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掰斷兵馬俑手指 他的刑期為何從幾十年減為一年

被告方證人堅稱,被破壞兵馬俑手指的價格僅為1000美元。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一則舊聞:2017年,來自美國特拉華州的24歲青年米高·羅哈納潛入位於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富蘭克林研究所,並掰下一根正在那裏展出的兵馬俑手指。伴隨着國內外網友的滔天聲討,羅哈納被指控犯有重罪,面臨長達幾十年的監禁。

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導致庭審被迫中斷數年。等今年4月17日再次審理時,羅哈納的罪名忽然被減為輕罪,懲罰也變為最高一年監禁。

這樣的變化不禁讓人發問,過去幾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使得罪行嚴重程度驟減?難道在美國人眼中,貴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兵馬俑不值錢?多年以前,羅哈納又是出於什麼目的將兵馬俑的手指帶回家中?

沒有「弄壞它」的念頭

2017年12月21日,24歲的羅哈納與朋友駕車從位於特拉華的貝爾出發,跨州前往65公里外的費城。他們此行的目的只有一個:參加富蘭克林研究所在閉館時間舉辦的「丑毛衣派對」。

丑毛衣的「丑」主要體現在艷俗的顏色和誇張的圖案,在這樣一場派對上,人們可以盡情穿那些平時不好意思穿出門的毛衣。由於其蘊含的諷刺和幽默色彩,近些年,「丑毛衣派對」成為美國年輕人中流行的聖誕新習俗。

既有遊戲又提供酒水,羅哈納玩得十分開心,直到他醉醺醺地離開派對場地。富蘭克林研究所的監控顯示,9點剛過幾分鐘,離開派對的羅哈納忽然翻過圍欄,闖進一個漆黑的展廳。打開手機閃光燈後,他發現黑暗中立着幾座東亞面孔的人像——那是正在展出的10座兵馬俑。

羅哈納顯然對眼前的人像充滿興趣,只見他身穿綠色毛衣,頭戴「費城人」球帽在展館裏來回踱步。據《費城問訊報》描述,羅哈納忽然伸出手臂摟住一個陶俑,按下一張自拍,隨後他又徑直走向另一個騎兵造型的陶俑,意欲和其握手。

2019年4月2日,涉嫌掰斷並偷走兵馬俑拇指的美國男子米高·羅哈納離開法院。

羅哈納握住「騎兵」左手的瞬間,黑暗中響起了清脆的「咔噠」聲,然後,陶俑的大拇指便出現在了這位微醺青年的手掌里。那一刻,羅哈納立刻發覺「闖了大禍」,他急忙將手指塞進牛仔褲兜,慌張地離開了展廳。

起初,沒有人注意到異常。直到「丑毛衣派對」結束18天後,富蘭克林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才發現兵馬俑少了根手指。經過多日調查,專門負責藝術品犯罪的FBI探員雅各布·阿徹鎖定羅哈納,並出現在了他位于貝爾的家門口。

「你有什麼東西想交給我嗎?」阿徹問道。「有,一根手指,」羅哈納回答,就像早預料到這一幕會發生一樣。

之後的庭審上,羅哈納對自己的行為後悔不已,坦言每次回看案發現場的監控錄像,都會質問當時的自己在想什麼,為什麼會做出如此愚蠢的行徑。「我負有無可辯駁的責任,但是我當時絕沒有『應該弄壞它』的念頭。」

除了羅哈納,富蘭克林研究所也因疏鬆的安保措施飽受輿論批評。對此,富蘭克林研究所表示,展廳之所以被侵入,主要是因為一名外包安保人員沒有遵循標準的閉展流程,案發後,他們已經更新了現有的安全準則,並向中方表達深深的歉意。

在兵馬俑的「老家」中國,人們更加憤怒。那時的社交媒體上,不少網友都在呼籲嚴懲犯罪分子,有人為了凸顯事情的嚴重程度,還引用了「1987年兵馬俑被盜案」。當時一個名叫王更地的農民因偷盜並出售兵馬俑俑頭,被判死刑。

2018年2月,陝西省文物交流中心對《北京青年報》表示,該中心已經為此成立應急小組,要求美方嚴肅追究安防責任人的責任,依法嚴懲肇事者並啟動索賠程序。

兵馬俑的手指價值多少錢?

