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房產稅上路?逼急地方大員;中國老百姓捂錢袋子捂得太狠了!

中國房產稅上路?逼急地方大員;中國老百姓捂錢袋子捂得太狠了!這兩天,央行真的急了…;逃離北上廣深,這次請相信眼淚;中國房企入不敷出;防中共挪用製造武器,日德設精密機床遠程管理系統

很多年來,一直有「北上廣不相信眼淚」、「逃離北上廣深」的口號。但現在要開始相信眼淚、相信逃離了嗎?

高端機床一直中國製造業的軟肋,現在德國和日本聯手出奇招,防止中國把這類機床用於武器裝備製造。

中共一直要求百姓增加支出,提振消費,從而拉動經濟,但老百姓捂錢袋子捂得太狠了!這兩天,央媽真的急了…。

中國房產稅上路?逼急地方大員。中國不動產統一登記於4月底全面施行,外界關注討論多時的房產稅究竟何時上路?來看專家們的解讀。

逃離北上廣深,這次請相信眼淚

來源「說財貓」的文章稱,近日,廣州最新的人口數據出來了,去年,廣州市的常住人口1873.41萬人,對比2021年(1881.06萬人),少了7.65萬人。

至此,北上廣深的常住人口數據全部出爐,無一例外全部都是負增長。

其中,廣州、深圳都是首次出現人口負增長;

上海則是從2020年就開始進入人口下降通道;

北京更是早從2016年開始,人口就已經只減不增。

為什麼北京和上海,早早就出現了人口負增長?!

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想生孩子。

前段時間,上海衛健委發佈數據,去年上海全市的總和生育率為0.7。

這一數據不僅創下上海歷史新低,同時也是全國的最低生育水平。

在全國生育率排行榜上,北京也處於墊底位置,不到0.9。

國內最發達的京滬兩大城市,是全國最不願生小孩的地區。

七普數據也顯示,北京、上海2021年的出生率,均低於全國線,分別為6.35‰和4.67‰。

當然,生育率影響的只是一部分。

人口變動分為自然變動和機械變動,自然變動指的是出生、死亡帶來的變化,機械變動則指的是人口遷入、遷出帶來的變化。

而北上廣深之所以出現人口負增長,更深層次的原因應該是機械下降(淨流出),即人口外流。

以廣州為例,下面這個圖可以明顯看到,無論是自然增長人口還是機械增長人口,從2021年開始就已經進入下降通道,但還在增長。

以此推斷,2021年和2022年,廣州的非戶籍人口,必然是大幅減少的。

一線城市,大家都不再愛了?

那麼,人都去哪裏了呢?!

話不多說,直接上圖。

人口增加最多的十個城市,分別是:長沙、杭州、合肥西安、南昌、昆明、武漢、鄭州、青島、濟南。

不難發現,這些城市都是二線城市,房價、房租、生活成本沒有一線城市那麼高(當然杭州除外),但經濟發展水平(就業機會)和生活便利程度(醫療、教育、交通等)又沒有比一線城市差多少。

看看這些城市近十年的人口變動情況,也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正增長。

其中,成都最誇張,十年時間人口增加了562.5萬人;

武漢、西安、杭州三個城市,十年間增加的人口也都在350萬以上。

這不由得讓貓姐想起前兩天看過的一張圖。

2012年-2021年十年間,成都、杭州、長沙三個城市,連續十年都是「最具幸福感城市」。

而深圳的上榜次數是:0。

時代變了。

經歷過疫情三年的洗禮,年輕人們,除了「生命不息,奮鬥不止」以外,選擇「幸福」,或許也是不錯的。

防中國挪用製造武器,日德設精密機床遠程管理系統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5月14日報導,德日合資的全球最大先進機床造商之一DMG Mori(德馬吉森精機),從4月開始就開始跟蹤其產品的使用情況,以確保它們不會在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之際被用於軍事目的,中國將首當其衝。

DMG今年3月下旬發送給客戶的1封信,要求客戶安裝1種遠程管理系統,一旦設備被移除或拆除,該系統將關閉設備,並說安裝該系統的目的在於防止其設備「非法轉移給可能威脅國際安全的個人或國家」。該信指出,如果設備的使用違反「適用的出口規則」,該公司將拒絕重新啟動該設備。DMG製造的機床可用於製造小客車到戰鬥機的各種產品。

DMG表示,該公司已決定實施這項新措施,是基於全球政治局勢,當然是因為俄烏戰爭的爆發,希望確保「我們的機器不會被不當挪用」。

DMG的1名前中國主管表示:「儘管這項要求可能適用於許多國家,但它對中國的影響最大,因為中國軍民融合工廠有購買DMG機器的歷史,多年來,我們一直裝作不知道我們的產品被中國部署到哪裏。」

上海Daxue Consulting分析師劉漢宇說,更多西方機床製造商將追隨DMG的腳步,根據廣州廣發證券上個月發佈的報告,這將給向中國出口高端機床的企業帶來巨大風險。

加州諮詢公司QY Research的數據顯示,2022年外國品牌佔中國五軸機床銷量的60%,而同年DMG在中國的市佔率達17%。中國機床用戶表示,DMG的最新規定可能鼓勵他們增加從本地供應商的採購。

