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陸客:比爾·蓋茨先生可能不知道(圖)

作者:

依世界銀行定義,人均GDP一萬美元的國家,其國民每日生活費低於5.5美元,即屬貧窮。依此標準,中國超過40%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狀態。圖為武漢鐵道旁拾荒維生的外來居民。

中國人的老朋友,比爾·蓋茨先生前些天來中國了,中國人很歡迎這位笑眯眯的老朋友。但是中國現在有兩種中國人,一種是真正中國人:Chinese(The Traditional Chinese);一種是中共人:ccps。不知比爾·蓋茨先生是哪種中國人的老朋友呢?

大陸媒體報道了比爾·蓋茨先生與習主席的會面,特別提到比爾·蓋茨先生讚揚中國脫貧成功。當然,不知道比爾·蓋茨先生是否只是外交場合的客套話。

比爾·蓋茨先生是搞高科技的聰明人,真正脫貧和科技有一個相通的地方,就是都得求真。事關上億人的貧困現象,又在經濟蕭條的大形勢下,能像政治運動一樣一運動就不貧了嗎?況且貧富是動態的,在中共經濟自殺式的三年防疫中,一些地方政府快要窮到叮噹山響,做生意的老闆們有些都賠得血本無歸,原來就業的都在大量失業,何況剛脫貧小百姓。是否只要打過脫貧標籤,或者貧在所謂脫貧勝利之後的,就再怎麼窮也不算窮了?現實不是做夢,貧困不是扶貧辦改名叫個鄉村振興局就會沒有的,中共帶有大躍進色彩的這些事,從來是無法當正常東西看的。

我想,中國人的老朋友,聰明的比爾·蓋茨先生,可能對中國有些事還不太了解,比如這個脫貧。

比爾·蓋茨先生是否知道,世界人道主義關心的中國貧困人口,很多沒被計入貧困之列。在中共腐敗環境下,有些地方想劃成貧困戶你得找官員走後門,而這個後門,並不是給那些沒錢沒人又不肯撒謊的窮老實人開的。中共式扶貧,在很多地方用這句話描述是挺恰當的:「說你窮你就窮,不窮也窮;說你不窮你就不窮,窮也不窮」。從農村到城市,除了選來應付上級或社會的少量窮人外,很多地方的扶貧福利並不是貧困者的蛋糕。在大陸開着好車由領導陪着辦低保的情況有,家境挺好卻得到政府保障房的情況有,從沒窮過卻能拿到扶貧款的有,而真正貧困卻當不上貧困戶的,更是非常有。當然,所有佔便宜的事,都不是當事人自己辦得了的,都離不開中共官員的支持、安排與分利。在中共扶貧部門查出的貪官,直接貪污扶貧款的數額更是驚人。從不人道的中共嘴裏喊出來的脫貧,和西方人理解的人道主義是掛不上多大鈎的。

比爾·蓋茨先生熟悉的共產黨,這個從歐洲飄到中國的組織,是毫不尊重中國人的人權、生存權的。表面的哄騙是裝的,一不順心就露出的流氓嘴臉才是真的。中國人現在伴黨如伴狼、如伴蛇、如伴虎,無權無勢的底層百姓,在中共高壓下,逼他說自己富他就不敢在媒體前說自己窮的。連窮與不窮都已經由黨說了算,那還不是想哪天脫貧就哪天脫貧,還用政府攻堅嗎?一場好大喜功的脫貧戲,不過是中共假大空的黨棍們拿國家治理在當遊戲耍,當政績吹而已,只要耍的吹的開心就滿足了。至於被拿出來擺拍的貧困現象,無非像拍電影取外景一樣,熱鬧一會而已。

