天的「『七一』黨慶」,共產黨有組織地「組織」群眾濫充「黨員」之數,我們不能不感嘆:「濫黨充數」可比「濫竽充數」勁爆得多了。

記得清政府即將倒台時,皇后婉容獨自到宮外去,回來時溥儀提醒她,「這是違反宮廷規矩要被處死的」,之後便沒有了下文。當人們都知道一個團體已經沒有了凝聚力,很快就要樹倒猢猻散的時候,所有的香堂幫規便不再具有實質的約束力。

雖然表面上中國共產黨擁有「九千多萬黨員」,可是這些所謂的「黨員」有幾個懷揣着中共黨想要的「一顆紅心」呢?!

因此,中共在「『七一』黨慶」所炫耀的「九千多萬黨員」不過是用來濫竽充數、裝點門面、自欺欺人的數字罷了!

責任編輯: 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711/1925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