起初,等待羅哈納的確實可以稱得上「嚴懲」。《費城問訊報》報道稱,美國聯邦檢察官根據藝術品盜竊法規,向他提起從博物館盜竊藝術品、藏匿藝術品及跨州運輸被盜財產等多項重罪指控。如果罪名成立,羅哈納將面臨長達幾十年的刑期。

但由於美國實行陪審團制度,所以羅哈納是否有罪以及犯了哪些罪,還要取決於陪審團意見。2019年4月9日,由5名女性和7名男性組成的陪審團認為,聯邦檢察官對羅哈納提起的指控過於嚴重,也就是從那時起,羅哈納就有了只被判處輕罪的可能。

陪審團做出上述決定的原因主要基於兩點:罪犯行為的性質,以及被毀壞手指的價值。

在性質方面,美國助理檢察官K.T.牛頓認為,羅哈納有意破壞兵馬俑手指並將其帶回家中的行為,已經構成了盜竊。對此,羅哈納的公設律師嘉芙蓮·亨利和南希·邁克約恩反駁稱,被告背負的指控主要適用於精心謀劃的博物館盜竊,而羅哈納的行為更像是青少年蓄意破壞而已。

「這些指控主要是針對《十一羅漢》和《碟中諜》裏的那種藝術品盜竊案。」亨利在對陪審團的結案陳詞中說道,「羅哈納並不是身穿忍者服裝潛進博物館的大盜,他只是一個穿着綠色丑毛衣,喝醉酒的孩子而已。」

行為性質以外,被破壞的手指值多少錢,是更為重要的議題。因為只有在陪審團同意手指價值超過5000美元的情況下,才能對羅哈納發起重罪指控。

2016年7月14日,美國芝加哥,街頭的兵馬俑複製品。

根據藝術品資訊網站Artnet News報道,富蘭克林研究所的策展人曾向聯邦調查局透露,被破壞的兵馬俑價值為450萬美元。原告方的一位證人則表示,手指的價值大約在15萬美元,所以構成了重罪條件。

然而,被告方證人拉克·梅森堅稱,被破壞手指的價格僅為1000美元,即修復它所需要的金額。梅森是一名藝術品鑑賞家,在他看來,兵馬俑不像畢加索的畫作那樣有一個明確的市場價格,因為兵馬俑從來沒有被出售過。

此外,梅森補充道,兵馬俑的材質不是銅或瓷,也不是專門用於公眾展示用的雕像,所以面對外力格外容易受損。況且,涉事兵馬俑的手指以前就發生過斷裂和重接,所以其價值不能達到判定重罪需要的5000美元。

由於陪審團未能對重罪罪名做出裁決,美國地方法官皮特雷斯·塔克決定擇期重審。後來,新冠疫情暴發,中方證人不能赴美出庭,該案件便一直擱置至今。

4月17日,延期超過4年後,該案終於迎來重審,不過這一次,審判過程要順利得多。最終,羅哈納與當初起訴他的檢察官達成認罪協議,這樣的情況下,其罪行僅為販運考古資源罪,由於是輕罪,他只需要面臨最高1年的刑期和1萬美元的罰款。

美國助理檢察官牛頓認為,雖然懲罰力度銳減,但檢察機構仍然堅持,羅哈納的行為給一件對於中國歷史來說無比重要的文物,造成了無法衡量的損傷。「最新結果是考慮到一系列因素後的妥協,比如該案件已經花費的時間等。」

目前,中共官方暫未對該結果發表任何評論,羅哈納具體會被判處多久的刑期,要等到8月才能決定。但無論如何,人們也不能改變和彌補兵馬俑被損傷的事實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看天下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23/1905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