真正的脫貧難,但中共式脫貧不難,怎麼會難呢?有些農村的貧困戶名單,當初就是地方官員為爭取扶貧款而大筆一揮產生的。就那樣在名冊上隨便一圈,某些人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被貧困了,這樣地方上就有錢花了。現在必須脫貧了,只消問一下需要多少人脫貧,再大筆一圈,很多人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脫貧了。對中共而言,一些鄉鎮脫起貧來,真比比爾·蓋茨先生windows里擺一局紙牌來得快,這不誇張。如果比爾·蓋茨先生讚揚脫貧做得好是指這個,中國人說句公道話,那真沒有windows的紙牌做得好,紙牌起碼不會被人在背後指着脊梁骨罵娘的。

比爾·蓋茨先生可能不知道,脫貧攻堅不是一個詞,是兩個詞。脫貧不難,攻堅有點難。中共脫貧攻堅攻的不是老百姓,也不是貧困現象,攻的是地方政府。中國很多貧困縣,以前你要拿掉它的貧困帽子,地方官員會不開心的,在過去是要鬧的。中央也認為窮帽子是一些基層政府的搖錢樹,頂着窮帽子就知道向上級伸手,要錢要政策。但對地方政府而言,這些年經濟下行,加上中央以各種藉口,把一些原本的地稅轉成了國稅,尤其對那些不發達省份,像扶貧款這類的國家轉移支付就覺的重要。而且和所有政治運動後遺症一樣,當一時擺造型的脫貧成績吹噓過去之後,問題不但依然存在,甚至會變成更嚴重的存在,到時難受的還是地方。但地方政府在這種政治運動甚至是政治鬥爭的氛圍下,心裏明白也沒法說的,要麼消極順從要麼消極對抗,而這就成了中共攻的堅。中共式脫貧,既是中央與地方在利益上拔河,也是中央在變相問地方:你到底服不服?老百姓只不過是拔河比賽中的繩子,用來說事兒的道具而已。脫貧攻堅不是中共覺得老百姓缺錢了,而是中共覺得自己缺錢了。

中共處理所有事情,不論一開始就暗藏了禍心,還是確實有過想搞好的三分鐘熱血,最後結果多是一樣,因為在扭曲的政治心態下,以奴才領導人才,整體是無法有那個真實水平解決實際問題的,這和當初以不學無術的書記政治掛帥管理企業,把國企大面積搞倒閉了是一樣情況。然後又絕不認錯,最後只能轉而去堵人家的嘴,去惡意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中共自己把國家治理出了一堆毒包,卻把一切問題全壓給地方,把地方政府打造成了坐在火山口上焦頭爛額的一群長工,而中共自己則成了躲在中南海密室里數財寶的大地主。權力越來越向上集中,卻指責下面不作為,一旦作為了又是亂作為;財富越來越被壟斷到中央,再由地方向中央申請撥款,然後在中央指手劃腳中,又仿佛地方政府是一群討厭的,就知道向自己亂伸髒手要飯的小要飯花子。可是中共如果照照鏡子,它自己是不是也是個要飯花子呢?

近些年來,誰說話稍不留神帶出點中國不是發達國家的意思,在中共輿論上,都會被說成辱華而大加攻擊。中共宣傳一直向國人暗示,全世界各種事都是美國人在搞事兒,美國人搞事兒是因為怕中國馬上就要超過美國了,這幾乎成了中共人(ccps)可笑的共識。中共這幾年高喊自己大國這個、大國那個的,一付馬上就要中國第一美國第二的架式。不論第一第二,那必然都是發達國家了,可前段美國剛一提議摘掉中國貧困帽子,不再把中國當成發展中國家,中共馬上就毛了,不但外交部立刻引經據典拿出一大堆統計數字來,確鑿又雄辯地證明了中國發展得真不行,中國比美國差遠去了;連習主席都急着親自表態,說中國永遠是發展中國家。