老百姓捂錢袋子捂得太狠了!這兩天,央媽真的急了…

據一財報道,從下周一開始,銀行協定存款及通知存款自律上限將下調,工農中建四大行協定存款和通知存款自律上限下調幅度為30BP,其它金融機構降幅為50BP。

這一重磅消息的發佈,充分說明央媽真的急了。

今年以來,在多重小幅刺激之下,社會信用收縮依然沒有得到有效扭轉,老百姓普遍還是沒有欲望加大投資和消費力度,這個今晚發佈的4月份社融數據就可以窺之一二——4月份社融增量僅為1.22萬億,這較去年同期是有所增加,但這與市場預期的2萬億還是存在太大的差距。

沒有辦法,在全球動盪之下,現在老百姓捂錢袋子實在捂得太狠,既不加大消費,又不加大投資。

所以,關鍵時刻,央媽只能出手了。

央媽的這一次出手,直接劍指存款端,通過壓迫存款端大幅降息以期促進老百姓的消費和投資欲望。

從這一次壓迫存款端降息的幅度看,力度還是很大的,僅以四大行為例,原先的一年期二年期和三年期定存利率大概為1.75%、2.25%和2.75%,而在這一輪強力壓迫存款端降息之後,從下周一開始,存款利率大概率將分別調降為1.45%、1.95%和2.45%。

這一利率的調降幅度,在本已很低的利率背景之下,事實是很猛的。

不要與過去的利率進行對比(與五年前對比,存款利率事實調降了接近一半),即便與現在同期的美國存款利率相比,從下周一開始,定存利率事實也僅有美國的一半。

中國房企入不敷出,到期舊債高出新債268%

近期,中國不少民營房企相繼宣佈發現新的債權融資,以緩解企業資金流動性嚴重不足的問題。

據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報導,2023年以來,中國民營房企在「中債增」提供「全額無條件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擔保」的方式下,完成發行的票據已有8筆,發行規模從7億元至15億元不等。然而,據克而瑞的統計,2023年前4月,民營企業發債總量同比仍暴跌了48%。

而瑞研究中心指出,當前中國房企整體行業的融資仍未回暖,許多民營房企仍需「中債增」全額擔保等多方的背書才能完成新債的發行,這說明投資人對民營房企的信心尚未恢復。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克而瑞公佈的統計數據還顯示,2023年前4月房企債券到期總規模為3323億元,而發行規模僅為903億元,到期規模高出發行規模268%,而這意味着房企無法通過發行新債的方式達到覆蓋其到期舊債的目的。房企債務違約暴雷仍將不斷發生。

中國房產稅上路?逼急地方大員

中國不動產統一登記於4月底全面施行,外界關注討論多時的房產稅何時上路。然而市場不穩固、預期拉低房價,以及開發商、消費者反彈,使開徵房產稅以應對預算危機,困難重重。

紐時中文網報導分析,近期面對各地方財政壓力與預算問題,中國中央提供了各種緊急財政援助,試圖協助這些城市走出預算泥淖,然而卻一直沒有使用在其他國家顯而易見的財政收入,如房地產稅。

分析指出,中國無法輕易開徵房地產稅的原因除了來自開發商、消費者與地方官員的反彈之外,市場預期此舉將會影響房價,對於房地產市場不穩固的城市而言可能會適得其反。

報導引述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法學教授喬仕彤觀察,社會大眾對房地產稅普遍是采強烈抵制的態度,公寓的業主認為房地產稅應該是開發商的責任,「我們已經為買房子花了那麼多錢,再讓我們繳納房產稅,沒門兒」。然而在開發商的立場,為了取得建造使用的土地,已經向政府繳納了一大筆錢。

報導提及,市場預期引入房地產稅可能會壓低房價,由於目前所有的房地產項目都處於疲軟狀態,除幾個大城市外,許多屋主已擔心手上的公寓會賠錢。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朱寧在報導中提到,小城市為平衡預算赤字,更需要徵收房產稅,但小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不如大城市的那麼強勁。

雖然眼前仍有不少的反彈與困難,然而仍有中國學者強烈支持應該儘快開徵房地產稅。中國前財政部長樓繼偉,今年2月就強調「房地產稅是最適合作為地方稅的稅種,在經濟轉為正常增長後應儘快開展試點。」

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閉幕,啟動供應鏈多樣化機制

七國集團同意"最遲"在2023年底建立一個包括「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在內的供應鏈多樣化新機制,以減少在這一戰略領域對中國的依賴。日本邀請了韓國印度巴西等6個非G7集團國家出席了供應鏈擴大會議。

在日本新瀉召開的七國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今天5月13日閉幕。據這次會議發佈的一份聲明,一個名為RISE的"增強彈性和包容性供應鏈"機制最遲在2023年年底之前啟動。

這個機制的主幹部分已在4月公佈,主要的意圖是通過「對中低收入國家的財政支持、技術交流和加強夥伴關係」來幫助這些國家在全球工業供應鏈這一關鍵過程中發揮更高的增值作用。

法新社說,這種做法符合七國集團內部減少供應鏈風險的共同理念,但不會導致與中國"脫鈎"。

七國集團的部長們表示,冠狀病毒大流行「讓我們看到了將供應鏈集中在一個地方的弊端」,"供應鏈的多樣化可以幫助維護能源安全,幫助我們保持宏觀經濟的穩定"。

日本財務大臣鈴木俊一(Shunichi Suzuki)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補充說,去年中國的長期疫情封鎖對全球工業造成了重大干擾。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516/1902628.html