中共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一會兒裝牛吹牛牛上了天,一會兒裝窮哭窮窮入了地,這種戲劇性的滑稽,讓外國人看來簡直是個實足的要飯花子,而且還是無賴無恥的那種。你要讓國內人自己看,中共起碼比它看不上的不願摘窮帽子的地方政府,一點也沒強到哪去。中共在國內的裝腔做勢,無非是「只許中央哭窮,不許地方貧困」而已。這也讓世人都看到了,所謂偉光正的共產黨組織,原來不過是西裝革履打扮之下色厲內荏的乞丐幫而已。

當然,中共一慣不在乎的,臉不重要,拿到錢就行。拿到錢之後呢,從老百姓身上刮回來的,照樣拿去欺負老百姓;從發達國家那裏施捨來的,照樣拿去雇五毛罵老外,或者撒給更窮的國家,一邊拿別發達國家的錢自己裝大款,一邊拉那些國家幫着對付發達國家。這兩面人耍的,怪不得叫流氓無產者!

其實無論西方文明,還是中華傳統文明,對不勞而獲,惡意佔別人便宜都視為可恥的。中國人講「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無功受祿,寢食不安」;對於別人的援助,從來是「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人敬我一寸,我敬人一尺」。但共產黨的價值觀明顯不是這樣,共產主義既不是中華文明,也不是西方文明,它是一種不文明。看來全世界對中共的扶貧,也得攻攻堅才行了。既然中共已經宣佈了全國脫貧成功,那中國的徹底脫貧,看來只差中共自己這最後一步了,用習主席的話說,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能讓脫貧攻堅倒在這最後一步吧?

和中共這種流氓無產者團伙打交道,比爾·蓋茨先生還是小心為妙。比爾·蓋茨先生此行可能對知識產權收益有所期待,但共產黨畢竟是個無信義的組織,這種無信義並非因為窮,而是因為壞,流氓無產者去掉無產者三個字還是流氓。雖然黨棍們如今在海外擁有了驚人的私人存款,但對能騙就騙這種流氓行徑,仍然是不以為恥的。流氓無產者們雖然今天也西裝革履了,但骨子裏的教義沒變,還是那個反人類道德、反普世價值的,愚昧邪惡的共產主義。

「共產」這個詞,是仇富心態下非法侵佔的另一種叫法,是政治包裝下的搶劫,這種思想仍在決定和控制着這夥人的行為。中共二十大文件想必比爾·蓋茨先生不會去翻,在那裏中共剛剛又盛讚了馬克思的路線,並強調它要堅持馬列主義。按照馬列主義理論,比爾·蓋茨先生可是不折不扣的資本家,是被共產黨一再抹黑的,和資本一樣每個汗毛孔都透着血淋淋的人。比爾·蓋茨先生也許不知道,就在習主席讚揚比爾·蓋茨先生是中國人民老朋友的同時,中國大地上,好多曾以比爾·蓋茨先生為勵志榜樣的企業家,正在被關押或走在被關押的路上。當然,不必過於擔心,因為共產黨這次是只要錢不要命的,之前進去的已經有人從中共監牢裏出來了,前提是他們答應了共產黨的勒索,交出了像比爾·蓋茨先生一樣多年打拼積攢的,被共產黨盯上的錢。而且,共產黨迫害企業家的手段已經與時俱進了,搶錢時不再打草驚蛇的喊打倒資本家了,而是改成了法律味很強的,各種各樣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和這樣面具重重的ccp談交情、談生意,像比爾·蓋茨先生這樣有財富的企業家確實得小心,如果您看不清中共面具背後的真相,可以去了解一個中國家喻戶曉的老故事,有一個三番兩次想吃唐僧肉的白骨精,也是一再找唐僧談交情的。

比爾·蓋茨先生,ccp不代表中國人民,一再迫害中國人民的ccp並不是中國人民的朋友。希望在比爾·蓋茨先生的內心,是chinese的老朋友,而不是ccps的老朋友。那樣對真正熱愛中國的真正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幫助。

祝比爾·蓋茨先生,生活愉快!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702/192186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